格格党 > 其他小说 > 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 > 第八十六章 十年磨一剑,一试剑断了
    等到陆宇他们赶到青城市市医院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时分,30号凌晨3点。

    张云清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,陆宇的大师兄,袁出礼,也在那间312病房。

    蹬蹬

    凌晨的医院走廊,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,老道心里焦急,步履飞快,连电梯都懒得等,蹬蹬蹬爬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陆宇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,安慰着老道别着急。

    路上陆宇已经了解了二人的病情。

    张云清问题不大,他被一只蟒蛇偷袭,那蛇想要缠死他,结果被他一剑斩死,但他自己也脱力昏迷。

    还好袁出礼来得及时,把他从蟒蛇的缠绕中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内出血,但张云清上次吃过变异生物肉,气血很足,恢复得很快。

    经过简单的治疗,很快就清醒了过来,转到了普通病房。

    袁出礼是老毛病,高血压,这次就属他这个胖子跑得最快,结果运动太剧烈,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问题也不大,好好休息就能恢复。

    吱呀

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,老道看到自己的俩弟子好好地躺在床上,这才终于放下心。

    看到老道一脸倦色地推开病房门,俩徒弟连忙挣扎了一下,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但立刻被护士按在了床上:“干什么呢?你俩都得静养,老老实实躺着恢复最快!”

    老道也示意他俩不要动,陆宇牵着陆璃的手,俩人一人还提着一个果篮,从老道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护士看到家属来了,叮嘱了陆宇几句,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小小的病房里,现在就剩老道一门了。

    陆宇心里都有点乐呵,大师兄和师父俩人多久没见过面了,这次一门齐聚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和妹妹放下果篮,打量了二人气色。

    张云清脸色倒是还算红润,看起来休养几天就能出院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师兄一脸黯然,跟刚失恋的少年似的,不知道发生了啥事。

    袁出礼现在还在挂着吊瓶,脸色病怏怏的,看起来还不如旁边的张云清。

    老道打量了二人一会儿,突然冷哼一声,不去管床上的张云清,看向袁出礼:“出云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袁出礼当初的道号是出云,老道看起来已经做了决定,想主动修复师徒的关系。

    袁出礼眼圈一红,四五十岁的人了,却被老道这声问候给融化了心肠。

    他等这一声等了多少年了,老道当年待他如子,他也视老道如父。

    可惜老道脾气倔,他出了门,老道就和他断绝了关系,从此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他想爬起来,但被老道按住:“你好好休息就是,爬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我没事,我挺好的挺好的”

    袁出礼握着老道的手,哭得像个两百多斤的胖子。

    陆宇和陆璃把果篮放好,陆宇看向张云清:“师兄,伤势严重吗?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。”

    张云清看到师父没搭理自己,心里就有些黯然,听到陆宇这句话,心里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眼圈也红溜溜的,看起来委屈极了:“小师弟小师弟啊!”

    他突然放声大哭,哭得像个一百多斤的瘦子:“我的剑断了啊!我刚使出了御剑诀,它就断了啊!”

    陆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就连老道也瞬间回头:“你说你使出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御剑诀啊!师父你传给我的御剑诀啊!您不是说这是万里挑一的功法吗?我资质差,就得慢慢学,我今天终于把这门御剑诀使出来了,可是我的剑断了啊!”

    张云清嚎啕大哭,他一生钟情于剑,钟情于道,如今那把代表着他最大成就的木剑折断,几乎要毁了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陆宇连忙细问,这才知道,今天那条蟒蛇袭击张云清的时候,张云清直接就被缠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意识迷离的时候,使尽精气神,终于唤起了他刚削的那把木剑。

    木剑宛若神兵利器,一下插入蟒蛇头颅,把蟒蛇生机断绝。

    他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起自己的剑怎样了。

    结果那些营救他的伙计,却告诉他,剑断了。

    木剑终究是木剑,插进蛇身的长剑就剩了一半,一碰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张云清心丧若死,整个人都一蹶不振起来了。

    老道脸上有些愤怒,瞪着这个二徒弟:“断了就断了,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?!我问你,这些年你削了多少剑?”

    张云清被师父严厉的样子吓住,下意识回道:“1256把。”

    老道愣了愣,随后面不改色:“断了一把,你还有一千多把,你慌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我觉得那把剑是特殊的,没了那把剑,我不一定能成”

    张云清脸色黯然,他制造那把剑的时候,正处于拂拭道心,回顾过往,明心见性的时刻,下意识觉得那把剑真是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就连被蟒蛇缠住的时候,他都觉得,这把剑一定能够回应自己的期待,斩杀强敌!

    “痴儿!你削木剑削了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都能等得,一年半载等不得?这把剑没断,它好好地,呆在你的心里,等着你下次把它唤醒!你已经成功了一次,你的路已经走对了,还在执着于什么剑?”

    老道宝相庄严,当头棒喝:“忘记为师当年传你御剑诀的时候,说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张云清眼睛亮了起来:“师父说过,剑道练到高深之处,万物为剑,我即是剑!”

    老道满意地点了点头,十分开心:“你已经得了我剑道真传,离你下次唤醒心中之剑的日子也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张云清心中块垒彻底消解,连忙感谢师父:“多谢师父提醒!我出院后就试着唤醒心剑!”

    老道点了点头,一脸高深莫测:“云清啊,剑道你已经出师了,你最开始走出的路已经走通,为师也教不了你什么了。你的剑道已经超过了老道教你的御剑术,以后,你的御剑术改下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张云清一脸迷茫:“改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心剑术。极于心,极于剑,你十五年来只磨一剑,那就是你的心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