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20章 龙慕渊,你为什么恨我?
被龙慕渊这个样子撩拔,我的眼眶开始湿润起来,我的身体,在龙慕渊的调教之下,非常敏感,我咬唇,睁着一双眼睛,看着头顶那张邪肆的像是修罗一般的面容。
“真是漂亮的眼睛。”龙慕渊似叹息一般,轻轻的滑动着我的眼帘。
我不明所以的看着龙慕渊,龙慕渊眯起眼睛,原本暴戾的俊脸突然浮起一层憎恨。
“可惜了……你是那个女人的女儿,她以为,将你藏起来,我就找不出来了?真是可笑。”
“龙慕渊?你……在说什么……”
“啊。”我听不懂龙慕渊为什么突然会露出这种憎恨的目光,有些害怕的叫着龙慕渊的名字,谁知道,龙慕渊突然分开了我的双腿,一个挺身,没有丝毫爱抚和前戏的情况下,疼的我整张脸都扭曲不堪。
“薛澜清,我迫不及待的……等着你痛不欲生的时候了。”
阴暗诡谲的车厢下,隐隐带着暴虐的气息,那些暧昧的气息,裹着寒冰,更是让我害怕。
我的身体,被龙慕渊摆成不一样的姿势,他的每一下,都像是要将我的灵魂撞飞,他的手指,充满着魔力,在我的身上不停地游移。
“疼……龙慕渊……轻一点。”我被这种疼痛折磨着,最终忍不住哭喊起来。
“疼吗?这样就疼了?”龙慕渊听到我痛苦的呜咽声之后,只是冷笑一声,他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腕,不让我动一下,他捞起我的腰身,转换了一个姿势,这个姿势,有些羞耻,甚至是直白,将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出来。
这里还是在马路上,我的心中充满着惶恐,对于个性保守的我来说,这种动作,特别的难堪。
“不要……龙慕渊……求你了。”我看着龙慕渊发红的凤眸,恳求道。
龙慕渊却朝着我扯着唇瓣,冷漠的笑了笑之后,掐住我的下颚,低下头,疯狂而粗暴的咬住我的嘴巴。
他用力的吮吸着我的嘴巴,那么用力,直到我整个嘴巴都麻麻的。
我被龙慕渊用这种方式对待,疼的有些受不了。
我扭着身体,想要避开,却还是被龙慕渊抓了过来。
他甚至,还将我摆成那种跪爬的姿势,我脸色一变。
“龙慕渊。”这种带着极具羞辱的姿势,是我最厌恶的,我害怕,甚至恐惧。
今晚的龙慕渊,好像和我平时接触的龙慕渊很不一样,我很怕。
“你妈妈的医药费,要好几百万吧?”
龙慕渊撩起我的头发,淡漠的说道。
我一听,身体猛地一缩,龙慕渊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浑浊的气体,拂过我的面颊。
“小妖精,夹得真是紧,真不愧是那个女人的女儿,贱。”龙慕渊抓起我的头发,用力的一扯,我疼的不行,却只能无措的看着龙慕渊。
“明天你妈妈的手术,我会让人去做,你只需要,好好伺候我,怀上孩子,明白了吗?”
龙慕渊眯起眼睛,冷酷道。
“我……知道。”看着龙慕渊冰冷而不带着丝毫感情的眸子,我的心除了害怕什么都没有。
男人精壮的身体,再度覆上我的身体,肌肤紧紧贴在一起,那种感觉……快要将我整个人都逼疯了。
“薛澜清,叫出来。”
“啊……龙慕渊……”我听着龙慕渊的声音,最终隐忍不住,尖叫了起来。
车子不停地的震动着,我听到了窗外呼呼的风声。
我在龙慕渊的身体,不停地的沉浮,忘记了所有的一切。
“薛澜清。”在我昏迷的时候,我看到了龙慕渊那双猩红暴戾的凤眸,他的瞳孔弥漫着复杂,似叹息一般,抚摸着我的脸颊,叫着我的名字。
龙慕渊,你为什么……恨我?
……
“嘶。”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,疼的厉害,让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。
我看了看四周,摆设非常熟悉,我知道,这是龙慕渊的别墅。
我敲着有些晕乎乎的脑袋,昨晚的记忆,像是潮水一般,朝着我疯狂的涌出来。
剧烈的喘息,暧昧的撞击,还有低沉好听的浅喃,一切的一切,让我羞耻难当。
如果有地洞的话,我绝对会挖一个地洞,将自己整个人都埋起来的。
“薛小姐,你起来了?早餐已经好了,请你现在马上下去吃早餐。”门口传来管家的声音,我吓了一跳,紧张的抓住身上的被子道:“好。”
听到管家离开的脚步声,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我裹着被子,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,每移动一下,身下传来的那股撕裂,让我疼的皱眉。
昨晚龙慕渊太不正常了?他明明没有喝酒,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疯狂,这么可怕?
我拖着酸疼的步子,朝着浴室走去,洗完澡出来,摸着肚子,来到了床头,我拉开了最下面的抽屉,拿出了我藏在里面的避孕药,我刚想要吃避孕药的时候,一双手在这个时候搂住了我的腰身。
“吃什么?嗯?”
低沉邪冷的声音,从我的后背响起,我可以感受到,龙慕渊浅薄而隐隐有些冷漠的呼吸。
我的手指,不安的颤抖起来,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。
“这是什么?”见我不敢动一下,龙慕渊干净修长的手指,将我手中拿着的避孕药拿走了,他面色沉寂冷漠,凤眸微抬,带着些许散漫道。
我的心都因为龙慕渊的动作,跳到嗓子眼了。
这个是避孕药,要是龙慕渊知道我每次事后之后,都会吃避孕药的话,只怕会掐死我。
“维生素。”我灵机一动,干巴巴道。
“维生素?”龙慕渊好整以暇的看着我,薄冷的五官,不带着丝毫感情。
我一直都知道,龙慕渊长得很出色,但是此刻,龙慕渊不喜不怒,就这个样子站在我的面前,喜怒无常而不怒自威的样子,更是颤动我的心脏。
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,面对着龙慕渊那双森冷刺骨的眼眸,此刻的我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“是……是真的,我刚才起来,有些不舒服,吃点维生素,就会好。”我干巴巴的掐着手心,朝着龙慕渊硬着头皮解释道。
“是吗?身体不舒服?”龙慕渊漫不经心道。
我紧张的不敢在说话了,就怕自己说错一句,会惹怒龙慕渊。
“秦泷,孟亭郎过来了吗?”空气的气氛,渐渐的变得异常古怪,我正不知道要怎么扯谎的时候,龙慕渊却突然朝着门口的秦泷冷淡道。
“已经过来了。”秦泷躬身道。
什么?龙慕渊将孟亭郎请过来了?他……想做什么?
我不安的掐住手心,脸色惨白的看着龙慕渊。
两分钟之后,孟亭郎便走进来,看了我和龙慕渊一眼之后,邪肆道:“一大早就将我叫过来,还以为是有什么早餐给我吃。”
“这是维生素?”龙慕渊面无表情的看了孟亭郎一眼,将手中的避孕药递给孟亭郎。
孟亭郎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拿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道:“不是啊,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?这个是避孕药。”
轰!
我听着孟亭郎的话,晴天霹雳,我想,此刻的我,就像是喝了敌敌畏的老鼠一样,死僵死僵。
“出去。”空气渐渐的变得异常危险而凌厉,就连孟亭郎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股可怕的气息。
龙慕渊目光冰冷的扫了我一眼之后,对着孟亭郎命令道。
孟亭郎不明所以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又将目光看向了我,后面像是明白什么一般,投给我一抹异常同情的目光,便跟在秦泷的身后,离开了。
“薛澜清,你好大的胆子?”孟亭郎他们离开之后,龙慕渊便将手中的避孕药,扔到我的脸上。
小小的一颗药丸,被龙慕渊这么用力的扔到我的脸上,有些疼。
我不安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小声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“你以为,你的这点小把戏,可以瞒住我?”龙慕渊面上翻滚着骇人的寒气,走进我,手指异常凌厉的掐住我的下巴。
他的力气很大,我一点都不怀疑,龙慕渊想要将我下巴捏碎的那种冲动。
我隐忍着这股蚀骨的疼痛,不敢说话。
“如果你想要你妈妈死在手术台,你尽可以在我的面前耍花招。”龙慕渊第一次,用那种冰冷残酷的口吻和我说话,这一刻,我才发现,自己究竟多么愚蠢。
我不想要承受骨肉分离的痛苦,却忘记了,我和龙慕渊的协议。
我们说好,他帮我夺回离婚财产,我给他生一个孩子。
现在,食言的人,是我。
“不……求你了,二爷,我再也不敢了,我只是……不想要孩子生下来,被带走,才会……”龙慕渊的话,在警告我,要是我在耍花招,做出这种事情,便要我妈妈死在手术台。
“记住,我和你上床,只是想要你生孩子,孩子生下来,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,明白了吗?”龙慕渊冷冷的眯起眼睛,对着我冷漠道。
“我……知道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我紧张的点头,将心中那股刺骨的疼痛,隐藏起来。
“下去吃饭。”龙慕渊见我态度良好,面上缓和了不少。
他淡淡的伸出手,将我的乱发别在脑后。


与天同兽http://www.138txt.com/35/35373/

莫少逼婚,新妻难招架  http://www.138txt.com/8/8775/

爱如死局,无路可逃(作者:淡浅淡狸)http://www.138txt.com/58/58755/

命犯桃花与剑 http://www.138txt.com/45/45114/

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http://www.138txt.com/6/6519/

暖婚契约:腹黑总裁的呆萌妻 http://www.138txt.com/35/35608/


龙慕渊的触碰,让我身体一紧,或许是刚才龙慕渊对待我时候的那种冷酷,让我心有余悸,现在龙慕渊突然用这么温和的态度对我,我莫名的害怕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