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24章 偏执的占有欲
妈妈一直都担心我这么多钱是哪里来的,毕竟这些医药费,不是我可以负担的起,现在知道我是找叶慕白帮忙的,妈妈似乎松了一口气,在我离开的时候,妈妈还一个劲的对我说,等她好了之后,一定要努力的赚钱还给叶慕白。
我问妈妈,是不是凌天的母亲将她推倒的,妈妈说不是。
妈妈在说这个的时候,大嫂明显有些心虚,我看了大嫂一眼,又问那是谁推倒她从楼上滚下去,遭罪的。
妈妈什么都没有说,只说是自己不小心,然后让我先回去,她要休息了。
妈妈明显是在隐瞒,我只好作罢。
我和叶慕白离开妈妈的病房,坐上电梯的时候,我对着叶慕白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如果刚才不是叶慕白帮我解围的话,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。
“澜清,这个帮你付医药费的人,是龙二爷吗?”叶慕白那双俊逸的眸子,凝视着我,目光幽深晦涩道。
我被叶慕白的话吓到了,眉心猛地一跳。
我心乱如麻,面对着叶慕白,我说不出那些谎言,正在我不安的时候,放在包里的手机,在这个时候响起。
我歉意的看了叶慕白一眼,拿出手机,看到来电显示之后,我不由得缓缓的吐出一口气。
“是我。”
电话是秦泷打来的,刚才龙慕渊在离开的时候,就已经和我说,要我要早点回到别墅去。
我现在怀孕了,龙慕渊自然不允许我乱来。
“薛小姐,我在医院门口,二爷让你早点回去,以免伤到肚子里的孩子。”秦泷冷冷淡淡的声音,透过冰冷的话筒,给人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我深呼吸一口气,扯了扯嘴唇道:“好,我已经下来了。”
挂断了电话之后,我便看到叶慕白漆黑的眸子,我吓了一跳,握紧手机,讷讷道:“怎么了?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着我?”
“是谁的电话?”叶慕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声音浅淡的问道。
“公司的同事,有些事情找我罢了,学长不是也有生意要谈,那你先走吧,我在这里等我同事过来。”
叶慕白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看着我,突然伸出手,动作自然而亲密的将我被风吹到唇瓣上的发丝别到了耳后。
“都这么大了,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。”叶慕白温润的呼吸,拂过我的面颊,特别的缱绻。
我怔怔的看着叶慕白清瘦挺拔的身影渐渐的消失之后,体内的力气,仿佛在顷刻间,消失不见一样。
“薛小姐。”秦泷冷冽的嗓音,在我背后响起,我吓了一跳,回头便看到了秦泷那张冰冷的俊脸。
我讪笑一声,结结巴巴的解释道:“你不要误会,他是我朋友的表哥,我们小时候就认识,他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,经常照顾我……”
“薛小姐最好不要让二爷知道,否则,二爷会很生气。”秦泷目光幽深的做出一个请的动作。
我一听,头皮顿时一阵发麻。
龙慕渊那种阴晴不定的个性,我深有体会,上一次我只是和一个男人跳舞,龙慕渊似乎就很生气。
或许像是龙慕渊这种高高在上的人,都有一种自我为中心的个性,他们习惯将所有的一切,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,就算是不爱一个人,只要还是他的人,他便要掌控,不许任何人沾染。
这就是偏执的占有欲。
……
管家知道我怀孕了,便让营养师开始每天调配保胎的营养餐,别人一天吃三餐,我一天要吃七八餐。
基本上,两个小时就有一锅汤端到我的面前,而且,每次都是不一样的,不得不说,龙慕渊请的厨师,手艺自然是非常好的,就连熬汤的手艺都很好。
可是,就算是在怎么好,这个样子灌,也会让人吃腻,比如我现在,已经连续喝了一个星期的汤,虽然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大补汤,都很好喝,这个样子补,我感觉自己会变成大胖子。
当管家再一次端着一碗燕窝过来的时候,我的胃部隐隐有些不舒服起来。
“管家……我……实在是喝不下去了。”我捂住嘴巴,干呕道。
我怀孕之后,妊娠反应就很强烈,这些天,就连公司都没有过去,龙慕渊强制性的要我在别墅养胎,不许我去工作。
虽然我觉得孩子还小,根本就没有必要不去上班,但是龙慕渊的话,我又怎么可能敢违抗。
这几天,吐得我要命,担心会在妈妈的面前露出马脚,我只能待在别墅,就连田珍和叶慕白找我,我都推脱说比较忙最近。
“薛小姐这些话,可以和二爷说。”管家意味深长的对着我说道。
我一听,眉心一抖。
和龙慕渊说?我担心龙慕渊会让管家给炖更多的补汤,还是算了。
我捏着鼻子,一口气将燕窝都喝掉了,见我喝完了燕窝,管家才满意的点头。
“对了……他……又去出差了吗?”我摸着鼓鼓的肚子,忍不住看着管家问道。
从按天龙慕渊带我去医院检查我怀孕之后,我就没有见过龙慕渊了。
也没有听说龙慕渊出差了啊?
“不是。”管家让下人将空掉的碗拿走,淡淡的回答道。
龙慕渊不是出差了?那……为什么龙慕渊没有回别墅?
这是第一次,龙慕渊离开这么久。
“那……龙慕渊去什么地方了?”我舔了舔嘴唇,看着管家小声的询问道。
管家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:“薛小姐,有些事情,你不需要知道,你只需要好好养胎,到了三个月的时候,会有医生检查孩子的性别。”
管家说完,恭敬的对着我行礼,便冷冰冰的离开。
看着管家离开的背影,我的手指,猛地一颤。
如果这个是女孩……龙慕渊就会将孩子……
原本当初和龙慕渊签订那些内容的时候,我无所谓,觉得只要可以将财产拿过来,只是生一个孩子罢了。
可是,当孩子真的来了的时候,我……突然很害怕了。
如果这个是女孩,龙慕渊就会强制性的让我流掉,如果是男孩,生下之后,龙慕渊就会将这个孩子带走,而我……和龙慕渊没有任何关系。
想到这些,我的心情,突然变得格外的糟糕起来。
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这些因素的影响,晚上我怎么都睡不着,在加上我总是想要吐,心情变得异常烦躁,就怎么都睡不着了。
我迷迷糊糊的好不容易睡着,就感觉有人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,我立刻被惊醒了,睁开眼睛,就撞到一双黝黑邪肆的凤眸。
我看着靠近我的俊脸发呆,心口莫名的酸酸的。
龙慕渊……终于肯过来见我了吗?
“怎么?肚子不舒服?还是孩子有什么事情?”龙慕渊见我盯着他看,一双眸子倏然沉了下来。
“没有,就是有些恶心。”我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,朝着龙慕渊摇头道。
“想我了?”龙慕渊听到孩子没事,显然松了一口气,他轻佻眉梢的握住我的下巴,目光幽深诡谲道。
我看了龙慕渊一眼,咬唇道:“你……这一个星期,都在公司吗?”
“薛澜清,我说过,有些事情,你不需要理会,你现在的任务,就是好好养胎。”龙慕渊的脸色微冷,指尖冰冷的捏住我的下颚。
我垂下眼睑,心中莫名的难过和惆怅。
习惯这种东西,真的是……太可怕了。
“唔。”正当我沉思的时候,龙慕渊突然咬住我的嘴巴,我被龙慕渊有些疯狂的动作刺激到了,发出一声闷哼。
他将我推倒在床上,手指灵活的解开我身上的衣服,他的指尖,仿佛带着魔性一样,在我的身上,放肆的游移着。
我被龙慕渊的这个动作吞噬着,忍不住发出一声浅浅的呼吸道:“龙慕渊……轻一点。”
“我不会伤到孩子,不过……你要用这里帮我。”龙慕渊低哑迷人的声线,在昏沉的光线下,更是显得格外的迷离。
他的手指,点着我的嘴唇,目光透着一股幽幽的光芒道。
我一听,耳根顿时一热。
龙慕渊总是有这种本事,将我逼疯。
他将我的头按在他的双腿上,我的掌心都在冒汗,我舔着干燥的唇瓣,试探性的伸出舌尖,龙慕渊被我的动作弄得浑身一颤,嘶哑的声音,从男人的喉咙深处传来。
“薛澜清……你这个妖精……”龙慕渊抓住我的头发,龙身不断的刮弄着我的口腔。
一个深喉,我差一点呕出来,龙慕渊却似乎乐此不疲,不知道过了多久,龙慕渊才放过我,而我的嘴巴,也麻麻的,特别的难受。
我的唇角还有那些味道和残留,我刚想要去擦的时候,龙慕渊却将我压在床上,薄唇狂肆的席卷了我整个口腔。
“薛澜清……”龙慕渊似乎特别喜欢在床上叫我的名字。
我被龙慕渊弄得整个身体都燥热不堪。
我扭动着身体,双颊滚烫一片。
我的双腿,不自觉的微微打开,像是渴求龙慕渊的进入。
龙慕渊将手移到我的双腿上,或重或浅的揉搓着。
“龙慕渊……”我披散着黑发,被龙慕渊的动作刺激了,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