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33章 我不该奢望
妈妈完全可以将这张支票交给大哥,帮大哥解燃眉之急,可是,妈妈不肯给大哥,就算是大嫂撒泼,一哭二闹三上吊,妈妈依旧不为所动。
“听话,这个钱,是你的,任何人都不可以给,知道吗?”妈妈见我不肯收,沉下脸说道。
“妈,为什么这个钱是我的?”我看着手中这张支票,疑惑的看着妈妈问道。
妈妈的脸上带着慌张,可是很快便冷静下来:“总之,你不要问为什么,这是你爸爸留给你的,当年你爸爸拿命换来的,只留给你一个人的,任何人都别想要。”
是爸爸的?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感觉我越来越糊涂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,这一次离婚回到家之后,我看不懂妈妈了,仿佛有一层的迷雾,将妈妈整个人笼罩起来,在那层迷雾下,我看不清楚妈妈的样子。
妈妈将支票交给我,还将一个异常精致的木盒子交给我,对我说,要好好保存这个木盒,她还说,这个木盒,只有等她离开之后,才可以打开,我也不知道妈妈说的离开,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妈妈累了之后,我便和叶慕白离开了家。
车上,我拿着那个木盒,想要打开,才发现,竟然是上锁的,妈妈没有将钥匙给我。
好吧,或许是妈妈忘记了,下一次回去的时候,在问妈妈拿钥匙算了。
叶慕白不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,我便让叶慕白将我送到九湾的路段,我已经给秦泷发了信息,相信很快,秦泷就会过来接我的。
“一个人没有关系吗?为什么不带我去你家?”叶慕白见我让他送我到这个地方,皱眉的问道。
我扯谎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,而且我租的地方不能进车,比较麻烦。
叶慕白这才放弃了,让我安全回家之后,给他打电话,便开车离开了。
看着叶慕白离开,我松了一口气,等了五分钟之后,秦泷便开车过来了。
我心下一喜,秦泷停下车子之后,我便打开车门,谁知道……
“你……怎么会?”
车内坐着的男人,不是龙慕渊还能是谁?
我还以为就秦泷过来,为什么龙慕渊也会跟着过来?他不知道应该在陪着龚月的吗?
“怎么?看到我很意外?”
见我一直看着他没有上车,龙慕渊冷笑一声,眼底浮起一层冷冰冰道。
我被龙慕渊身上那股异常浓烈的寒气刺激到了,瑟缩了一下脖子,尴尬的笑了笑。
“的却是有些意外的。”我摸着肚子,嘀咕了一声,便钻进了车子。
秦泷开动车子之后,我的身体依旧僵硬的像个石头一般,我根本就不敢乱动一下。
狭小的车厢内,突然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幽暗和诡谲。
我被这股奇怪的气氛包围着,心跳的厉害。
“那个男人,是谁?”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的大脑都被这股压迫的气氛弄得缺氧之际,龙慕渊薄冷而冷冽的声音,从我耳边划过。
“朋友。”
我想了想之后,说道。
“朋友?不是未婚夫?你今天一直和那个男人在一起?”龙慕渊嗤笑一声,面色难看阴戾道。
龙慕渊这种语气,多少让我感觉不舒服。
他此刻的口吻,仿佛抓奸的丈夫一样,可是,我不是他的妻子,他也不是我的丈夫。
他可以和自己的初恋你侬我侬,凭什么我就要像个傻瓜一样,在别墅等着他宠幸。
“二爷,我想,我们的协议,只是说我要为你生一个儿子,这期间,并不包括我的私人生活,我有自己的私生活,也有交朋友的空间。”
我极力的压下心中的那股怒火,冷冰冰的对着龙慕渊道。
龙慕渊似乎被我此刻的话给气到了,我看到龙慕渊的那双眼睛,骤然变得幽暗诡谲起来。
我的后背,毛毛的一片,手心也正在冒冷汗。
“薛澜清,是我太纵容你,还是你太放肆了?”
龙慕渊上前,修长冰冷的手指,毫不留情的掐住我的下巴,用力的按下去。
“嘶。”
我被龙慕渊用这种动作对待,疼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。
听到我的倒吸声,龙慕渊那双阴鸷的寒眸,死死的盯着我,像是要将我整个人都生吞一般。
“薛澜清,不要在忤逆我了。”
龙慕渊冷酷的松开我的下巴,冷冷道。
我摸着肚子,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看了龙慕渊一眼,心下有些悲凉。
龙慕渊可以陪着龚月到处去游山玩水,而我只是和自己的朋友见面,龙慕渊都觉得我背叛他?
凭什么?
我又没有签卖身契。
一时之间,车厢内的气息,变得异常诡异。
车子在平缓的行驶着,龙慕渊从刚才警告了我一下之后,就再也没有说话了。
我僵着手,放在肚子上,将头瞥向了窗外。
窗外的树,不断的往后退,那些斑驳的影子,落在我的眼帘上,带着无尽的惆怅。
或许,我真的不应该起了这种不该有的心思。
爱上龙慕渊这种男人,注定我会受到伤害。
……
回到别墅之后,龙慕渊径自下车,他将车门关的很大声,吓了我一跳。
我拿着那个木盒下车,秦泷看了我一眼,刚毅冷峻的眸子,在看着我的时候,似乎带着一抹淡淡的犹豫。
“你是不是绝对我很可笑?”
我见秦苏杭用那种目光看着我,不由得对着秦泷扯着唇角说道。
秦泷垂下眼帘,淡淡道:“我想,之前我应该和你说过。”
是,秦泷说过,龙慕渊也说过。
如果人的心真的可以控制的话,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悲剧了。
我从一开始,觉得只是生一个孩子罢了,很简单,我也不会觉得舍不得。
可是,当肚子里真的有了一个孩子,当我习惯了龙慕渊的温暖,习惯了龙慕渊对我的温柔的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,习惯也会变成刽子手的。
“你以为我爱上了龙慕渊吗?”
我故作冷静的对着秦泷自嘲道。
秦泷没有回应我的话,只是跟在我的身后,声音沉沉道:“有没有,薛小姐你比我更加清楚。”
秦泷的话,让我浑身僵硬。
我和秦泷,走进大厅,龙慕渊没有在大厅,我想,应该是去书房了吧。
我也想要上楼好好休息一下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。
管家见我进来,便让佣人给我端了一碗的灵芝汤,让我喝掉。
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好,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将那些灵芝汤一口气喝掉。
喝完之后,我才上楼去休息。
我将妈妈给我的木盒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锁起来。
连带着那张支票,我也放进去了。
那张支票,肯定是有什么故事,要不然,妈妈不会每次拿着那张支票,都露出这种表情。
妈妈现在不说,我也不会问,我想以后妈妈会告诉我的。
我睡到一半的时候,就感觉有人在我的肚子上摩挲着。
我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龙慕渊那双黑沉沉的眼眸。
他看到我睁开眼睛,面上划过一抹的尴尬,显然也没有想到,我会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。
“肚子不舒服?还是孩子闹你了?”
我和龙慕渊互相对视着,谁都没有说话,最终,还是龙慕渊说话了。
我摇摇头,淡淡道:“孩子才三个月,哪里闹的起来。”
“明天孟亭郎会过来给你检查。”
龙慕渊没有了之前的那股阴鸷,此刻的龙慕渊,和平时差不多。
龙慕渊说的检查,我在清楚不过了。
是为了检查我肚子里的孩子,是男孩还是女孩。
我有些烦躁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烦躁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“如果这个是女孩。”
“就流掉。”我接下了龙慕渊的话,冷嘲的弯唇。
龙慕渊见我露出这种表情,一双眸子微微眯了眯。
“龙慕渊,如果……这个孩子,真的是……女孩的话,可不可以……”
“薛澜清,当初我们说好的。”
龙慕渊打断我的话,俊美的脸,倏然寒了几分。
看着龙慕渊突然变得冷漠的样子,我感觉心口的位置,难以言喻的划过疼痛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
我淡淡的说了一声,推开了龙慕渊的身体,下床穿鞋。
“你要去哪里?”
见我穿上鞋子,面色冷漠的样子,龙慕渊一把抓住我的手腕。
我低头,没有看龙慕渊一下。
“有些烦,我去院子里走一下。”
我甩开了龙慕渊的手,离开了房间。
背后是龙慕渊异常深沉和凌冽的视线。
我想,我真的是有些可笑吧。
从一开始,龙慕渊就很好的扮演金主的角色,真正没有演好的人,是我。
我不该……奢望的。
……
第二天,一大早孟亭郎便过来了。
检查孩子的性别,除了医学方面,是不允许私下检查孩子的性别的。
但是,龙慕渊是什么身份,他想要做的事情,又有谁可以阻止。
孟亭郎将仪器都带过来了,给我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,顺带给我检查一下胎儿是否发育正常。
从开始检查开始,我便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,任由孟亭郎检查。
直到检查结束,我心如止水。
“结果如何?”龙慕渊扶着我,对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孟亭郎询问道。
孟亭郎抬起头,看了我和龙慕渊一眼。
“结果大概要三天的时间,我会尽快给你结果的。”
还有三天吗?
我的手指,猛地一颤。
孟亭郎离开之后,龙慕渊便让管家给我上安胎药。
我喝了一口,便觉得嘴巴发苦的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