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39章 我怀的孩子……是女孩?
“你胡说。”我被凌天的话气到了,对着他怒吼道。
我跟着凌天的时候,刚大学毕业,也没有交过男朋友,怎么可能不是处?
“我胡说?你还真会演戏,看不出来,你道行这么深,难怪能够攀上龙慕渊给你出头,将我害的这么凄惨。”
凌天阴冷的抓住我的手腕,强行拉着我往医院旁边的花坛走去。
“放开我。”被凌天这么用力的抓住手腕,我疼的不行,扭动着手腕,想要甩开凌天的手。
但是凌天毕竟是一个男人,力气当然比我大。
他将我按在医院后面的墙壁上,这里很少有人来,他才会这么肆无忌惮。
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我看着面目狰狞甚至扭曲的凌天,冷冷道。
凌天掐住我的脸,对着我嗤笑道:“你倒是越来越漂亮了,真是让我爱不释手。”
“别碰我。”凌天的触碰,就像是有毒蛇盘踞在我的皮肤上一样,让我忍不住厌恶的推开了他的手。
凌天见我推开他的手,也没有生气,只是笑眯眯道:“薛澜清,你利用龙慕渊,从我们凌家讹了那么多钱,还害我这么惨,你不会真的以为,我会就这个样子算了吧。”
“那是你自作自受,你自己要和杨美丽狼狈为奸,要说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是你自己,与人无尤。”
我看着凌天,厌恶道。
凌天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,他抬起手,一巴掌重重的甩到我的脸上,我没有防备,就被他打中了,疼的我倒吸一口气。
“贱人,你以为现在又龙慕渊撑腰就很了不起吗?我警告你,我要是想要搞你,随时都可以,你最好给我放聪明一点,如果在敢惹怒我,我便一刀捅死你。”凌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拿出了一把折叠刀,对着我摇晃了一下,对我威胁道。
我看着凌天手中泛着寒光的刀子,后背绷紧的格外的厉害。
我吞咽了一下口水,看着凌天说道:“你……想要做什么?”
手,不安的放在腹部的位置,我好怕凌天丧心病狂会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。
“怕了?”见我露出害怕的表情,凌天嗤笑一声,拍着我的脸,对我笑眯眯道。
我厌恶的看着凌天,浑身的肌肉都绷紧,脸上还有些刺痛,凌天的力气很大,估计肿了。
“我现在很缺钱,你先给我一千万,要不然,我就将刀子捅进你的肚子,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。”凌天拿着刀子,在我的肚子上面比划了一下,笑眯眯道。
我被凌天嗜血而冰冷的话吓得整个身体都在抖。
“给不给。”见我一动不动,凌天对着我发出一声暴和。
我被他吓了一跳,正想着要怎么脱身的时候,一双手将凌天拿着刀子的手重重一掰,我听到了骨头错位的声音,紧接着,便是凌天杀猪一般的哀嚎声。
“啊。”
“小姐,有没有受伤。”
秦泷冷冷淡淡的声音,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我看着将凌天踢到角落的秦泷,原本僵硬的手指,慢慢的软和了下来。
我对着秦泷摇头,秦泷走到凌天的面前,提起凌天的衣服,冷冷的对着自己身后的保镖命令道:“废了这个人。”
“好汉饶命,我再也不敢了,澜清,澜清,我错了,你帮我说说话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凌天此刻哪里还有刚才对着我的那种嚣张样子,他像是一头摇尾乞怜的狗一样,对着我大叫起来。
我皱眉的看了凌天那副谄媚哀嚎的样子,心下一阵失望,当初的我,究竟是为什么会看上凌天?
这种贪生怕死又喜新厌旧,心肠歹毒的男人我究竟是怎么看上的?
凌天见我不肯帮他说话,趴在地上,不断大叫:“澜清,你救救我,澜清,我真的再也不敢了,澜清……”
“秦泷,放了他吧。”
我看了凌天一眼,放在腹部的手有些僵硬。
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这个样子的凌天,一想到我曾经爱上的男人,是这个样子,我便觉得心寒。
“小姐。”秦泷显然不想要放过凌天,听到我说要放过凌天,秦泷有些担忧的看着我。
“反正他也是废人一个。”我冷眼看了凌天那张邋遢的脸一眼,莫名的有些厌恶。
秦泷让保镖将凌天扔了出去,才走到我身边。
“走吧。”我看了秦泷一眼,冷漠道。
回到别墅之后,管家照例给我端了一碗补汤给我喝。
喝了几口,我便没有什么胃口了。
我让管家将鸡汤端下去,顺道问了管家几个问题。
“管家,我今天早上熬了鸡汤之后,有谁进了厨房吗?”
我就想要知道,是不是在我去洗手间的时候,有人走进厨房,在鸡汤里下药,导致龚月中毒?
除了这个可能,我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可能。
“小姐为什么这么问?”管家听了之后,疑惑的看了我一眼。
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:“只是想要看看有谁进了厨房罢了。”
“没有。”管家摇头,见我看他,便继续说道:“我已经吩咐了,你要用厨房的时候,任何人都不要去打扰你,在你熬汤的时候,没有人过去打扰你,也不会有人进厨房的。”
“可以将今天一整天的监控录影给我看一下吗?”
我想了想之后,再度询问道。
管家是没有道理欺骗我的,或许看看监控录像,能够查出什么也说不定。
五分钟之后,管家将录像带给我看了一下,我看了上面的片子,就像是管家说的那个样子,在我熬汤的期间,没有人进入厨房,也就是没有人有机会下毒。
我又让管家检查了一下厨房里的器具,让管家查查里面有没有添加什么毒素。
管家汇报说,没有检查任何毒物的反应。
我听了之后,太阳穴更是疼的厉害。
根据管家说的话,毒肯定不是在别墅里沾染的,那么……究竟是在哪里染上的?
为什么我送过去的汤会有毒?
明明……我在送过去的时候,中途没有停留,就算是有人想要搞鬼,也没有办法下毒,难道是……
我的脑海中,不由得闪过了当初龚子柔将我撞开的情景。
除非是那个时候,才有机会下毒。
下毒的人是龚子柔?
我的心中激起了一层的波澜,我不知道,自己想的究竟是正确的,还是不正确的。
但是,这也是一个可能。
龚子柔对龙慕渊的感情非常不简单,很有可能是想要借助我的手,除掉龚月,然后栽赃嫁祸。
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,也就是之前的一次,也是龚子柔做的?
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,毕竟我手头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龚月喝的鸡汤里的毒,是龚子柔下的毒。
……
我睡醒之后,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。
我摸了一下身侧的位置,凉凉的,像是在告诉我,昨天一整晚,龙慕渊都没有回来。
我有些酸涩的扯了扯唇。
昨天龙慕渊在医院里面对我时候,那种凶狠暴虐的样子,历历在目,我到现在都还记得。
龙慕渊认为我心肠歹毒,嫉妒龚月,才会三番两次的想要龚月的命。
龚月是什么人?是龙慕渊最爱的女人,和龚月相比,我算是什么东西?不过就是生子工具。
我洗漱完之后,换了一件衣服之后,便下楼了,管家见我下楼,恭敬的对着我行礼。
“薛小姐醒了,早餐已经在桌上,请薛小姐马上吃早餐,车子已经备好了。”
备车?我刚起来,脑子还有些晕乎乎的,在家上昨天发生的事情,害我的大脑都还处于一种低迷的状态,以至于,在听到管家说的时候,我完全是一脸懵逼的状态。
管家见我一脸怔讼的看着他,便淡淡的解释道:“今天要去医院拿孩子性别的报告,小姐你忘记了吗?”
我一听,放在腹部的手,猛地一颤。
我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?今天可以知道结果了。
“薛小姐,可是有什么为难?”管家见我一言不发,神情呆滞的样子,不由得皱眉问道。
我回过神,对着管家摇头,扯了扯嘴唇道:“不……没什么为难的。”
说完,我便起身朝着餐厅走去,听到要去医院拿报告,我顿时没有什么食欲,就吃了一点点,便没有心情在吃下去了。
吃完之后,管家便送我上车,报告需要我去孟亭郎的办公室拿。
原本应该是交给龙慕渊的,现在龙慕渊陪着龚月,报告自然是我自己去找孟亭郎拿。
到了医院之后,我便直接去了孟亭郎的办公室。
护士说,孟亭郎还在做手术,让我在办公室等孟亭郎一下。
我无聊的在孟亭郎的书桌上翻了翻,竟然找到了一张检查报告。
我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才好奇的拿起来看了一眼,在看到上面的结果之后,我的手指,猛地一僵。
上面说……我怀的孩子……是女孩?
我拿着报告书的手,不疼的颤抖,肚子也一阵瑟缩。
“薛澜清?”就在我死死的盯着手中的报告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孟亭郎沉沉的声音。
我吓了一跳,手中的报告书掉在地上。
我不安的弯腰,便要将地上的报告书捡起来的时候,一双手,已经比我更快的将地上的报告书捡起来。
抬起眼皮,便看到了孟亭郎那张玩世不恭而沉凝的俊脸,我被孟亭郎眼底的幽深震慑到了,整个脖子都莫名的僵硬的厉害。
“看到了?”孟亭郎淡淡的指着手中的报告书,看着我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