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第046章 被绑
下午的时候,秦泷送我去了葬礼的现场,田珍已经在外面等着我。

    她见送我过来的人是秦泷,疑惑的看了秦泷许久,我担心被田珍看出什么端倪,拉着田珍往葬礼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来参加葬礼的人并不是很多,可见生前的时候,凌家的人有多么不会搞关系。

    凌天一副瘾君子一样,跪在一个火盆面前,精神恍惚,鼻青脸肿,一看就是之前被人打了。

    我和田珍上完香之后,离开之际,凌天抬起头,一双阴暗的眸子,满是狠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被凌天莫名的目光看的整个身体都麻麻的,还是田珍拉着我离开,我才跟着田珍离开。

    上完香之后,我的身体莫名的疲倦和笨重,便和田珍说了一下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我便上床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直到龙慕渊回来,我才清醒。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精神倦怠的样子,问我要不要找孟亭郎给我检查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怀孕的人都是这个样子,特别想要睡觉,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个样子说,龙慕渊才没有坚持,抱着我下楼吃饭,吃完饭,便带着我在院子里散步。

    龙慕渊陪了我一晚上,半夜的时候才离开的,我只记得,他是接了一个电话离开的,我想,应该是龚月给他打电话的吧。

    我随便拿了一件外套,便下楼去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肚子越来越大,我好像是胃口也越来越大的样子,吃的也很多。

    不知道我的身材会不会变形,变形之后,估计龙慕渊更加不喜欢我了?

    我掐了掐自己腰间的软肉,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,才端起桌上的鸡汤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喝了两口,就接到了龚月的电话,她说有些无聊,找我陪她逛逛街,熟悉一下京城的生活。

    我很奇怪,为什么龚月会找我陪她?龙慕渊没有陪着龚月吗?龚子柔不在吗?

    “子柔去找自己的同学玩了,我有些无聊,薛小姐很忙?如果这个样子,那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龚月见我不说话,不由得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不忙,在哪里等你?”抿了抿唇之后,我对着龚月说道。

    龚月听了我说的话之后,便让我在最大的商城正门等她。

    我挂断电话之后,便让司机给我备车。

    说来有些好笑,我和龚月的关系,应该是很尴尬的,可是,龚月却找我逛街?

    小三和正室吗?

    不……或许……我连小三都算不上吧,只能算是生子工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我到了商场正门,远远就看到了穿着一件绯色大衣的龚月。

    她长相出挑,气质出众,吸引了人多人的注目,这种女人,仿佛天生就很高贵。

    我敛下心中的情绪,从车上下来,朝着龚月走去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,真是麻烦你陪我逛街了。”龚月看到我之后,对着我温柔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便和龚月一起朝着前面走。

    我们一边走,一边聊天。

    “原本慕渊昨晚一直陪着我的,但是今天公司有事情需要慕渊处理,我一个人觉得很无聊,想着来京城也有些日子了,却一直没有出去逛一下,所以才请薛小姐你陪我,薛小姐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正好我自从怀孕,就一直没有出去工作。”我摇头,表示自己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龚月见我这个样子说,脸上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肚子已经越来越大了,真快啊。”龚月伸出手,轻轻的摸着我的肚子,目光格外的慈爱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要生一个孩子,可是这辈子都没有希望生了。”龚月神情落寞的对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的心猛地一缩,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龚月。

    “其实,慕渊一直都没有放弃,他给我找了很多医生,不仅是中医还有西医,我每天都会吃药调理身体,我也希望,有朝一日,可以生下属于我和慕渊两个人的孩子,你不要看慕渊每天都绷着一张脸,其实,他很喜欢小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龚月说着龙慕渊的事情,我的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我只是低头,时不时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去了商场,陪着龚月逛衣服,她买了一件衬衣还有一条领带,风格看起来和龙慕渊很搭配。

    我看中了一个皮夹,男士皮夹,很漂亮,我想,要是配龙慕渊的话,很合适。

    “澜清你想要给慕渊送皮夹吗?”付账的时候,龚月看到我手中的皮夹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的手猛地一抖,随后镇定的摇头道?:“不是给龙慕渊的,我怎么会送龙慕渊东西,这是我买给慕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叶先生的啊,他真是一个不错的人。”龚月听了我的话之后,脸上满是温柔。

    我和龚月走出了商场之后,我问龚月,还有没有哪里是想要去的,龚月摇头道:“暂时没有想去的地方,你陪了我这么久,一定很累吧,我们先回去吧,改天继续逛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让司机开车过来。”我的却是很累,毕竟怀孕原本就是很累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我和龚月等车的时候,一辆银色的面包车,却停在了我和龚月的面前,我和龚月还没有回头,便已经被人抓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我当机立断的便要朝着路过的路人求救,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:“薛澜清,你要是敢叫一声,我便一刀捅进的肚子。”

    阴鸷可怕的声音,还有些熟悉,是……凌天?

    我回头,果然,在车子狭小的光线下,我看到了凌天那张扭曲甚至狰狞的脸。

    我被凌天用这种凶狠恶毒的目光看着,脖子绷紧的厉害,就连手指,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想要做什么?”龚月在我身边的位置,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一张脸,变得粉白粉白,对着凌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,你现在唯一要知道的事情,就是你们现在在我的手上,最好乖乖的听话,要不然,我要你们两个人好看。”凌天轻蔑的看了我和龚月一眼,摇晃着手中的刀子威胁。

    龚月的身体,不安的朝着我的方向靠了靠。

    我安抚的对着龚月说道: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其实,我自己也很害怕,凌天现在就像是一条疯狗,随时可能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时候,我越是不可以表现出害怕的表情,如果我害怕,龚月会更加害怕,毕竟,她是龙慕渊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凌天将我和龚月带道郊区的一个货柜场,这个地方很偏僻,也没有人。

    凌天这么费尽心机的将我和龚月抓过来,肯定是有所图谋?

    难不成,他是想要用我们威胁龙慕渊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的时候,凌天将硬邦邦的盒饭扔到我们面前,让我们吃饭,吃了几口我便吃不下,饭太硬了,我没有什么胃口,龚月更是,她原本就是千金小姐,从来也没有吃过这种饭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还真是有本事,将我们凌家搞垮,害我负债累累,知道我妈妈是怎么死的吗?”凌天坐在我不远处的椅子上,一只手抽烟,胡子拉渣,眼神猩红,像个暴虐的野兽。

    我听凌天这个样子说,脖子莫名的僵了僵,冷漠道:“你妈妈是怎么死的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凌天一听,冷笑一声,将嘴巴里的烟吐出来之后,便朝着我走过来,抬起手,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很大,我的脸一阵刺痛,我想,我的脸肯定是肿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贱人,如果不是你害我,我会去赌钱欠了一屁股债?我会被人追债,如果我没有借高利贷,我妈妈就不会被那些人砍死,都是你这个贱货害我的。”凌天愤怒的对着我又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我感觉口腔里有淡淡的铁锈味,肯定是流血了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目光犀利的对着凌天嗤笑:“凌天,你自己要赌钱,将你妈妈害死是你没本事,当初是你出轨杨美丽,想要我净身出户,你还想要设计车祸害死我,得到财产,我只是以牙还牙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有本事,爬上龙慕渊的床,还给龙慕渊生孩子?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。”凌天低笑一声,目光异常疯狂的看着我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你也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,人家龙慕渊是什么身份?对于你这种女人,自然不会在意,他要的,只是你肚皮下面的孩子罢了,这个女人,才是龙慕渊心爱的女人,薛澜清,不如看场好戏吧?”

    凌天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恐怖,我看着凌天变得诡谲阴森的眼神,后背不由得僵硬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掐住手心,看着凌天,扭动着身体道:“你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肚子里的孩子重要,还是这个女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凌天狎昵的拍着我的脸,冷笑的起身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凌天离开之后,便将门重重的关上,房间再度变得黑暗起来。

    龚月走到我身边,小声的叫着我道:“澜清,你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我头昏脑涨的朝着龚月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要怎么办?”龚月的声音,在黑暗中,再度的响起。

    凌天不知道是不是对我们太自信还是怎么,竟然没有绑住我们。

    我慢慢的起身,抱着肚子,看了看四周,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个窗子。

    我摸着胀痛的脸,指着那个窗子道:“看看那个窗子,能不能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与其等着别人来救,我们不如自救来的更快。

    龚月点头,我们看了看四周,找到一些木板,垫在脚下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们顺利的逃出去,顺利的让我有些不敢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