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68章 我要拿你怎么办?
“你还是……想要和龙慕渊在一起吗?”叶慕白轻轻的打断我的话,俊逸的眸子,带着一层淡淡的悲伤。

    我张口,想要解释什么,却发现,所有的解释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上你一晚上没有回来,是和龙慕渊在一起?”叶慕白低头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僵着脖子,慢慢的点头。

    叶慕白没有说话了,他起身,目光依旧很温柔,没有责备和怒意。

    “澜清,你觉得幸福,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对不起的,是我不够好,所以你不爱我,这不是你的错,是我不好。”叶慕白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发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温润的指尖的气息,还残留在我的头皮,我看着叶慕白离去的背影,心口的位置,充斥着一股难言的悲伤和寂寥。

    我伤害了一个一心爱我的男人,我这种女人,一定会得到报应吧?

    晚上我将事情和妈妈说了一下,我不想要欺骗妈妈,不想她空欢喜一场,妈妈听了之后,沉默了很久,我以为妈妈会质问我,为什么不肯和叶慕白结婚,但是她只是沉默的看着我,然后摇头道:“澜清,你会后悔的,错过了慕白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爱龙慕渊,真的……很爱他,我从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我想要和他在一起。”我看着妈妈,声音嘶哑道。

    我想要争取自己的幸福,想要努力让龙慕渊爱上我,哪怕后面真的会飞蛾扑火,我也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“随你吧,妈妈终究是老了。”妈妈复杂的看着我,疲倦的闭上眼睛,说自己要休息了,让我回去休息吧。

    我看着妈妈这幅样子,我知道,自己伤害了妈妈。

    妈妈一心想要我好,可是,我还是爱上了之前伤害我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离开医院的时候,等着龙慕渊过来接我,等到的却是秦泷,而不是龙慕渊。

    秦泷说,龙慕渊现在有事情没办法脱身,让他送我回别墅休息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有些失落,我也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问秦泷,龙慕渊在忙什么。

    秦泷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却没有正面的回答我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想,我知道秦泷露出的这种表情究竟代表什么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现在肯定是在陪着龚月吧?

    想到龚月,我的心口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涩。

    我抱着肚子,坐在车上,车子开动之后,我打开了窗子,任由窗外的风,从我的脸上吹过。

    晚上的京城很漂亮,到处都是霓虹灯,路灯从我脸上划过,特别的寂寥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管家给我端了一碗鸡汤,让我喝完在睡觉。

    我洗了一个澡,出来已经是十二点了,深夜时分,这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却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直到一点钟的时候,我听到楼下有动静,我立刻便被惊醒了。

    我打开灯,从卧室出来,走下楼,便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喝酒的龙慕渊。

    他的外套扔到一边,领带也扔在地上,黑色的衬衣扣子解开了好几粒的扣子,露出精壮性感的胸膛,细碎的发丝,隐藏了龙慕渊的眼眸,我却还是能够感受到,龙慕渊沉闷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喝这么多酒?”我抿唇,走进龙慕渊,抓住了龙慕渊喝酒的动作。

    龙慕渊好像是被我的动作震慑到了,他眯起眼睛,看着我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,隐隐泛着淡淡的猩红色,看起来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被龙慕渊用这种目光看着,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,摇摇晃晃的朝着我靠近的时候,我担心龙慕渊喝醉酒会耍酒疯,正想要退后一点的时候,龙慕渊已经搂住我的腰肢,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我有些……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难受了?是不是喝了太多?胃不舒服?”我以为龙慕渊是喝酒喝多了,才会胃难受,想要扶着他坐下,去厨房熬点姜汤给他喝。

    可是,龙慕渊却将我推倒在沙发上,精壮而带着强势气息的身体,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这么一压,难受的低吟了一声,反射性的护住肚子,艰难的叫着龙慕渊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你先起来……你这样,会伤到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浑身一颤,他的瞳孔,猛地撑大,然后低下头,吻着我的脖颈道:“我们有孩子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被龙慕渊的气息蛊惑了,忍不住摸着龙慕渊的耳垂,轻柔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……一个孩子,属于我们两人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喟叹一声,酒气萦绕了我整个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灵活的解开了我的衣服,灼热的温度,仿佛要将我整个身体都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我害怕在这个样子下去,会发生无法控制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抓住了龙慕渊的手,对着龙慕渊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,孩子还不稳定,不能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欲望一旦来了,就很难压下去,更何况是龙慕渊这种男人?

    我和龙慕渊在一起的时候,龙慕渊对这种事情就很热衷,精力也非常好。

    在我离开了龙慕渊的时候,龙慕渊有需要的时候,会找龚月纾解吗?又或者,找别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想到龙慕渊会对别的女人做出这种事情,身体触碰另一个女人的身体,莫名的,我的胃部翻滚着一股的恶心……

    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孩子。”龙慕渊按住了我的手,声音嘶哑的对着我呢喃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英俊如神祗般的脸,迷离的凑近龙慕渊的嘴唇,吻着他的唇瓣道:“龙慕渊,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不管多么痛苦,我都陪着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眼睛透着一股的复杂,他低头,将脸埋进我的胸部,手指慢慢往下,撩拔着我的神经。

    我扭动着双腿,发出一声诱人的低吟,细长的双腿不受控制的便紧紧的夹着龙慕渊的腰肢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孕妇体质都是这么敏感的,龙慕渊只是轻轻的撩拔一下,我便有一种想要的冲动,从来不知道,原来我竟然会这么热衷床上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不难受了,忍一下。”龙慕渊浑浊湿热的呼吸,喷洒在我的鼻腔上,我有些眷恋的看着龙慕渊,直到龙慕渊跪在地板上,将我的双腿分开,将头埋进去,用舌头让我开心的时候,我抓住了龙慕渊的头发,失控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”

    空气似乎变得异常暧昧起来,我的理智,被龙慕渊带动着,直到停息之后,龙慕渊将我抱在怀里,火热吻着我的唇舌,拿着我的手,让我帮他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二次用手帮龙慕渊,我有些尴尬的看着不停喘息的龙慕渊,他的腰身,像是要将我吃掉一样。

    “很棒。”龙慕渊毫不吝啬的对着我赞美,抓过一边的面巾纸,帮我将手中的东西擦掉。

    我双腿发软,手也发酸,嘴巴也涩涩的特别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想要洗澡。”我靠在龙慕渊汗湿的胸膛,忍不住嘀咕道。

    都怪龙慕渊,原本我已经洗澡的,现在又要重新洗澡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低笑了一声,手指异常轻柔的婆娑着我的眉眼道:“好,我带你去洗澡,等孩子稳定下来之后,我一定要让你下不了床。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里……除了这些,能不能想一些正常的事情。”我鼓起腮帮子,听了龙慕渊格外流氓的话,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不正常吗?”龙慕渊抱着我,朝着楼上走去,五官邪逼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浑身火辣辣的,却无力反驳脸皮极其厚的龙慕渊。

    洗完澡之后,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,难怪我这么困,我无力的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嘀咕了一声道:“我好累,你不要在闹我了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没有说话,只是搂着我,轻轻摸着我的肚子。

    在龙慕渊的气息包裹下,我渐渐的睡着了,直到……我耳边传来一股灼热而复杂的叹息和呢喃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我要拿你怎么办,为什么……你是她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是谁的女儿?龙慕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问龙慕渊说这句话的意思,却怎么都没有力气睁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床上只有我一个人,我摸着自己的嘴巴,还有些膻味,想到昨晚上帮龙慕渊发泄的行为,我有些尴尬的拍了拍脸颊。

    我穿上衣服,梳洗之后便下楼了。

    管家正在弄早餐,见我下楼,朝着我恭敬的鞠躬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,早餐已经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在餐厅吗?”我摸了摸肚子之后,对着管家问道。

    管家目光幽深道:“不,二爷今天四点钟已经带着龚月小姐回英国了,大概要一个星期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带着……龚月去英国了?

    原本还火热的心,渐渐的冷却,我浑身无力的看着管家。

    “他和龚月,去英国,做什么?”最终,我还是忍不住问管家。

    管家淡漠的摇头道:“二爷的事情,我又如何知道?二爷让我好好照顾薛小姐,薛小姐有什么需要,可以直接找我,另外,秦泷会每天接送薛小姐的,毕竟你再次怀了二爷的孩子,请好好保护肚子里的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莫名的变得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我掐住身侧的衣服,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之后,朝着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草草的吃完了早餐,我便让秦泷送我去医院。

    妈妈的伤势恢复的不错,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