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73章 我等着
    “我很好,我要陪着慕渊。”龚月坚定不移道。

    孟亭郎见状,只好点头,让护士将龙慕渊移到病房去。

    我贪婪的看着龙慕渊被人推着离开,他的脸色,惨白一片,透着浅浅冷冷的白色,却无损男人英俊邪魅的五官,我的身体,仿佛还残留着龙慕渊温热的气息,那么缱绻和温暖。

    我依稀还记得,龙慕渊将嘴唇靠近我的耳边,温暖的呼吸,落在我的耳廓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搂着我,对我说:“薛澜清,不要怕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么真实,那么的暖和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要是还有脸,就不要在靠近龙慕渊了,他已经和我姐姐订婚了,马上就要和我姐姐结婚了,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举动。”龚子柔在我出神的时候,对着我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我淡淡的看了龚子柔一眼,掐住轮椅的扶手,朝着叶慕白浅浅而疲倦道:“慕白,推我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龚子柔和龚月绝对不会让我看龙慕渊的,知道龙慕渊没什么大碍,我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叶慕白什么都没有说,推着我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就在我和叶慕白就要离开的时候,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龚月,突然喊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回头,目光平静的看着龚月。

    龚月这个人,不容小觑,毕竟,我在龚月的手中,已经吃了几次的暗亏。

    她的伪装,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“龚小姐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?”我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龚月走进我,漂亮的脸上依旧带着端庄的微笑,看着她的样子,我心下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我甚至有些恶毒的想着,如果有一天,龚月脸上的伪装,被人狠狠的扯掉会是什么样子?到时候,她是否还会维持着此刻的样子?

    “薛小姐再次怀孕的事情,慕渊已经和我说了,也和我坦白了你们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龚月嗓音低柔,不带着一丝一毫的嫉妒。

    我挑眉,心下一紧,面上却无所谓道:“所以?龚小姐是特意想要和我说孩子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个孩子,慕渊说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他都会让你生下来,毕竟是慕渊的孩子,我不会介意。”龚月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我可以生下龙慕渊的孩子,但是,孩子不会知道我是他的妈妈,龙慕渊会将孩子送我身边带走,交给龚月抚养。

    我嗤笑一声,冷漠道:“龚小姐只怕是搞错了,这个孩子是我一个人的,只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和龙慕渊的协议早就已经作废了,如今这个孩子,只是我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以为,自己可以将龙家的孩子带走吗?”

    龚月浅浅的笑道,看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身体倏然绷紧。

    如果龙慕渊执意要将孩子带走的话,我是……没有办法保护孩子,毕竟,龙慕渊的身份,注定我没有办法抗衡。

    “我会好好对你的孩子,这一点,请薛小姐放心。”龚月温柔的嗓音,在我的心里,却像是恶魔一样恐怖。

    我冷漠的看了龚月虚伪的脸一眼,仰头看着叶慕白道:“慕白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将孩子交给龚月,除非我是想要孩子没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绝对不会好好对待我的孩子。

    还有龚月身边的龚子柔,也绝对不是一个善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我,我特意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,说我要出差几天,还特意让叶慕白给妈妈打电话,证实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解决了妈妈那边的问题,我便在医院住下了。

    田珍后面也知道了这件事情,每天往医院跑,叶慕白则是每天给我熬汤补身体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两人的照顾,我心情格外的复杂,尤其是在面对叶慕白的时候,我心中越发愧疚。

    田珍嘟起嘴巴,抓着我的手对我说道:“澜清,我表哥真的对你很好,我都感动死了,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嫁给他?”

    “田珍,不要为难澜清。”我张口,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叶慕白已经拎着饭盒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田珍一眼,将饭盒放在我身边的桌上,皱眉的呵斥田珍。

    田珍吐了吐舌头,一脸抱怨道:“表哥,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吗?你自己不也是很想要澜清嫁给你吗?”

    我的手,猛地一紧,抿紧唇瓣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叶慕白歉意的看了我一眼,便将田珍赶走了。

    田珍离开之后,叶慕白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,打开饭盒的盖子,倒了一碗汤喂我喝汤。

    “田珍没有什么恶意的,你不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慕白,对不起。”田珍的话,只会让我对叶慕白的愧疚越发的深。

    我给不了叶慕白感情,却一次次的依赖叶慕白对我的好。

    我这个样子做,很过分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给我听清楚,我叶慕白对你做的任何事情,都是心甘情愿,无怨无悔的。”叶慕白似乎被我对不起三个字弄得很伤心,他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温和俊逸的男人,此刻满是怒火的望着我,我扯了扯酸涩的嘴唇,哑着嗓子道:“慕白,我……只是觉得对你很愧疚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对不起我。”叶慕白压下心中的怒火,对着我淡淡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都喝掉吧,对你恢复身体有很大的帮助。”叶慕白恢复了常态,目光温和的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张口,将那些鸡汤都吞进了肚子里,此后,很长一段时间,我和叶慕白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了,叶慕白陪了我一个小时,因为公司还有事情需要他处理,他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阳光发呆。

    我想要去看龙慕渊,不知道龙慕渊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深呼吸一口气,才下床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病房在22楼的贵宾区,这个地方很安静很安静,设施什么都是最顶级的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秦泷正守在进口的位置,看到我,秦泷上前,恭敬道:“薛小姐的伤势没什么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,表示只是一些小伤,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肩胛骨的这个位置,还是会有些疼痛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见龙慕渊。”我看着秦泷,轻声道。

    秦泷没有说什么,带着我去了龙慕渊的病房外面。

    我道谢之后,便直接进去了。

    病房很大,很明亮,龙慕渊的病床是在靠窗的位置,当阳光落在龙慕渊身上的时候,仿佛披着一层淡淡的金色。

    我怔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龙慕渊,心脏剧烈的颤抖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,摸着龙慕渊微凉的脸颊,从他的眉骨一直摸到了唇瓣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轻轻的吻着龙慕渊的嘴唇,眼泪流进了我们两人交叠的嘴巴上。

    我呢喃的叫着龙慕渊的名字,龙慕渊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,肤色苍白却沧冷矜贵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这是在做什么?”正当我趴在龙慕渊的怀里,倾听着龙慕渊心跳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龚月低柔疑惑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立刻回神,从龙慕渊身上抬起头。

    龚月穿着一袭白衣裙子,看起来仙姿缥缈,带着几分空灵之色。

    龚月的样貌,的却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不愧是千金大小姐,举手投足之间,散发着高贵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只是过来看看龙慕渊罢了。”我整理了一下乱发,神色冷静道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”

    龚月面上虚伪的温柔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烈和冷漠。

    她将手中的饭盒放在一边,面无表情的望着我冷嘲道。

    “龚小姐想要和我说什么?”我状似不理解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龙慕渊已经订婚了,现在龙慕渊是我的未婚夫,还有两个月,我就是慕渊的妻子了,薛小姐是想要当破坏人家庭的小三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是还没有成为龙家的二夫人吗?既然还没有,那么,我就还有机会,还是说,龚小姐是担心龙慕渊现在已经爱上我了,会将你抛弃。”我看着龚月,低柔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慕渊会爱上任何人,却绝对不会爱上你。”龚月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一贯伪装的脸,出现了裂痕,可是,龚月就是龚月,很快便反应过来,只是用那双凶狠的眸子,恶狠狠的怒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是吗?要是不会爱上我,为什么会拼命救我?龚月,你也喜欢自欺欺人吗?”我就是要激怒龚月,让龚月对我出手,然后让所有人都看清楚,龚月是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我警告你,不要挑战我,要不然,我有的是办法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龚月将整张脸靠近我,对着我阴狠诡谲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着。”我笑吟吟的看着龚月,推开龚月的手,离开了龙慕渊的病房。

    我就怕龚月不出手呢,龚月最好对我出手,这样,我也有证据抓住龚月的尾巴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更多好看女生言情

    ↘上百度↙

    ↘搜索↙

    ↘我↙

    ↘的↙

    ↘书↙

    ↘城↙

    ↘网↙

    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在医院呆了近半个月,为了不让妈妈起疑,在医生说我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,我便离开了医院回到了住处。

    妈妈还以为我真的在外面出差,给我做了一桌子好吃的。

    妈妈最近身体不太好,我让她好好休息,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。

    窗外突然响起一阵雷声,我无奈的来到窗子边上,将窗户关好,窗帘拉上。

    最近这一两个月,京城的天气变化有些大了,时不时就会下连续的暴雨,特烦。

    我将电视关掉,正打算上楼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要去公司上班了,必须要养足精神才行。

    我刚走到楼梯中央,门铃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