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95章 我很清楚
    在知道我将自己的左手小拇指切掉之后,田珍很生气,甚至骂我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还乱来,要是叶慕白还在的话,肯定会很伤心,叶慕白用自己的命救了我,是为了让我好好活着,我却这个样子糟蹋自己的生命,田珍觉得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已经不疼了。”我将目光放在田珍身上,眼底隐隐浮起一点水雾。

    田珍还是很关心我,她只是,不喜欢我这个样子作践自己。

    “澜清,我昨晚梦到了表哥。”田珍沉默许久,我以为她不想要和我说话,正打算和她道别的时候,她突然抬起头,目光复杂而沉痛道。

    叶慕白的名字,在我的心里,一直是一个愧疚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掐住手心,呼吸渐渐的开始紊乱,我甚至,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田珍。

    “他让我好好照顾你,一定要保护好你。”

    “田珍,对不起……”我抓住田珍冰冷的手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不起……慕白,对不起……

    我害了所有人,我却还好好的,我很痛苦。

    “澜清,真的这么爱龙慕渊吗?”田珍看着我,异常的悲伤和无奈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咬唇,没有将原因告诉田珍,我不想要田珍担心,我只想要默默的完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怎么做,怎么选择,我们……最终,还是朋友,对吗?”

    田珍慢慢的弯起唇瓣,对着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原谅我了吗?”我听到田珍这个样子说,心脏有些窒息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没有怪你,我生气不理你,只是太生气,你太不自爱了,为了一个男人,将自己弄成这幅田地,我很难受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田珍。”我抱住田珍的身体,感激哽咽道。

    我还有朋友,我并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没有爱人,没有妈妈,没有孩子,却还有朋友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澜清,你要好好的,知道吗?你的命,是表哥还有你妈妈换回来的,你一定要长命百岁,不要在做傻事了。”田珍红着眼睛,握住我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,强忍着心中的酸涩道:“我会的,我会长命百岁,我会活着。”

    龚月和龙慕渊都没有死,我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死掉。

    我和田珍和好了,田珍知道我最近一直在学习婚纱设计,她说,等我要找工作的时候,可以和她去米兰婚纱公司,她现在已经是米兰婚纱公司的设计师了。

    和田珍分别之后,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我的面前,车门打开,我看到了冷焱那张没有起伏的脸。

    他打开车门,硬邦邦道:“老板有事,找你。”

    刃有事情找我?

    想到上一次刃将那些人打死,我的身体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刃很神秘,他为人处世的手段,非常残忍,没有一点的犹豫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,要不然就是没有心,要不然,就是心死了。

    “他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坐上车子之后,我忍不住看着前面开车的冷焱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刃很少会找我,现在突然找我,我难免会以为出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冷焱没有回答我,目不转睛的开车。

    我靠在车椅上,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,心中莫名的泛着悲凉之气。

    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,龙慕渊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他和龚月的结婚的大日子,他还能够想起我?我是不是应该感动的泪流满面?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在哪里?”划开接听键的时候,龙慕渊冰冷沉凝的声音,从电话那端传来。

    我听到他可以压制的怒火,淡淡的勾唇道:“怎么?二爷不是应该在陪新娘子吗?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现在在哪里?是不是和哪个野男人约会?”龙慕渊绷着脸,声音犀利道。

    听着龙慕渊像是打翻醋坛子的声音,我忍不住轻笑了一声:“二爷这个样子,会让我以为,我是红杏出墙的妻子,而你,则是抓出轨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。”龙慕渊大概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原本就冰冷的声音,再度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的腹部,淡漠道:“我在外面逛街,晚一点就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乱跑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龙慕渊听我这个样子说,似乎比较满意,用一种宠溺而凶狠的话说完,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,我叹了一口气,刚将电话收起来,车子便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随后,车门拉开,一身黑衣皮裤的刃,坐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刃那张诡谲的面具,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道:“冷焱说你找我?是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红色u盘,我需要这个。”刃将一张图片,递给我,淡漠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是一个小巧精致的u盘,刃要这个做什么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我盯着那张图片看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手中,有一个红色的u盘,里面是关于中东那边的石油项目工程,我需要那里所有的资料。”刃双手优雅的交握放在腹部的位置,对着我命令道。

    听了刃的话,我不由得黑着脸道:“你要我偷龙慕渊的商业机密?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我还真的是……没有做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舍不得了?还是你还爱着龙慕渊?不忍心对付龙慕渊。”见我露出这种表情,刃的语气,不由得暗沉了几分,那张原本就给人十分惊悚的面具,此刻更是阴沉甚至是可怕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,忍不住抖了抖,手指不由得用力握紧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要是舍不得,我会让别人去做。”刃双手优雅的交叠在腹部的位置,讥讽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立刻摇头,冷漠道:“你觉得我现在会对龙慕渊手下留情吗?”

    我的话,让刃很满意,他倾身靠近我,冰冷的面具,贴在我的脸上,微冷摄人的气息,萦绕在我整个身体四周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说的话,你对他仁慈,他便会对你残忍,他为了报仇,可以让你爱上他,你也一样可以,在他完全爱上你的时候,在他心脏的位置插上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龙慕渊怀了两个孩子,两个都不得善终,是龙慕渊薄情寡义,杀了你的孩子,薛澜清,你要记住,叶慕白是龙慕渊间接害死的,你妈妈还有你马上要出世的孩子,也是龙慕渊,你经历了三次的丧子之痛,都是龙慕渊害的,你和他,只有仇恨,没有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。”我看着刃越发阴冷的表情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清楚就好,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将那个u盘给我,至于你要怎么对付龚月和龚子柔,我不会干涉,遇到麻烦,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刃,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?你和龙慕渊有仇?”刃说完这些之后,便重新坐在我身边,我看着刃那张鬼魅的面具,想着刃在见我的时候,一直都是戴着一个面具,而且,他出现,帮我,是为了对付龙慕渊,他和龙慕渊究竟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以后,你自然会知道,现在,还不是时候。”刃凉薄的说完,便让我下车。

    我从车上下来,没有了车上的暖气之后,外面的空气特别的冷,一阵寒风裹挟着我的身体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的狠狠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,捂住脸,对着手掌哈气,冷焱开车让我上来,我上去之后,他问我要去什么地方,我看着自己的手套,想到明天就是龙慕渊和龚月的结婚的日子,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既然是结婚,我似乎应该给龚月送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不如,就将新郎拐走吧。

    “送我去酒吧。”我对着冷焱,懒散道。

    冷焱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要去酒吧,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,甚至比秦泷还要的冷。

    冷焱将我送到酒吧之后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走进酒吧,找到一个位置坐下之后,便让服务生给我点了两打啤酒,还有白兰地,将龙慕渊给我的卡递给他刷完之后,我便一个人开始喝酒。

    我刚开始只是浅尝辄止,慢慢的,我跟着音乐,喝的越来越多,整个人也越来越兴奋。

    酒精这种东西,真的可以麻痹人的神经,让人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拎着酒杯,摇摇晃晃的朝着舞池走去,跟着那些人跳舞。

    一个长相轻浮的男人暧昧的搂着我的腰身,叫我美女,一起玩耍。

    我低笑一声,没有拒绝,和他跳贴面舞。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口哨声,一个个都带着暧昧挑逗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衣服凌乱不堪,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着妖艳的气息。

    我在计算时间,龙慕渊,应该已经接收到了冷焱透露的信息,他会抛下龚月,过来找我的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谁允许你过来这里喝闷酒的?”就在那个男人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,一双手将我从舞池扯开,我听到了龙慕渊震耳欲聋的咆哮。

    我微眯着眼睛,看着龙慕渊,痴痴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这位先生,这位小姐刚才已经答应,等下要和我去开房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刚才那个轻浮男人,见我被龙慕渊拉走了,似乎很生气的样子,便要和龙慕渊说话的时候,龙慕渊目光猩红,一脚踢在那个男人的心窝的位置。

    男人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秦泷,将这个男人扔出去。”龙慕渊目光暴戾的看着地上哧哧吭吭的男人,冷冷的对着身后的秦泷命令道。

    舞池中,原本还在玩闹的男男女女,看到这个架势,一个一个都被吓到了,发呆一般的看着我和龙慕渊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管我……我还要喝酒。”我皱眉,推开了龙慕渊的手,对着龙慕渊不满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黑着脸,用力的拽住我的手腕,声音嗜血而绷紧道:“薛澜清,你他妈的给我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清醒是什么东西?能吃吗?”我踮起脚尖,双臂抱住了龙慕渊的脖子,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闻言,原本就难看至极的脸色,此刻更是泛着一股阴暗和鬼魅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回去我在收拾你。”龙慕渊不耐烦的将我的手臂从他的脖子上扯掉,抱起我的腰身,大步离开了喧闹的酒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