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098章 正经一点
    龚子柔狼狈的坐在地上,似乎对龙慕渊对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很不理解的样子,眼眶慢慢的充斥着些许泪水。

    “慕渊,这个女人在报复我们,你不要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。”龙慕渊将我从病床上抱起来,眼神冰冷的看着龚子柔。

    大概是龙慕渊此刻的样子,实在是太吓人了,龚子柔原本还想要说什么,却在接触到龙慕渊那双泛冷而冷残的眼眸之后,吓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慕渊,子柔不是故意的,事实上,今天的却是薛小姐她先攻击我,子柔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我不想要听你们两个人的解释,我先带她去手术室。”龙慕渊神色不耐的打断了龚月的话,龚月的脸色苍白,娇弱的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她大概是不敢相信,一直对自己体贴温柔的龙慕渊,突然有一天,会用这种冷漠的语气和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我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冰冷的勾起唇瓣,看着龚月那副悲伤欲绝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种漠视我可是深有体会,当初龚月一次次陷害我的时候,龙慕渊可是掐着我的脖子想要杀了我,这还只是开胃菜,龚月就受不了了吗?

    “慕渊。”龙慕渊沉着脸,抱着我走到门口的时候,龚月还是不死心的叫着龙慕渊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抬眸,见龙慕渊精致的下巴抽搐几下,立刻痛苦的嘤咛道:“龙慕渊……我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龙慕渊那双泛冷的眸子,瞬间带着慌张,抱着我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我越过龙慕渊的肩膀,看到龚月阴毒狰狞的目光,慢慢扯着唇,挑衅的看着龚月。‘

    龚月脸色微变,死死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亏了龚月,让我在龙慕渊心里的地位,又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龙慕渊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,我只是淡淡回应、;“龚子柔说你和龚月取消婚礼是因为我的缘故,骂我是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理会龚子柔,都是月月惯坏了她。”龙慕渊绷着脸,眉梢尽显冷漠之色。

    看着龙慕渊带着冰冷的眉眼,我抓住他的手说道:“龙慕渊,我没有怪她,也没有生气,是我害你和龚月没有办法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?好了,你身上还有伤,医生让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乖巧的点头,对着龙慕渊弯唇道;“那你不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。”龙慕渊掀开被子,躺在我身边的位置,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道。

    我在龙慕渊的唇上亲了一口道:“不许走,要不然,我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龙慕渊姿态邪肆狂野的握住我的下巴,危险的眯眼道。

    我在龙慕渊的怀里用力的蹭了蹭,在龙慕渊的气息包裹下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似乎又再次习惯了龙慕渊的一切,龙慕渊的拥抱,龙慕渊的亲吻,龙慕渊的一切一切,我都渐渐的再次熟悉。

    习惯,有时候,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,可怕的到令人心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慕渊和龚月的婚事取消的事情,在京城引起了不小的骚动,甚至很多媒体都在猜测,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龙慕渊会突然在婚礼上这一天,取消和龚月的婚礼。

    也有人将目光看向了我这边,但是因为龙慕渊的关系,我在病房,没有受到任何媒体的骚扰。

    龙慕渊一直在医院陪着我,每天三餐都会陪着我吃,看到我的伤口渐渐愈合结痂之后,龙慕渊才松了一口气,他还威胁我说,下一次在受伤,便将我锁在床上,别想要出门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,越来越多的放在我的身上,脸部的线条,越来越柔和,或许连龙慕渊自己都不知道,我已经渐渐的霸占他的心。

    出院这一天,龙慕渊因为公司有事情让秦泷过来接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越发清瘦的秦泷,担忧道:“秦泷,你最近好像瘦了很多?怎么回事?是工作很辛苦吗?”

    当龙慕渊的手下,应该不会辛苦到什么地方?为什么秦泷好像是越来越清减?眼神似乎也越来越忧郁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泷看了我一眼,很快视线便移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秦泷露出这种表情,我顿时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很恐怖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泷还是硬邦邦的挤出两个字,却没有在看我。

    “秦泷,上一次……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我其实挺介意上一次的事情,上一次我故意接近秦泷,现在想起来,心中还是愧疚不已。

    秦泷是一个很好的人,我就算是想要对付龙慕渊和龚月,也不应该诱惑秦泷,秦泷说到底,也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介意。”秦泷的脸,似乎绷紧的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左手,淡漠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先送我去墓地吧,我想要去看看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泷没有迟疑,我在半路的时候,买了几束花带到墓地去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妈妈的墓碑面前,站着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龚子柔?

    我沉了沉脸,朝着龚子柔走去。

    我以为,龚子柔不会过来祭拜妈妈,想不到,她还真的是良心发现?

    “你来看她,她很开心。”我将手中的花放下,对着龚子柔淡淡道。

    龚子柔扭头,看着我之后,将鼻梁上的墨镜拿掉。

    冷风在这个时候吹过来,有些凉,冻得脸颊有些麻麻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特意过来看她吗?她这种人,死不足惜。”龚子柔冷嘲的看着我,不屑道。

    听到龚子柔的话,我不由得沉下脸。

    “龚子柔,她是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当年妈妈和龚子柔究竟发生什么事情,我不清楚,可是我相信,妈妈一定是有苦衷,才会将龚子柔丢弃的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,她有什么资格成为我妈妈?我是龚家的二小姐,她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过来这里做什么?”我深呼吸一口气,压下想要打龚子柔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,自然是等你,我知道,你会过来看她的。”

    龚子柔目光冰冷的直视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听,挑眉道:“怎么?上一次打的巴掌不够?还想要继续?龚子柔,我劝你省省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倒是很得意。”龚子柔冷嘲的看着我,面色冰冷道。

    我浅浅笑了笑,摊手没有回应龚子柔。

    龚子柔将脸靠近我,阴森森道:“薛澜清,有没有兴趣和我做一个交易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龚子柔那张阴暗晦涩的脸,淡笑道:“你想要和我做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你很恨龚月对吗?”龚子柔双眼平视的看着我,幽幽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觉得事情好像是更加有趣了,难不成,龚子柔是想要和我合作,对付龚月?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情,似乎没有必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答应我,将龙慕渊分给我一半,我可以帮你对付龚月。”龚子柔很直接的说出自己的目的,自动忽视我刚才说的话。

    听了龚子柔的话,我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。

    是我耳朵出现了毛病,还是……我脑子秀逗了,要不然……我怎么会听到龚子柔,对我说这个话?

    “龚子柔,你确定……你脑子没有问题?你要帮我对付龚月?龚月可是你姐姐?”

    我可以没有忘记,龚子柔在病房对我谩骂和想要我命时候的样子,龚子柔这么快就倒戈了?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回答我,你想不想要对付龚月就可以。”龚子柔没有理会我的话,只是盯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想要怎么对付龚月?”

    我撩起胸前的头发,看着龚子柔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合作愉快。”龚子柔伸出手,对着我示意道。

    我和龚子柔握手,淡笑道: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免得让人怀疑。”龚子柔收回手之后,冷嘲的看了我一眼,才转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龚子柔的背影,我的眸子不由得一暗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看着刚才和龚子柔握手的手掌,抿了抿唇,便用衣服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秦泷,回去吧。”我从妈妈的墓地回到了车上,对着车上的秦泷说道。

    秦泷点头,拧动钥匙,开车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看着窗外,一排排不断往后倒退的树,眼底的暗光,渐渐的变得异常阴郁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之后,我身体有些不舒服,便直接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睡到晚上六点半,龙慕渊回来了,他抱着我,亲昵的咬住我的脖子道:“管家说你身体不舒服,怎么了?要不要请医生过来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刚出院,才不想要再次去看医生。”我懒洋洋的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皱了皱鼻子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龙慕渊的声音,突然变得格外的喑哑,他的呼吸,离我很近很近,甚至格外的撩人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身上的气息蛊惑了,后背莫名一紧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饿了,我们下楼吃饭吧。”我看着龙慕渊变得越发鬼魅甚至是阴暗的眼神,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,讷讷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邪肆的挑眉,指尖却异常轻佻的婆娑着我的下巴,对着我露出一抹意味深长而玩味的浅笑:“怎么?就饿了?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给我正经一点。”看着龙慕渊露出这幅样子,我的眼角猛地一抽,忍不住对着龙慕渊恼火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听了我的话,低笑道:“我现在不是很正经吗?而且,人类最原始的欲望,就是做这个?我这是在行驶我们作为人类的权利,宝贝,先让我吃饱了,我们在吃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”我惊呼了一声,推着龙慕渊的身体,还没有将龙慕渊推开,嘴巴已经被龙慕渊擒住了,我无奈的看着啃着我脖子的龙慕渊,只好随龙慕渊胡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