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12章 那些鲜血淋淋的伤口
    就在我深思龚月和龚子柔两人还有哪里是我忽略的时候,龚月突然按住心口的位置,表情痛苦起来。

    “呕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龚小姐。”我看着龚月的表情,便要嘲笑龚月不要在这里卖弄自己的演技的时候,龚月突然呕出一口血,整个人都倒在地上,离得比较近的千金小姐,看到龚月面如死灰,嘴唇带血的倒在地上,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这一声尖叫,将整个会场的人都吸引了过来,所有人都看向了倒在地上的龚月,有人叫救护车,还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对我姐姐做了什么?”就在我浑身僵冷的时候,龚子柔从人群中窜出来,抓住我的手,对着我厉声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龚子柔那张脸,迷茫道:“龚子柔,你和龚月演戏也演够了吧?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这一次,你在劫难逃。”龚子柔听了我的话,将整个身体靠近我,对着我的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龚子柔的话,我才发现,自己忽略了什么,我将一切都算计进去,却还是忽略和龚月的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龚月比我更狠,她随时都会用自己的生命攻击我,她和龚子柔,还是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“月月。”龙慕渊从楼上下来,拨开人群,看到倒在地上,一直吐血的龚月,面色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慕渊,是薛澜清做的。”

    龚子柔松开我的手,指着我,对着龙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那双凤眸,渐渐的充斥着一股猩红色,他满脸阴鸷沉冷的看着我,那种目光,仿佛要将我整个人吞噬一般,我被龙慕渊用这种目光看着,整个身体都僵硬的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龙慕渊阴森鬼魅道:“薛澜清,月月要是出什么事情,我绝对……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做,一切都是龚月和龚子柔设计的。”我掐住僵冷的手心,毫不畏惧的和龙慕渊对视道。

    “慕渊,我们快点送姐姐去医院。”龚子柔嘲讽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对着龙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狠狠的扭头,抱起怀中的龚月,和龚子柔一同离开了会场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现在的小三都这么厉害,竟然明目张胆的想要谋害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这个薛澜清之前一直想要害龚小姐,龚小姐这么善良的人,又怎么会是薛澜清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的女人,这种女人,真不应该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下子,整个会场的人,便开始抨击我,一个个对着我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澜清。”田珍和杨然两个人挤开了那些对我指指点点的人,走到我的身边,担心的抓住我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我承受着那些人的目光,无所畏惧的昂首挺胸,平静的对着田珍和杨然说道。

    田珍和杨然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,立刻跟着我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们在离开的时候,背后依旧还有那些人的谩骂。

    他们的骂声不绝如缕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的。”田珍扭头,狠狠的瞪了那些长舌妇一眼之后,才握住我有些微凉手指,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相信你。”杨然握住了我另一只手,对着我点头道。

    听到杨然和田珍两人的话,我原本还有些冰凉的心,渐渐的暖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艰涩的扯了扯嘴唇,哑着嗓子道:“我没有做错,也没有下毒,所以,我无所畏惧。”

    我只是错算了龚子柔和龚月两人的决心。

    为了置我于死地,真是什么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杨然和田珍原本还想要继续陪我,却被我赶走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要她们担心我,让她们先回去,我则是坐着秦泷的车子,让秦泷漫无目的的在整个京城游荡。

    “秦泷,龚月中毒了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窗外的浮华,我突然有些厌倦,忍不住将目光收回来,扭头看着前面开车的秦泷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薛小姐。”秦泷淡淡的扭头,看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秦泷冷冰冰的说我相信你四个字,我的心中泛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撑着下巴道;“是吗?谢谢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最起码,还是有人相信我,龙慕渊不相信我没有关系,我相信自己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秦泷,送我去夜市,我突然想要吃夜宵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在酒店那边,根本什么都没有吃,现在肚子好饿。

    “不去高档的餐厅吗?”秦泷闻言,扭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喜欢去夜市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,摸着干瘪的肚子道。

    秦泷没有一点异议,将车子转了一下,便去了京城最大的夜市。

    我下车,让秦泷陪我逛夜市,秦泷起先有些拒绝的,后来在我再三的恳求之下,才答应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四周都是那些烧烤,光是闻着那些味道,已经口水直流了。

    我摸着肚子,让秦泷给我买烤串,我自己则是坐在螺蛳粉的摊位上,吃螺蛳粉。

    秦泷买回来之后,我已经吃了一半的螺蛳粉,看到烤串之后,咬了一口,将烤串递给秦泷,问秦泷要不要吃。

    秦泷摇头,表示自己不要。

    我看着秦泷僵冷的脸,嬉笑道:“秦泷,你不饿吗?”

    陪着我瞎逛了这么久,难不成秦泷一点都不饿?

    秦泷淡漠的摇头,很快便将目光再度垂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秦泷这样,我无奈,只好自己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我今天吃的特别多,不知道是因为心情不好还是什么关系,吃完之后,我像个大佬一样起身朝着店门口走去,而秦泷则是在背后给我付账。

    我突然有一种感觉,自己像是黑老大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还要去逛什么地方?”秦泷始终与我保持距离,见我在前面走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着不远处的娱乐城,便想要去打游戏了。

    这种游戏,以前从未体验过,可是,现在我却很想要过去好好体验一番。

    “去游戏城吧,我想要过去打游戏。”

    秦泷听了我的要求之后,冷硬的眉头微微松动了一下,他似乎有什么要和我说的,见我这么坚定的朝着游戏城走去,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游戏城里面有很多打游戏的,我看着那些噼里啪啦的游戏设备,便让秦泷给我换游戏币。

    秦泷回来之后,将游戏币给我,站在我身边的位置,陪着我打游戏。

    我打了几圈之后,顿时疲倦不堪,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原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,对着秦泷道:“不玩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样子玩下去,也没有什么意思了,我现在想要好好睡一觉了。

    秦泷没有说什么,带着我离开游戏城。

    我在回去的路上,已经累得趴在座椅上休息,可是,却没有闭上眼睛,我看着前面开车的秦泷,前面的路灯,划过秦泷脸庞的时候,那种淡淡的光晕,给人一种非常凌厉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看着秦泷的脸,暗自发呆,随后启唇,似悲伤一般说道:“秦泷,他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每次只要龚月出事,龙慕渊都不相信我。

    他从未相信过我,因为他最爱的人,是龚月。

    秦泷没有回答我,我只能够听到车子呼呼的声音,我合上眼眸,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别墅之后,秦泷下车给我开门,我冷淡的从车上下来,原本便想要离开之际,手腕却被一双粗粝的手掌握住了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便看到了握住我手腕的秦泷。

    秦泷沉沉好听的声音,在我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他说,不要悲伤,二爷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太在乎龚小姐了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龙慕渊只是太在乎龚月了,所以,他可以为了龚月,一次次的伤害我。

    我早就已经变成了铜墙铁壁不是吗?我一点都不悲伤。,

    只有这样,等到我真的将刀子刺穿龙慕渊心脏的时候,我才不会流下一滴的眼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洗完澡,我用吹风机随意的吹了一下头发,刚放下毛巾,刃的电话便打来了。

    刃从上一次特意和我说明了一下之后,便没有联系我,难不成,他已经知晓今晚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应该受到一些教训,不要自作聪明,。”果然,刚接听刃的电话,电话那边,就是刃对我的嘲笑和警告。

    看来,刃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我让刃给我检查那些药的时候,刃说不定已经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刃,你早就知道龚月和龚子柔两人的打算?”

    我掐住手机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靠……

    听到刃这么冷漠的回答,我差一点将手机扔出去了。

    感情刃早就知道一切,却还任由我自作聪明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已经将一切都设计好了,可以反将一军,却不想,竟然会被龚月再次下套,而龚月利用的,竟然还是以前用惯的伎俩。

    “不对自己狠一点,又怎么能够成功?薛澜清,你要是有龚月一半的狠毒,就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对自己不够狠?”听了刃的话,我自嘲的举起左手。

    我要是对自己仁慈,当初就不会将自己的手指切掉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的心,摇摆不定。”

    刃犀利的剖开我的心,冷漠的对着我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听了刃的话,我不由得沉下脸。

    刃说的没有错,有那么几次,我的却是开始摇摆不定了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要是没有这个决心,我会找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要的红色u盘,我已经拿到手了,我等下就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打断刃的话,不想要让刃觉得,我心软了。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个样子,别忘了,你的孩子还有你母亲的死,是谁造成的,是谁不顾你的死活,一次次伤害你的,薛澜清,不要让我对你失望。”刃说完这些,便将电话切断了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,我慢慢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掐住手心,抿了抿唇,将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那些鲜血和绝望,我怎么可能……会忘记?

    永远……都不可能将那些血淋淋的伤口忘记……永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