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15章 不速之客
    看到秦泷那张俊美的脸,我忍不住扯了扯嘴唇,讷讷道:“秦泷……”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叫秦泷,沉冷的眸子危险的看了我一眼,被龙慕渊这个样子看了一眼,我忍不住再次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见我这样,龙慕渊才绷着脸,让秦苏杭放下东西离开。

    秦泷离开之际,余光带着担忧的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歉意的看了秦泷一眼,总觉得这一次,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一样。

    “很好看?嗯?”在我恍惚的看着门口发呆的时候,龙慕渊俊美的脸突然靠近我的耳边,凉凉的对着我吐气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,裹挟着淡淡的沉冷和鬼魅,让我的心尖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我吞咽了一下口水,嬉笑道:“没有……什么都没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一听,冷哼道:“最好是这个样子,你要是在敢乘着我不注意乱瞄男人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便给我喂汤,我看着龙慕渊熟稔的样子,不由得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似乎忘记了之前的冷战,恢复了到了以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我没有张口,龙慕渊凌冽的眉心,再度微微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喝。”龙慕渊绷着脸,不悦的朝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咬唇,小心翼翼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哑着嗓子道:“龚月……还在英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龙慕渊听我提起龚月的名字,原本还柔软的线条,渐渐的变得冷硬起来。

    我聪明的没有在说话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个性,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,诡谲深沉,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我甚至不知道,龙慕渊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龚月的眼睛瞎了,龙慕渊可以对着我发出狠话,说不会放过我,可是……转眼又救了我一命。

    我看不懂……龙慕渊,从来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恍惚而机械的将那些汤吞进自己的肚子的时候,龙慕渊突然对于这我说对不起。

    我听了龙慕渊的对不起,有些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我抿了抿唇,看了龙慕渊一眼,不明所以的看着龙慕渊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,要对我说对不起?

    龙慕渊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将碗放下,对我说道:“医生说你吸入过多的浓烟,身体比较虚,要好好休息几天,我在这里陪着你,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龙慕渊突然的温柔,让我的心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完美的侧脸,心肝的位置,不停地乱颤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许久,才慢慢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我们现在,究竟算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家过年是吃好喝好,我却发生了这么异常灾难,关键这场灾难还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引起的,很快,新闻和媒体上,便开始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被炸毁的毕竟是龙慕渊的别墅,当时发生那么大的声音,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就连已经在过年的田珍和杨然看到消息之后,两人给我打电话,问我有没有怎么样,还说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不好意思和他们说,这一切,都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,只是敷衍的说,煤气泄漏可能。

    在她们还想要追问的时候,我立刻说头好晕,便将她们的电话挂断了,我知道田珍和杨然都很关心我,大过年的,我也不能够让她们这个样子操心。

    “喝汤。”我看着已经挂掉的手机,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刚吐出一口气,龙慕渊已经端着一碗鸡汤走过来,面色沉冷的对着我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我乖乖的放下手机,瞅了瞅龙慕渊难看的脸色,喝了一口汤之后,忍不住问道:“你的脸色好像很难看?怎么了?”

    龙慕渊绷着脸,淡漠道:“最近公司出了一些问题,没事。”

    公司……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我的心猛地一跳,手指变得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刃这么快就出手了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见我吃到一半,便没有在吃,龙慕渊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,立刻摇头道:“没有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全部喝掉,你的身体,需要好好补一下。”龙慕渊疲倦的按压了一下太阳穴道。

    “很累吗?”喝完了鸡汤之后,我看着靠在身边沙发上眯眼的龙慕渊,他眼睑的位置,带着淡淡的青色,似乎很疲倦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龙慕渊这幅样子,我莫名的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喝完了?”龙慕渊睁开带着血丝的眸子,声音沉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喝完了,你也补补身体,还有一些鸡汤,你要不要也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舔了舔嘴唇,对着龙慕渊建议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冷淡的摇头道:“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只是撇唇,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突然起身,朝着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龙慕渊的动作,我吓了一跳,正不知所错的时候,龙慕渊一把抱住我的腰身,将头靠近我,浑浊恣肆的呼吸,萦绕在脸颊的位置,带着微微的刺激,让我的身体,绷紧的格外厉害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。”就在我恍惚的看着龙慕渊俊美好看的脸的时候,龙慕渊突然捧着我的脸颊,清浅的吻着我的唇瓣,叫着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我恍惚的看着龙慕渊冷峻甚至好看的脸,手指猛地微微僵了僵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任由龙慕渊亲吻。

    自从龚月在生日会上出事,我和龙慕渊的关系,更是如履薄冰一般,我们两个人,很久没有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吻,轻轻的落在我的眼睑,我莫名的欢喜,甚至很想念龙慕渊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伸出无力的双手,轻轻的抱住了龙慕渊的身体,纠缠着龙慕渊的唇舌,和龙慕渊深吻。

    空气渐渐的变得格外的湿热和暧昧,龙慕渊精壮的身体,将我压在床铺上,我微微的睁着双眸,看着龙慕渊虔诚的样子,任由龙慕渊解开我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手指,仿佛带着魔力一般,在我身上一阵游移,让我忍不住浑身止不住的颤栗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”情动之下,我忍不住扭动着腰肢,叫着龙慕渊的名字。

    龙慕渊听到我的低吟声,动作越发的粗暴。

    窗外的寒风,清浅的吹拂过来,有些微凉,可是,龙慕渊的身体,却很暖很暖……

    明明那么冷酷莫测的一个人,身体……却很暖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和龙慕渊纠缠了多久,直到云雨停息之后,我浑身无力的靠在龙慕渊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我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们享受着此刻的宁静,只是紧紧的拥抱着对方。

    就在我昏昏沉沉的就要再次睡觉的时候,我听到龙慕渊接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喑哑的压低了声音,虽然字眼有些模糊,我却还是听到电话那边,是龚月的声音。

    龚月从英国回来了?

    也是,龙慕渊要是没有在英国的话,龚月又怎么可能会在英国待着?

    “薛澜清,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在离开的时候,突然对我沉沉的说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龙慕渊离开之后,我睁开眼睛,怔讼的看着空荡荡的门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那句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将被子盖在自己头上,不去想那些过于深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龙慕渊没有过来,秦泷过来和我说,龙慕渊有事情要处理,可能会晚点过来。

    我只是病恹恹的哦了一声,拿着手机玩游戏,玩到一半的时候,我的病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这个不速之客,自然就是龚子柔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粉色的皮草,踩着一双皮靴,看起来青春靓丽,头上带着一个针织帽,拎着一个皮包,看起来高贵优雅。

    我目不斜视道:“二小姐过来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慕渊的别墅爆炸了,我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。”龚子柔轻笑一声,对着我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听了龚子柔的话,我没有生气,笑靥如花道:“真是让你失望,我现在活得好好的,暂时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还真是命硬,这样都死不了。”龚子柔看着我,面部泛着淡淡的狰狞,似乎恨不得我死在那场爆炸中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你都活得好好的,我要是死了,谁陪你好龚月那个贱人玩,怎么?龚月等不及了?”

    我放下手机,挑眉对着龚子柔道。

    龚子柔的面上带着淡淡的鬼魅。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和我们斗?薛澜清,你根本就没有胜算,慕渊的却对你很特别,就算你的母亲害死了他的母亲,在慕渊的心里,你还是很特别,要不然,也不会从英国跑回京城救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想要说什么?是羡慕?还是嫉妒?”

    我平静的看着龚子柔。

    龚月和龚子柔两个人,都不可以掉以轻心,上一次我已经被下套了,这一次,绝对要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么嚣张,你的好日子,终究还是到头了,你以为,你费尽心机的勾引慕渊,在慕渊的心里,你就会比龚月重要吗?妄想。”

    听着龚子柔隐隐带着嫉妒的话语,我便很清楚,龚子柔的内心深处,是非常嫉妒龚月的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自己喜欢的男人,却对另一个女人呵护备至,换成任何一个女人,都会承受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