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22章 我和你赌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凌天被警察吓到了,立刻松开我,还反驳说不关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我早就布置了一切,警察以意图谋杀还有藏毒的罪名,将龚子柔还有凌天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我也被带到警局录口供,这些都是刃安排的。

    我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半,在警局呆了一个晚上,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我走出警局大门,便看到了站在车边的秦泷,秦泷见我出来,打开车门,让我上车。、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车里的龙慕渊,冷漠的掀了掀嘴皮子。

    龙慕渊竟然会过来接我,真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玩的开心?”

    我钻进车子的时候,龙慕渊凉凉的抬起眼皮,看了我一眼,淡漠的问道。

    听了龙慕渊的话,我也学着龙慕渊的样子,掀起眼皮,淡漠道:“开心啊,怎么不开心?一次性解决两个毒瘤,我开心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背后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龙慕渊面部的肌肉因为我的话,僵硬甚至沉冷,他将整张脸都靠近我,对着我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二爷说的话,我似乎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无辜的眨巴了一下眼睛,看着龙慕渊。

    “我让秦泷打通关系,想要将子柔从警局带出来,却被回绝了,不要说,这一切不关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那双黝黑邪肆的凤眸,翻滚着阴暗沉冷,身上那股寒气,更是凌冽。

    听了龙慕渊的话,我低低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爷只怕是忘记了,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用钱解决,现在是龚子柔雇佣凌天,想要杀我,你以为,中国的法律是摆着好看的?”

    我犀利的看着龙慕渊,心脏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,很疼很疼……

    龙慕渊目光阴鸷的盯着我看了许久,似乎第一次认识我一样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你什么时候,变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变成什么样子了?”我摊手,不明所以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做事狠毒,不留情面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薄冷的掀起嘴唇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狠毒?要论狠毒,我有龚月和龚子柔她们狠毒吗?”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,龚子柔做的事情,不要牵扯月月。”龙慕渊似乎很不悦我将龚月拉下水,冷冷的打断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这幅样子,不想要在争辩。

    既然龙慕渊觉得龚月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,我会让他看清楚,龚月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敢不敢和我打赌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,冷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皱了皱眉,精致冷漠的下巴,高高的抬起,似乎在等着我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用我的眼角膜,移植到龚月身上,对吗?”

    我将身体靠近龙慕渊,对着龙慕渊吐气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伸出手,扣住我的腰身,眉眼间带着一股沉凝和烦躁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做什么?薛澜清,不要用这种表情对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的表情?我是用什么表情对着龙慕渊的?我倒是一点都不知道,我是用什么表情对着龙慕渊的。

    我低笑一声,捧着龙慕渊的脸,亲吻着龙慕渊的唇角道:“龙慕渊,你想要我的眼角膜,我自然是没有办法反抗的,你很清楚,我很爱你,你想要我什么,我都会给你,哪怕是眼角膜,可是……如果龚月没有失明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龙慕渊的眼底带着一层迷离,我感觉到龙慕渊的气息渐渐的变得紊乱,我知道,龙慕渊已经情动了,他的手,就要钻进我的裙子下面的时候,我凉凉的对着龙慕渊这个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眯起眼睛,原本迷乱的呼吸,渐渐的变得格外冷酷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赌一把,看看龚月,究竟是眼睛瞎了,还是没有瞎,龙慕渊,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我和你赌,如果你输了……”龙慕渊阴沉沉的眯起眼睛,看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输了,龚月真的是眼睛瞎了的话,我会将眼角膜主动送上,大不了,我就是一死,我已经无所谓了,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爱情,没有家人,没有孩子……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我摸着龙慕渊的脸,低笑起来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虽然在笑,可是,我的心,却异常的冰冷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脸,在昏暗的车厢下,裹挟着一股我看不透的情绪,他的双手,紧紧的掐住我的腰身,却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输了,我要你……娶我。”我将嘴唇,贴在龙慕渊的嘴巴上,冷冷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蹙眉,淡淡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,双腿跨在龙慕渊身上道:“那么……游戏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我要成为龙慕渊的妻子,让龚月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她曾经让我体会怎样的锥心之痛,我便加倍偿还。

    她越是想要得到龙慕渊,我便让她……彻底失掉,这样,游戏才会更加好玩,不是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龚子柔和凌天意图不轨,被我用计关在了监狱里,就连龙慕渊去赎人都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看来,刃的势力,比我想象的还要的大。

    龚月没有了龚子柔这个左膀右臂,肯定是会着急的。

    我这几天,一直在龙慕渊的别墅,而龙慕渊,每天都会回来陪我,这也是我们约定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要让龚月露出马脚,我就必须要刺激龙慕渊,龙慕渊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,却也配合我。

    我去薄纱那边应聘,已经通过了,这几天我就可以上班,龙慕渊知道我去薄纱当婚纱设计师,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让秦泷送我上下班。

    “要下雨了。”今天的天气,有些不好,一整天的天都是阴沉沉的,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着异常阴暗沉冷的天空,我坐在落地窗旁边的摇椅上,看着不远处正在工作的龙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在中东的生意遭受了很大的冲击,不过,龙慕渊毕竟是龙慕渊,竟然在短时间之内,就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看来,刃这一次,是输掉了。

    “饿了?”龙慕渊目光幽深的看着我,放下手中的文件,朝着我走过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那张英俊好看的脸,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我和龙慕渊现在究竟算是什么关系?床伴?情人?还是男女朋友?

    或许什么都不算吧?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爱过我吗?”我伸出手,鬼使神差的摸着龙慕渊的脸,哑着嗓子,忍不住对着龙慕渊问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很显然也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,他蹙眉的看了我一眼,幽幽道:“你……想要我怎么回答你?”

    “肯定没有爱过,如果爱过,就不会一次次伤害我,如果爱过……你就不会和龚月纠缠不清了,爱一个人,会不自觉的为另一个人守身,龙慕渊,你说你爱龚月,但是,你却一次次的上我的床,要我的身体,你真的爱龚月吗?”

    我起身,走进龙慕渊,伸出手臂,抱住龙慕渊的脖子,对着龙慕渊讥诮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他沉下眼眸,抓住我的手腕,冷冰冰道:“薛澜清,你给我住口,我和你在一起,只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夏缓害死你母亲,对吗?”我冷淡的打断龙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面上的肌肉,沉冷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他阴沉沉的盯着我,原本就沧冷的薄唇,此刻更是冷的异常可怕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是你的仇人的女人,你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的救我?还用自己的身体救我?龙慕渊,你不觉得你是一个很矛盾的人?其实……你爱上我了,对不对?”我勾唇,将自己的红唇,贴在龙慕渊的唇瓣上,伸出舌尖,轻轻的舔着龙慕渊的唇形,哑着嗓子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浑身的肌肉,因为我的话,变得异常僵硬。

    他掐住手心,一动不动,任由我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的反应,眼眸闪烁了淡淡的光芒,手指轻轻的解开了龙慕渊的衣服扣子。

    龙慕渊被我的动作,弄得脸色泛冷,他刚想要阻止我的时候,我已经咬住了龙慕渊的嘴唇,龙慕渊被我的主动刺激了,我们也很多天没有在一起了,龙慕渊的喉咙,发出些许兴奋的嘶哑。

    我任由龙慕渊像是野兽一样,碾压着我的嘴唇,微微的闭上眼睛,承受着龙慕渊一切的粗暴。

    窗外已经开始下起大雨,轰隆隆的雷声,特别的刺耳。

    听着那些电闪雷鸣,身体却温暖的让人眷恋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”龙慕渊一遍遍叫着我的名字,一遍一遍的咬着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我攀着龙慕渊的肩膀,目光迷离的娇吟。

    龙慕渊双眼暗红,抱起我,朝着按章大床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道闪电划过,特别的渗人,却也没有办法阻止我和龙慕渊两人的欢爱。

    一场欢爱之后,我慵懒的趴在龙慕渊的胸口,龙慕渊搂住我的腰身,被子下面的我和龙慕渊都没有穿衣服,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的样子,格外的柔软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,我听到龙慕渊起身洗澡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关门的声音,我睁开眼睛,摸到了自己的手机,打开手机之后,我冷漠的将刚才录下的一切,都发送到了龚月的手机。

    这一下……龚月应该很着急了吧?

    她那么爱龙慕渊,怎么可能承受住这个?

    我等着龚月露出尾巴,让龙慕渊看清楚,自己以为的小绵羊,究竟是狼还是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我刚做完手头上的工作,便接到了龚月的信息。

    她用一种冷硬的文字,发送到了我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以为这个样子,你就赢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你都不知道,做完龙慕渊有多爱我。”我故意激怒龚月,将露骨暧昧的信息发送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龚月便按耐不住,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龚月这么在乎龙慕渊,她的占有欲这么强,哪怕以前她有多么的完美的伪装,但是,在我一系列的刺激下,龚月还是会控制不住心中的那股嫉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