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37章 再次见面
    “不要胡闹。”我很清楚,龙慕宸说的他是谁。

    龙慕宸和龙慕渊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,大概每个豪门家族的兄弟关系都是如此的吧,龙慕宸也没有在我的面前隐藏自己对龙慕渊的厌恶,他也很清楚知道我的身份,我们同样都是想要对付龙慕宸。

    豪门世家的男人,有哪个是真正的干净?龙慕宸想要的,就是整个龙家,这是龙慕宸的野心。

    可是,龙慕渊的存在,严重威胁了他的地位,他需要有人帮他除掉龙慕渊,所以他和刃联手,而我变成了他们的刀。

    我不认为自己是他们的棋子,毕竟,他们利用我,而我,利用他们,我们的目标,都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爱他吗?”龙慕宸阴森森的笑了笑,让原本一张清隽的脸,在此刻,多少带着淡淡的狰狞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宸脸上狰狞和憎恨的眼眸,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,无奈道:“你应该很清楚,我和龙慕渊,早就已经结束了,我现在要对付的,是龚月。”

    龚月害我这么多,又杀了我的孩子,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龚月?

    “你最好清楚自己要做什么,不要到时候,又犹犹豫豫不敢下手,我可以给你今天在龙氏集团的地位,也可以随时收回去,让你一无所有,薛澜清,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阴郁暗沉的朝着我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,好了,喝药吧,要不然,你又会病发。“我垂下眼帘,对着龙慕宸温和道。

    龙慕宸阴森森的看了我一眼,冷冰冰道:“喂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眼角猛地一抽,龙慕宸这种阴晴不定的个性,和龙慕渊真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两人不愧是兄弟,这种讨人厌的性格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认命的端起碗,喂龙慕宸喝药。

    刚喝完,便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,我看过去,便看到一个三岁的孩童,朝着龙慕宸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爸,管家说你身体不舒服,现在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龙慕宸拿起一边的面巾纸,擦了擦嘴巴,对着他浅浅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完成了族长交给我的任务,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三岁多的孩子,说话却老气横秋,精致的脸蛋上,也没有多余的表情,硬邦邦的,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我有些惆怅的看着龙瑞,想到第一次见到龙瑞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还不知道龙慕宸有一个孩子,直到我在龙家三个月,有一天午睡的时候,听到别墅里面兵荒马乱的,我以为是龙慕宸犯病了,起身去看,才知道,是龙瑞受伤了。

    龙瑞自小便被龙老太爷以继承人的方式培养,龙家的培养方式,自然是我们这种普通人家不懂的。

    他们将孩子培养成冷酷无情的个性,这样就不会被任何东西左右。

    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龙瑞的个性会可爱才怪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从第一眼看到龙瑞开始,我莫名的喜欢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大概是这个孩子长得很漂亮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既然完成了,就去做练习吧,晚上还有泰森会过来教你拳击。”龙慕宸凉凉的对着龙瑞道。

    龙瑞点点头,看都不看我一眼,便扭头离开。

    我早就习惯了龙瑞这种冷冰冰的态度,我摸着鼻子,看着龙慕宸道:“瑞瑞的伤刚好,你们又交给了什么任务给他?”

    “杀人。”龙慕宸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,目光阴鸷可怕道。

    “他才三岁多,四岁都没有。”听到这么冷酷无情的话,我的后背猛地一颤,忍不住朝着龙慕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以为,豪门家族的人怎么成长?不从小这个样子培养,以后他只有被别人干掉的份,要怪,就怪他是龙家人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话语里不带着丝毫怜惜道。

    看着龙慕宸冷酷的侧脸,我仿佛看到了龙慕渊。

    是不是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成长,才会有这种手段?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在想什么?”见我在发呆,龙慕宸的一双眼眸,倏然危险的眯起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累了吗?累了的话就睡觉吧。”我回过神,一板一眼道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最好不要在爱龙慕渊,否则,你会更惨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体会到了。”我撇唇,不悦道。

    我为了龙慕渊,一次次的受伤,我又不是傻,怎么可能明知道龙慕渊不能爱,还会继续爱。

    从那天跳下海开始,我已经不是薛澜清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我,只想要杀了龚月,让龙慕渊痛苦。

    龙慕渊越是喜欢龚月,我便越是要杀了龚月。

    我要让龙慕渊知道,龚月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龚月……每次想到这个名字,就感觉自己的心脏,像是被利剑狠狠的刺穿一般,很疼很疼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。”龙慕宸冷冰冰的声音,划过我的耳膜。

    我无所谓的耸肩,反正我和龙慕宸也只是合作的关系罢了。

    龙慕宸需要我打击龙慕渊,而我需要龙家的势力对付龚月。

    各取所需,只需要维持表面上的恩爱就可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管家,怎么了?这些是要拿到什么地方去的?”我走出龙慕宸的卧室,原本想要回自己的房间,却在走廊看到管家拿着一些纱布和碘酒走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治疗用的工具,我不由得担心的抓住管家的手,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管家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,深深叹了一口气道:“小少爷受伤了,我说找医生过来看,小少爷不肯,他的脾气,简直和大少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龙瑞又受伤了?

    是了,这么小的孩子,不管怎么历练,力气终究是太小了,每天都要训练,会受伤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送过去吧,你先去忙吧。”我从管家的手中将那些纱布拿过来,对着管家幽幽道。

    管家听我这个样子说,对我恭敬的点点头,便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目送着管家离开,我犹豫了一下,拿着手中的纱布,往龙瑞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东西拿过来了没有?”我刚走进龙瑞的卧室,里面便传来了龙瑞冷冷冰冰稚嫩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看着背对着我的小人,有些无奈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受伤了?伤在什么地方?”我将手中的纱布和碘酒放下,轻柔道。

    龙瑞回头,看到不是管家而是我之后,精致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不悦道:“谁让你进来的,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让管家将这些东西给我,伤在什么地方?我给你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和龙瑞相处的时间不算是很长,却也知道,龙瑞的脾气,简直比龙慕宸都还要难搞。

    我住在龙家这么久,龙瑞从来不给我好脸色看,明明小孩子在他这个年纪,应该是天真烂漫的,但是在龙瑞的身上,却见不到一丝一毫小孩子的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龙瑞冷漠的看了我一眼,态度不悦道:“不需要,滚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总是用这种语气说话,可是要被人讨厌的。”我看着龙瑞硬邦邦的脸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摸着龙瑞的头发,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摸我。”龙瑞被我的笑声刺激了,冷冰冰的一巴掌挥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看着表情冷酷的龙瑞,好笑的伸出手,故意掐住龙瑞的脸蛋,滑滑的,还特别好摸。

    “女人,你想要找死吗?”见我不怕死的摸他的脸,龙瑞原本难看的脸,更是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瞅着龙瑞,笑嘻嘻道:“我活的好好的,暂时真的不想要死。”

    “龙瑞,你是一个小孩子,小孩子就应该有小孩子的样子,改天我带你出去玩,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叫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的手指……为什么少了一根。”每次逗弄龙瑞,看到龙瑞气的一张精致的脸变成苹果一样,我就觉得特别有趣,平时龙瑞像个小大人一样,硬邦邦的,特别不好玩,我觉得还是这样,会生气,会发怒的龙瑞,才是最可爱的。

    我正给龙瑞上药的时候,龙瑞稚嫩而带着微冷的声音,在我的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我拿着棉签的手,微微一抖,淡淡道:“被我自己切了。”

    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,龙瑞眨巴了一下眼睛,瞅着我道:“不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我淡笑的放下手,将剩余的纱布弄好。

    曾经那种刻骨的疼痛,早就已经消失了,现在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是什么滋味了。

    龙瑞犹豫了一下,似乎想要碰我的手的样子,却又不敢碰。

    我抬起左手,看着缺掉的小拇指,目光透着淡淡的冷漠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丑陋?”

    有时候,我自己都不想要看自己的左手,少了一根手指,真的很丑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笑了,难看。”龙瑞不悦的一巴掌挥开我的手,酷酷的抬起下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在做这些危险的事情,知道吗?”我收回了自己的心绪,甩甩手,伸出手,轻轻的抱住龙瑞小小的身体道。

    龙瑞被我抱住身体,小小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抱住龙瑞,浅浅道:“其实,我也有一个孩子的……她是一个女孩,如果还活着,应该和你差不多大。”

    “松手,松手。”龙瑞突然发火,用力推开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瑞突然生气的脸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龙瑞冷下脸,指着门口的位置,冷冰冰道:“滚,你可以滚了,我不想要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是不可爱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龙瑞异常愤怒和没有礼貌的话,我摸着鼻子,却没有生气,朝着龙瑞摇摇头,便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知道,龙瑞只是在龙家这种环境下,才会养成这么奇怪的脾气,其实……龙瑞也是很可爱的。

    我走出龙瑞的房间,管家上前,恭敬道:“大少奶奶,老太爷已经过来了,正在客厅,让你带着大少下去,等下二少和二少夫人就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是了,龙慕渊和龚月已经结婚了,二少夫人呢?

    知道,不知道他们两个人,看到我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是惊讶还是遗憾?

    我收敛自己的心思,淡漠的启唇道:“嗯,你和老太爷说一声,我们马上下去。”

    管家点点头,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掉头去了龙慕宸的卧室。

    我进去的时候,龙慕宸正在打电话,见我进来,他的表情绷紧可怕,随后对着电话那边的人冷冰冰道:“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我?不知道我这个时间要休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愿意再次过来打扰你,是老太爷,让我们两个人下去,龙慕渊和龚月马上要到这里了。”我耸肩,对着龙慕宸摊手道。

    龙慕宸扬唇,那双褐色的眸子扫了我一眼,带着一抹嗤笑道:“是吗?比我预计的要快,推我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宸阴晴不定的脸,暗地里撇唇。

    明面上,我和龙慕宸是夫妻,其实我和他的佣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龙慕宸是一个残废,和他当假夫妻,也是比较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?我就算不是残废,也不会碰你。”

    我吃力的扶着龙慕宸坐在轮椅上之后,龙慕宸冷冰冰的对着我不屑道。

    我听了之后,尴尬的笑了笑,无辜的眨巴了一下眼睛道:“我可没有这么想,你就算不是残废,肯定也看不上我啊,你说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推我下去。”龙慕宸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,然后不知道在发什么火,对我一阵暴怒起来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宸这么大的火气吓到了,心中暗骂一声神经病。

    龙慕宸大概是一直被关在龙家,所以个性非常扭曲,脾气说来就来,完全来的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京城的势力已经巩固了,暂时就留在帝国,最近这边有些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和龙慕宸下去的时候,便听到老太爷谈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听到一声低沉浅薄的嗯声,脑子一阵轰隆了一下。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

    这个声音……我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?

    是龙慕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时隔三年,还真是讽刺,再次见面,会是在龙家?

    “慕宸,澜清,你们过来了,这是龙慕渊,慕宸的弟弟,这是龚月,慕渊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大哥的妻子,薛澜清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看到我推着龙慕宸过来,便对着龙慕渊和龚月介绍我。

    我推着龙慕宸,走进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西装,眼神泛冷的盯着我,俊脸翻滚着我看不懂的情绪。

    而坐在龙慕渊身边的龚月,一条紫红色的长裙,性感的酒红色卷发,乖顺的披在肩膀上,让龚月整个人,看起来异常柔弱可人。

    她看到我之后,一张脸变得格外难看,就连那双眼睛,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她以为,我已经死了,死在那场她设计的阴谋下。

    但是,我薛澜清的命,就是这么硬,怎么死都死不了,还成为了龙家的大少奶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