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44章 你会抛弃我吗?
    龚月在离开的时候,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被龚月这个样子凶狠的瞪了一眼,我也不甘示弱的和龚月对视,龚月满脸阴沉的离开这里之后,我才看向了龙慕宸,蹙眉冷漠道:“龙慕宸,你究竟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刚才龙慕宸是故意那个样子对龙慕渊的,他究竟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看来,龙慕渊的心里,还是有你,你的心里,是不是很开心。”龙慕宸抬起头,冷冷的扫了我一眼,表情阴鸷诡谲道。

    龙慕宸脸上的表情,给我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总之,看着龙慕宸这幅样子,我的心里其实挺不耐烦的。

    我黑了半张脸,皱眉的扫了龙慕宸一眼,淡漠道:“你就是为了验证这些,才故意激怒龙慕渊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心疼了?”龙慕宸阴鸷嘲笑的声音,从我的耳边划过。

    我拧眉,冷眼扫了龙慕宸一眼,佯装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龙慕宸冷冷淡淡的盯着我,表情阴郁道:“送我回房间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这个蛇精病的男人,我真想要……

    我黑了半张脸,咬牙切齿的怒视了龙慕宸一眼,深呼吸一口气,极力的克制自己心中的那股悲愤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送龙慕宸回到房间,侍候他上床,他却抓住我的手,冷淡道:“薛澜清,你是不是还爱着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最近的龙慕宸好像是有些莫名其妙了?

    以前龙慕宸哪里会管我还爱不爱龙慕渊?现在却似乎很在意我爱龙慕渊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龙慕宸,我和龙慕渊的事情,你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,你觉得我会爱龙慕渊,那么,我就会爱龙慕渊,我们的交易,是弄垮龙慕渊,至于我现在还爱不爱龙慕渊,似乎不再我们的协议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真是下贱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那双像是刀子一样的目光,冷冷冰冰的射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宸这种冰冷诡谲的目光震慑到了,身体猛地一阵僵硬。

    我掐住手心,冷冰冰道:“没有你贱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我原本以为,我这个样子口不择言,龙慕宸肯定是会想要杀了我,我也正等着龙慕宸会扑上来,发疯似的掐住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谁知道,龙慕宸却突然将我重重的推开,眼神阴鸷的指着门口,让我滚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宸这种发疯甚至发狂的举动吓到了,按压了一下难受的脖子之后,没有一点迟疑,离开了龙慕宸的卧室。

    我离开的时候,听到龙慕宸的卧室内,传来一声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一脸莫名其妙,完全不知道龙慕宸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事实上,最近的龙慕宸,似乎都比较反常,而我却不知道龙慕宸究竟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反常。

    我从龙慕宸的房间出来,转而再次去了龙瑞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进去的时候,医生正在给龙瑞打吊针,龙瑞已经醒了,见我进来,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,似乎带着淡淡的别扭。

    “大少奶奶。”医生对着我恭敬的行礼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医生一眼,挥手让医生下去,我坐在龙瑞的床边,看着龙瑞那张泛着淡淡苍白色的脸,心疼道:“还难受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么一点小伤,我会觉得疼吗?”龙瑞似乎对于我问出这种问题非常白痴,一巴掌挥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看着逞强的龙瑞,似笑非笑的看了龙瑞一眼,便不客气的在龙瑞身上的伤口上,轻轻的按了一下,龙瑞一张小脸蛋,变得煞白了一片,整张脸都泛着淡淡的薄雾。

    见龙瑞这个样子,我有些好笑,摸着下巴,轻笑道:“怎么样?疼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实在是太可恶了。”龙瑞龇牙的怒视着我,似乎非常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龙瑞露出这么愤怒的表情,我伸出手,掐了他滑嫩的脸蛋一下,威胁道:“现在知道疼了?那你就应该乖乖的,不要在说一些让我生气的话,要不然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龙瑞被我的话吓到了,却还是不甘心的对着我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着龙瑞这幅倨傲愤怒的样子,我头疼不已,按压了一下太阳穴,才缓缓的伸出手,轻轻的抱住龙瑞的身体。

    龙瑞大概也是没有想到,我会突然抱住他,他整个身体都僵住了,一动不动,任由我抱着。

    “龙瑞,在我的面前,你不需要逞强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幽幽的看着龙瑞,抬起手,摸着龙瑞的头发说道。

    龙瑞皱眉,看了我一眼,气鼓鼓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见龙瑞不说话,我只是轻笑了一声,一点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将你当成我的孩子,我希望,你可以叫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我摸着龙瑞的耳垂,仔细的打量龙瑞说道。

    龙瑞长得很好看,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,或许是龙家的基因就是这么强大的缘故,让龙瑞长得这么漂亮。

    龙瑞冷傲的抬起下巴,似乎对于我说的话,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谁要叫你妈妈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胡闹了,你身上还有伤,我已经和你爸爸说了,从今天开始,你只需要上课学习,这些危险的事情,以后你都不要做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龙瑞的别扭,扯着龙瑞的脸颊,一本正经的对着龙瑞说道。

    龙瑞皱眉,盯着我看了许久,似乎有些生气,然后翻了一个身,背对着我,小小的身体,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我将下巴靠在龙瑞的肩窝的位置,轻柔道:“龙瑞,我会对你很好的,会很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妈妈……不需要妈妈。”

    龙瑞倔强而固执的声音,让我心中一阵犯疼。

    龙瑞从小就没有妈妈,一直生活在龙家这种压抑的环境,他只是一个三岁到四岁的孩子,怎么可能会不想念自己的妈妈?没有一个孩子会不想要自己的妈妈?

    龙瑞习惯性的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伪装起来,可是,我还是能够感觉到,龙瑞的颤抖和渴望。

    他想要一个妈妈,龙瑞的妈妈,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我从未听过关于龙瑞妈妈的事情,之前也问过管家,管家也不知道。,

    龙瑞是龙慕宸在三年前带回来的,当时只是简单的说他没有母亲,只有父亲。

    老太爷当然很高兴,龙慕宸有自己的孩子,更是将龙瑞当成下一任的继承人培养。

    “傻瓜。”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轻轻道。

    龙瑞的身体一阵颤抖,我知道,这个孩子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不忍心看着龙瑞这个样子,伸出手,紧紧的抱住龙瑞小小的身体,亲吻着龙瑞的额头道:“瑞瑞要是不介意,可以叫我妈妈,从此,我就是你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会抛弃我吗?”龙瑞慢慢的抬起头,眼睛通红一片,盯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以前,我从未见过龙瑞露出这种表情,看到龙瑞眼底隐隐带着的泪意,我的心脏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不会抛弃瑞瑞。”我看着龙瑞慎重的点头道。

    龙瑞盯着我看了许久,似乎在确定我究竟是不是在撒谎一样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答应过的,你要是敢抛弃我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龙瑞伸出小小的手,紧紧地抓住我的手,对我固执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瑞这幅样子,有些好笑的摸着龙瑞的头发。

    龙瑞靠在我的身上,终于安静的闭上眼睛,我陪着龙瑞许久,一直到龙瑞完全睡着,我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卧室,我伸了一个懒腰,揉了揉酸痛的部位,拿起睡衣,去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已经是十二点半了,我眨了眨眼睛,用力的蹭了蹭。

    难怪刚才我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很难受,原来已经这么晚了。

    我关灯,盖上被子原本就想要睡觉的时候,谁知道,房门竟然在这个时候,被人拧开了。

    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佣人敢进来我的房间,刚打开灯,就看到龙慕渊凌乱桀骜的脸。

    他的五官,隐藏在一半的黑暗中,略显沉冷的俊脸,给人一种沉闷甚至恨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用这种古怪的目光看着,手不由自主的抓住身上的被子。

    龙慕渊迈着双腿,笔直的朝着我走进,一股浓郁的酒气,直直的朝着我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我沉下脸,对着龙慕渊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龙慕渊刚才在走廊用那种语气和老太爷说话,说完便离开了,原来是跑出去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你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龙慕渊坐在我的床边,声音嘶哑而凄厉的对着我呢喃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这张脸,心口的位置,莫名的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按住心口的位置,深呼吸一口气,原本不打算理会龙慕渊,却被龙慕渊眉眼间隐隐流动着的悲伤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我掐住手心,努力的深呼吸一口气,缓慢道:“我什么都不想,龙慕渊,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我死?薛澜清,你是不是想要我立刻死在你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,突然冲过来,抓住我的肩膀,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身体,对着我发出一声尖锐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暴虐而愤怒的样子刺激到了,用力的推开龙慕渊的身体,冷冰冰道:“是,我想要你死,所以,你怎么不去死?龙慕渊,你忘记了三年前你对我做的事情?哦不……不止是三年前,是一直以来,你对我做的事情,你都忘记吗?我薛澜清,不是傻子,不是可以任由你一遍遍伤害,却还傻乎乎喜欢你的蠢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我死了,你是不是就会开心?”

    龙慕渊声音沉闷而喑哑的凝视着我,艰难的扯着唇角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会很开心,不仅是你死了我会开心,龚月也必须死,还有你们两人的野种,也一起死掉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恶毒的从床上起身,靠近龙慕渊的耳边,对着龙慕渊阴鸷冷酷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那双冰冷的凤眸,倏然一阵绷紧,他仿佛没有想到,我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,整个身体,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颤抖的身体,伸出手,轻佻道:“怎么?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,龙慕渊,我变成这么可怕的样子,可都是拜你所赐,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幅样子?所以,我还真的应该要感谢你当初那么冷酷无情的对我,一次次在我心上戳刀子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宸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薛澜清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抓住我的手,眼底带着淡淡的悲伤道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眼底的悲伤刺激到了,奋力的甩开龙慕渊的手,凉凉道:“简不简单都和你无关,对我来说,龙慕宸都比你好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眼眸深沉而固执的盯着我看了许久,我被龙慕渊用这种目光看着,身体一颤:“现在你可以滚了,我不想要看到你,你知道我现在只要看到你的脸,就想要吐吗?”

    “芊芊……不是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摇摇晃晃的起身,艰涩难当的苦笑了一声之后,丢下这句话,便离开了我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呆呆的看着龙慕渊离开的背影,手不由自主的用力握紧成拳。

    龙慕渊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做芊芊不是龙慕渊的孩子?

    我烦躁的拉上被子,将自己整个人都盖上,我不想要理会龙慕渊说的话,龙慕渊对于我来说,是一场噩梦,而这场噩梦,我会亲手结束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那天开始之后,龙慕渊和龙慕宸两人的关系就很紧张,就连别墅的佣人都能够感觉到。

    老太爷倒是没有说什么,他将公司所有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了龙慕宸,可见老太爷是多么喜欢龙慕宸,龙慕渊却一点都没有反应,似乎对于龙氏集团这么一个庞大的跨国公司,就要交到龙慕宸手中这件事情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刃告诉我,龚家的公司,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之后,刃的话被验证了。

    龙慕宸和刃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,将龚家击溃,一直屹立在贵圈中的龚家,已经溃不成军了。

    龚月没有了以往的嚣张,情绪失控的抓着龙慕渊的手,让龙慕渊帮帮龚家。

    我冷眼旁观看着龚月脸上的泪痕,对于刃和龙慕宸这么有效率的办事,我却心中欢喜。

    没有了龚家,龚月还怎么在我面前嚣张。

    我说过,会毁掉龚月的一切,自然不会放过龚家。

    “龚家已经没有退路了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,龙慕渊一定会用尽全部方法帮助龚月,却不想,龙慕渊却一脸冷然的推开龚月的手,对着龚月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龚月似乎也被龙慕渊的话刺激到了,一双眼睛,倏然睁大,表情恐惧而不相信的看着龙慕渊。

    “慕渊,你不想要帮我们龚家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