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51章 龙慕渊,死了
    看着龙瑞这幅样子,我只好随龙瑞,和龙瑞聊了一会,我便起身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随意洗了一个澡之后,便躺在床上,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。

    今天的信息量有些大了,尤其是萧媛的出现,更是让我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那个冒充我的萧媛,究竟是谁?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还有……她叫我的名字的时候,眉宇间带着的那股憎恨,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,她恨我?

    我绞尽脑汁,都没有想出那个萧媛究竟是谁?我并未认识这个女人,也从未见过?

    我辗转反侧,将被子盖在头上,翻来覆去,却怎么都睡不着,就在我难受的不行的时候,放在床头柜上面的手机,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呢喃了一声,摸到了手机,看了一眼之后,蹙眉打开手机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。”一道阴暗沉凝的声音,从电话那端传来,而这个声音,我在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曾经,我和他肌肤相贴,是世界上,最亲近的人,每次云雨过后,他都喜欢将嘴唇,贴在我的耳廓的位置,低声唤着我的名字,那么的缱绻,又那么的温柔。

    我被这个声音震慑到了,身体微微绷紧的厉害,手用力的握紧成拳,一动不动,僵冷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……可以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龙慕渊不是在监狱里等待判刑吗?为什么……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?

    “我……在闽都的码头,我想要……见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幽幽而带着淡淡的落寞,从电话那端喑哑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已经没有办法在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我沉下眼眸,冷冰冰的对着龙慕渊冷冷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没有说话,我以为,龙慕渊已经将电话放下,正打算挂断的时候,龙慕渊却冷冰冰道:“我要见你一面,薛澜清,听清楚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想要见你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龙慕渊现在不是在监狱里吗?为什么可以给我打电话?

    还有,闽都?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闽都?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我的脑海中划过一抹不可置信的念头。

    龙慕渊真的想要找死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我照例去上班,打算上午将工作完成,下去便带着龙瑞去游乐园,谁知道,我的车子刚经过离公司不远处的拐角,就被一辆黑色的面包车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的车子撞到了那辆车子,我发出一声闷哼,额头重重的撞到了前面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我还未从带着些许疼痛的痛苦中缓过神,便听到车门被拉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扭头便看到秦泷的脸。

    “秦泷?你想要做什么?”我难受的叫了秦泷一眼,脑子晕乎乎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,对不起。”秦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抬起手,一手刀便将我给劈晕了。

    我甚至连叫都没有办法叫一声。

    我气的眼睛都红了,却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秦泷,你究竟……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就真的这么恨我吗?就真的……这么恨我?”

    恍惚间,我听到了一声带着痛苦和挣扎的低喃声。

    我幽幽的睁开眼睛,一股腐朽而带着铁锈的气息,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我看清楚了抱住我不放的龙慕渊。

    他睁着一双眼睛,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,那么的认真。

    看到他认真的眼神,我掐住手心,掩下心中那股惊涛骇浪的情绪,深呼吸一口气,绷着脸,冷冰冰道:“龙慕渊,你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龙慕渊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?竟然将我劫到这个地方,而最让我心慌的是,龙慕渊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?

    “你说我想要做什么?薛澜清,你为了对付我,竟然和龙慕宸下了这么一个套让我进入,真的太狠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讥诮的掀起唇瓣,修长的手指,轻轻的婆娑着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被龙慕渊用这种邪肆甚至隐隐轻佻的举动对待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,再度变得僵冷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,浑身的肌肉,在此刻绷紧。

    “你别怪我,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一切都是我自找的……如果……当初我没有为了月月,那个样子伤害你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的案子还没有审核,你现在是逃狱,你知道逃狱会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对着龙慕渊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要我死吗?现在我做出这种逃狱的事情,你不是应该很开心?要是被警方发现,我就会被当场击毙,这一切,不也是你想要看到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龙慕渊目光幽暗的对着我嘲讽道。

    听到龙慕渊带着嘲讽的声音,我的后背,一阵冰凉刺骨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就算是你死了,我也不会掉一滴眼泪。”

    我强迫自己硬下心肠,冷静的对着龙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没错,我不可能一次次的沉浸在龙慕渊的那张大网里,每一次,被龙慕渊欺骗,每一次,被龙慕渊伤害。

    我已经……不想要在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每次抱着希望,却又每一次被伤害,这种感觉,真的……够了……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果然,还是薛澜清呢。”龙慕渊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,倾身靠近我,将我整个人都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马上放我回去,听清楚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用这种方式对待,浑身僵冷,扭动着身体,低吼道。

    :“薛澜清,我们离开这里吧,我已经联系好了,我带着你,去爱尔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龚月了吗?龚月为了将你从牢里救出来,可是牺牲很大,龙慕渊,你舍得放弃龚月,和我离开?”我听了龙慕渊的话之后,忍不住嘲讽了一声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眼眸,因为我的话,带着幽幽的暗沉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,看了良久之后,缓缓道:“不要,我谁都不要,我只想要你一个人,只想要……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不想要你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大变的脸色,心中涌起一股报复后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究竟有多大的自信,以为我会一次次的跟着你吗?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呢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真的……这么恨我吗?薛澜清……你真的……这么恨我?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呼吸,渐渐的变得异常急促和痛苦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掐住我的手臂,像是要将我的手臂给扯断一般。

    我一动不动,任由龙慕渊扯着我的手臂,目光冷凝的看着龙慕渊:“是,我恨不得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……要怎么要,你才肯原谅我,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情绪有些失控,他用力的摇晃着我的身体,对着我怒吼道。

    原谅?我和龙慕渊两人之间,根本就不存在原谅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死。”我冷血的看着龙慕渊带着扭曲甚至愤怒的俊脸,幽幽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脸上的肌肉,一阵颤动,他睁着一双眼睛,目光阴暗和沉冷的盯着我,那么认真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死,我就原谅你。”我看着龙慕渊刀削般俊美的脸,冷酷道。

    是……只要你死了,我就不会这么痛苦,只有你死了……我才会开心,你不是爱我吗?那么,你就去死好了……龙慕渊,你去死……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“老板,警方和龙慕宸的人都发现了我们的踪迹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就在空气渐渐的凝固的要结冰的时候,秦泷冷着一张脸,走进来,对着龙慕渊和我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缓缓的闭上眼睛,声音沉沉道:“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起身,将我整个人都抱起来,往身后那个小门走去。

    看来,龙慕渊将一切都算计好了,我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冷冰冰道:“龙慕渊,你放我下来,你这个样子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一张脸,绷紧的异常厉害,根本就没有理会我说的话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都清醒,当龙慕渊带着我上车之后,身后便传来了警笛声。

    龙慕渊和秦泷的车子,便已经被包围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马上放了大少奶奶,立刻投降。”

    一个像是组长样子的男人,拿着一个扩音器,对着龙慕渊命令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,掏出手枪,对着那个男人开枪,那个男人手中拿着的扩音器,便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的动作,心却不由自主的猛跳。

    秦泷启动车子,将油门开的很大,从那些警察的身边冲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警察只好对着龙慕渊他们的车子开枪,可是……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最终,那些警察便开车追在我和龙慕渊的屁股后面。

    我看着紧追不舍的警察,对着龙慕渊叫道:“龙慕渊,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肯定也在等着龙慕渊这个样子做。

    龙慕渊要是现在投降的话,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要是龙慕渊不肯投降,只怕……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会投降吗?”龙慕渊低下头,目光异常认真的凝视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龙慕渊眼底的目光,我的心口,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几辆黑色的豪车也在这个时候窜出来,猛烈的撞击着龙慕渊的车子。

    我看到为首的那辆车子降下的玻璃,露出的是龙慕宸清隽冷酷的脸。

    龙慕宸的动作果然快,这边龙慕渊让秦泷将我抓走了,那边龙慕宸便发现了我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无处可逃。”龙慕宸幽幽的抬起下巴,对着龙慕渊冷静而诡异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冷笑一声,态度异常桀骜阴冷道:“是吗?不如我们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眯起眼睛,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,而这个时候,秦泷便已经将车子加速到了最大。

    我被这个车速吓到了,整个人都组华住了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抱着我的身体,亲吻着我的眉眼,哑着嗓子道:“薛澜清,别怕,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在听到龙慕渊说这个话的时候,我的心脏,莫名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穿一般。

    这股疼痛,特别的尖锐,令我浑身发疼。

    我咬唇,抬起眼眸,看了龙慕渊一眼,整个手指都莫名的僵硬刺骨起来。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你凭什么让我心生不忍?

    我不会……对你不忍心……绝对不会……对你不忍心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想要和你一起离开,我是龙慕宸的妻子,龙慕渊,我不是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我的目光,像是一把利剑,朝着龙慕渊刺过去。

    龙慕渊原本就苍白的俊脸,因为我的话,更是显得异常的淡薄。

    他的手,用力的掐住我的腰身,固执的掐着我,不让我挣脱这个桎梏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这个样子又如何?哪怕我和你一起离开这里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一点都不想要和你殉情。”

    我推着龙慕渊的身体,想要将龙慕渊的身体推开。

    哪知道,龙慕渊的力气这么大,任由我怎么推,都没有办法将龙慕渊的身体推开。

    就在我眼睛发红的时候,车身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过去,发现跟在龙慕渊身后的龙慕宸,竟然让人对着龙慕渊开枪?

    龙慕宸这个混蛋,我还在这个车上,他这个样子开枪,是不是想要我一起死掉啊?

    就在我气的整张脸都黑了的时候,秦泷突然踩住刹车,整个车子甩出一个漂亮的甩尾,我的额头,重重的撞到了龙慕渊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得到空隙之后,我立刻打开车门,从车上慌张的下来。

    龙慕渊就坐在车上,安静的看了我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这个样子看着,心口泛着一股难以言喻尖锐的刺痛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一想到我现在遭受的一切,都是因为龙慕渊,一股狠意席卷我的心头,我摇摇头,转身没有看龙慕渊一下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终究是我的手下败将呢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的车子停在我的面前,车门打开之后,龙慕宸那张清隽的五官,透着一股异常诡异森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爆炸声,骤然的响起,火光四射之后,龙慕渊的车子,便爆炸飞起来,朝着身后的深渊坠落。

    我扭头,只来得及看到被火光包裹的车子,其余的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车子……爆炸了?

    秦泷和龙慕渊……还在车上……

    在我僵着身体,一动不动的时候,龙慕宸被人推着来到我身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一切都结束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的声音透着一股淡淡的阴鸷和无情。

    他说的云淡风轻,仿佛车子的爆炸,对于龙慕宸来说,根本就是无关紧要一般。

    龙慕宸这幅样子,让我觉得心寒。

    “大少,需要派人到下面去找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要找到尸体。”

    龙慕宸冷冰冰的话语,刺激了我的大脑。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真的死了吗?

    死在……这场事故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