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60章 端木冥
    “是我的故乡,我想要回家,我这么久没有回去,我妈妈,肯定会很担心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对着小玲苦涩道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海,然后到了高海这个岛国,我现在就想要回家,要不然,妈妈肯定会很担心吧?还有……凌天……凌天也会很担心我吧?

    想到凌天,我的脸颊不由得一红,我们已经谈了三年了,就等着大学毕业结婚呢。

    “小姐这是在思念自己的情郎吗?”小玲看出了我心中所想,忍不住对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,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听到小玲的话,我不由得咳嗽了一声,尴尬道:“才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小姐你这幅表情,就知道,小姐你在思念自己的情郎,医生说,你在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,后面就可以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听到小玲这个样子说,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很大的声音,好像是螺旋桨降落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刚想要问小玲发生了什么事情,小玲却一脸惊喜道:“少主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少主?就是救了我的那个端木少主?

    我也跟着小玲走出房间,下楼来到了外面的院子之后,便看到一辆直升飞机,停在半空中,两排穿着制服,看起来训练有素的佣人,恭敬的站在那里,而直升飞机盘旋几分钟之后,慢慢降落在一边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别墅很大,尤其是空地更大,我之前还不知道,这个空地是用来做什么的,没有想到,竟然是为了安置直升飞机的?

    果然是岛国的岛主,排场就是大,我看了看四周恭敬的佣人,这种感觉,倒是让我想到了电视上那些有钱人的生活,没想到,我竟然还可以亲身体验。

    “恭迎少主。”在我出神的时候,两边的佣人已经对着直升飞机走出来的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我也好奇这个端木少主长什么样样子,抬起头,看了一眼,便看到一张阴柔邪肆的俊脸。

    男人留着一头半长的头发,配上一张妖孽的脸,更是显得邪魅非常,一双风流的桃花眼,闪烁着点点的光芒,身上穿着一件海军一般的白色制服,两边是两个性感妖娆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身上的衣服,布料少的可怜,还有暧昧的痕迹,可见在直升飞机上,肯定是缠绵了一番。

    我心中对那个救命恩人的形象,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感情救了我的男人,竟然是这么风流好色的男人?

    我顿时没有了看下去的兴趣了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,哪怕皮相好看的上天,就这种乱搞的行为,我就已经有些没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女人?醒了?”

    在我心中腹诽的时候,端木少主已经走到我的身边,陌生的男性气息,从我的身体四周开始萦绕。

    我态度不卑不亢道:“是的,谢谢端木少主你的照顾,也谢谢你救了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抬起头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轻佻的声音,再次响起,虽然我不是很愿意,但是想着这个男人好歹也是救了我一命的救命恩人,想了想,我还是抬起头,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长得不错,之前救你上来的时候,脸色发紫,难看死了,我还说救了一个丑八怪,现在看起来,倒是一个美人。”

    端木少主围着我,一双桃花眼,邪肆的落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我被端木少主用这种目光看着,满头黑线,克制不住内心的暴脾气,我真想一巴掌挥过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难为端木少主你那个时候看那么丑的我。”

    我皮笑肉不笑的对着端木少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端木冥。”端木冥突然对着我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了端木冥一眼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,我允许你叫我冥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指,婆娑着我的下巴,一副恩赐般。

    我一听,差一点炸毛,将端木冥的手,从我的下巴上挥开,事实上,我也真的做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端木少主你的厚爱,我想,这个称呼,不适合我。”我冷淡的笑了笑,淡淡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眯起桃花眼,审视着我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,不知道为何,被他用这种目光看着,我感觉自己的后背,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就在我隐忍着心中那股躁动和微凉的时候,一直靠在端木冥身上的那个长相妖艳的女人,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,才用自己胸前的波霸,蹭着端木冥的胸口,娇柔道:“少主,我们回房见去,丽莎已经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露骨的话,让我不由得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端木冥拍着丽莎的臀部,邪肆道;“小妖精,刚才没有喂饱?”

    “少主你这么厉害,丽莎怎么喂得饱?”丽莎媚眼如丝的看了端木冥一眼,像是对我挑衅一般,挺起自己异常傲人的胸部,得意洋洋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黑了半张脸,看着丽莎的动作,冷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可笑又可悲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她难道没有看到,端木冥看她的目光,只是看一个玩物吗?

    真以为爬上一个男人的床,这个男人就是属于她的?

    这种女人,活的真是悲哀。

    “你在鄙夷我吗?”

    我刚想要收回视线的时候,面前的端木冥突然沉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想要说,是,但是想一下我现在的处境,只好假装谄媚道:“怎么会?端木少主你英俊潇洒,天赋异禀,金枪不倒,我怎么会鄙夷?我喜欢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原来你偷偷暗恋我这么久?是我的失策,竟然冷落了你这么久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拍马屁的话,端木冥似乎越发的欢喜的样子,他将一张脸靠近我,陌生的男性气息,拂过我的脸颊,让我忍不住抖了抖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……可以不要这么种马吗?

    “听说有一种马,只要是母马,就会配种,端木少主知道这种马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故意扬长声音,看着端木冥。

    端木冥似乎已经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脸色骤然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掐住我的下巴,冷冰冰道:“你想要找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果然……这种男人,我还是不要招惹的好,毕竟,人家好歹救了我一命,虽然对于人家的生活方式,我不苟同。

    我沉默,不说话,端木冥才松开我的下巴,冷哼道:“女人,这里是我的地盘,要是你在敢招惹我生气,我不介意让你在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说完,便搂着两边的女人,高傲的抬起下巴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端木冥离开之后,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我的这种脾气,还是应该要改一下才好,要不然,得罪人是小,被人杀了就罪过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和少主说话?”小玲不知道何时来到我的身边,扯着我的衣服,似乎有些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是故意的,只是看到你们家少主,好像是很花心的样子,忍不住……”我摸着鼻子,尴尬道。

    小玲语重心长道:“少主很多女人的,你看习惯就好了,偷偷告诉你,我刚到这里的时候,也有些不习惯,你不知道,少主的那些女人有多么的可恶,不过,后来我就习惯了,毕竟这些女人,很多都是倒贴少主的,少主这样的人,被这些女人追捧,也是不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一个白眼,觉得小玲说的其实还是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不就是这个样子吗?有钱的人,可以玩弄所有的女人……而没钱的人,娶老婆都难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去批评端木冥的生活,毕竟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“小姐你以后可不能够在对少主说出这些话了,要是惹怒了少主的话,你的日子,肯定就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小玲见我不说话,继续说道,我敷衍的点点头,心里盘算着怎么离开高海这个岛屿。

    想要离开这里,必须要和端木冥说吧?毕竟这里是岛屿,我人生地不熟的,要是不和端木冥说,我怎么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迎接了端木冥之后,管家便开始张罗午餐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不会在楼下的那个大餐厅用餐,用餐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吃的。

    端木冥别墅里面的那个大餐厅,实在是太大了,一个人坐在那里吃饭,其实还真的是挺无聊的。

    我刚坐在房间,让小玲给我端饭上来,小玲上来之后,手中却没有端饭,我看着小玲空荡荡的手,满头黑线,心中不由得想着,不会是端木冥那个混蛋……不舍得给我吃饭了吧?

    这么坑?

    “小姐,少主让你下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下去吃饭?在这里吃饭……不可以吗?”我掐住手心,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说,如果你不下去吃饭,那么就不要吃了。”小玲小心翼翼的瞅着我,尴尬的摸着鼻子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这个混蛋,究竟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我摸着一直在咕噜噜叫个不停的肚子,压着心中的怒气,只好和小玲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我们下去的时候,餐厅里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娇喘声。

    我的眼皮一抖,走进去一看,里面竟然上演一副活春宫。

    刚才叫丽莎的女人,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坐在端木冥的大腿上,脸上带着潮红,发出诱人的呻吟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画面,身边的小玲红了一张脸,不敢看餐厅内的场景。

    端木冥的衣服完好的喘着,但是丽莎却衣不蔽体,却一点羞涩都没有,依旧疯狂的扭动着腰肢,喘息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你好厉害……我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行了?嗯?”

    诱人邪肆的声音,在餐厅显得异常撩人。

    我掐住手心,皱眉的看着端木冥,一动不动,脸上没有丝毫羞涩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端木冥低吼了一声,发泄完之后,便将趴在自己身上,想要亲吻自己的丽莎毫不留情的推开,抓过一边的面巾纸擦拭了一下身体,拉上拉链,衣冠楚楚的站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忍着胃部的恶心,看着走进我的端木冥,神色冷淡道:“端木少主的癖好,真是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做出这种迫不及待的事情来,还真是……让人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端木冥就整张脸靠近我,伸出手,握住我的下巴,对着我吐气道。

    我被男人身上那股恶心的气息刺激到了,轻轻的推开端木冥的手,冷静道:“端木少主还真是喜欢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忘记问你的名字了。”端木冥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动作生气,懒洋洋的挑眉,神情异常鬼魅的对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皱眉,看了端木冥一眼,目不斜视道:“薛澜清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这种率性的生活,我有些厌恶,说到底还是救了我命的人,我也不能够表现的过于厌恶。

    “还挺好听的。”端木冥玩味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丽莎已经将衣服整理好了,扭着水蛇腰,搂住端木冥的腰身,眼底带着条形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丽莎一眼,像是没有看懂丽莎眼底带着的挑衅一般,摸着干瘪的肚皮,皮笑肉不笑的问道:“端木少主,请问我们现在,可以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端木冥轻笑了一声,点头道:“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端木冥便推开丽莎,让我进去吃饭。

    说真的,一想到端木冥刚才和丽莎在餐厅里那个样子过,要我在这里吃饭,我还真的有些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这么大的餐桌,不知道我可以回房间去吃吗?”

    端木冥坐下之后,我忍不住对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一听,原本还泛着淡淡邪肆微笑的脸,顿时显得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他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,手指撑着下巴,态度带着淡淡的倨傲和冷然道:“薛澜清,你说什么?再给我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要坐在这个地方用餐,回自己的房间用餐而已。”我没有被端木冥身上那股骇人的气势吓到,依旧平静的看着端木冥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敢用这种拒绝的口吻和他说话的人,他啪的医生,将桌上的杯子重重的砸碎。

    身后的丽莎,看到端木冥的动作,似乎被吓到了,惊呼了一声,立刻抓住端木冥的手。

    四周的佣人,似乎也被端木冥此刻的样子吓到了,一个个低下头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端木冥冷冰冰的看着我,阴森森道:“薛澜清,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我忍着心中的惧意,缓缓道。

    我的话,极大程度上刺激了端木冥。

    端木冥掐住手心,眼底翻滚着一股骇人而冰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将她带到后面的森林去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收回目光,对着门口的管家命令道。

    森林?那是什么?看来……端木冥也是一个脾气暴虐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