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161章 侍寝?
    我没有反抗,被进来的管家请到了别墅后面的森林。

    端木冥别墅的后面,有一座森林,看起来很险峻,被关进里面的时候,管家一脸同情道:“薛小姐,你何必用这种语气激怒少主,在这座岛上,少主就是这里的帝王,没有人可以用这种语气和少主说话,而且……少主是这里的王,可以睡任何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不是这里的人,端木冥有多大的权利我不知道,而我,不屈服这种威严。”我微笑的看着管家,淡漠道。

    管家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我,大概将我当成了存心想要找死的人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我扭头打量着这座森林,这个森林,处处都透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,还真的是挺吓人的,尤其是空中还传来野兽的嘶吼声,也真的是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我咬唇,只能朝着森林里面走,天色渐渐的暗沉下来的时候,不远处有一群冒着绿光的生物,朝着我奔跑过来,我听到了狼嚎声,吓得我立刻抱住了身后的大树,发挥了我小时候爬树的技能,爬上了树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一声狼嚎再次响起,我瑟瑟发抖的看着树下龇牙咧嘴的狼群。

    该死的,端木冥这个死变态,竟然将我关在这个地方,原本他救了我,我应该是心存感激的,可是,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?不就是看不惯他那种种马的个性吗?他都敢做出这种事情,干嘛怕被人说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那几头狼,看起来异常的凶狠,眼底更是冒着凶残的光芒。

    我吞咽了一下口水,便看到那群狼见我没有下来,便用头去撞击树干。

    我死死的抱住树干不放手,整个树开始摇晃,我心中一阵呜呼。

    该死的,端木冥,你不会真的想要我被这几头狼给咬死吧?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些狼,一直到了狼群越来越多,树干开始变得脆弱,我不由得绝望了。

    看来,我没有掉下海里死掉,是要死在这些狼群的手中了。

    在这群狼猛烈的撞击下,我原本抱着的树干发出一声断裂声,我整个人都摔下来了,那群狼便朝着我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我用手挡在脸上,一头狼咬住我的手臂,尖锐的牙齿,撕扯着我的手臂,疼的我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就在还有狼要朝着我扑过来咬我的时候,一声口哨响起,那群凶残成性的狼,竟然一动不动,坐在地上,乖巧的像条狗。

    刚才咬我的狼,也安静下来,没有咬我。

    我的手臂正在流血,惊魂未定,后背一片濡湿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很有胆识呢。”黑暗中,一道凉凉而诡谲的声音,划过我的耳膜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了过去,便看到了端木冥那张透着诡谲深沉的脸。

    我吞咽了一下口水,看了端木冥一眼,身体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变态……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的对着端木冥吐出两个字,端木冥的脸色微微一变,他迈着修长的步子,来到我的身边,蹲下身体之后,伸出手,摸着我的下巴,阴森森道:“薛澜清,你知不知道,单单是凭你这个样子说,我就可以让这群狼,将你咬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点都不怀疑你变态的性格。”我抬起头,忍着手臂上的剧痛,毫不畏惧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被这群狼撕成碎片?怎么?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怕。”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道,随后继续说道:“但是,我绝对不会求你。”

    与其求个性这么变态的端木冥放过我,我宁愿被狼咬死算了。

    端木冥的脸上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阴暗,他就这个样子,盯着我看了良久,随后起身道:“薛澜清,你果然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将她带回去,让医生给她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的话,让我莫名其妙,我感觉自己疼的要昏过去了,刚才面对端木冥的那种气势,已经消失不见了,此刻的我,浑身无力,整个人都要昏死过去了。、

    就在我快要昏过去的时候,一双手,将我整个人都抱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过去,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的保镖,将我抱起。

    他刚走了两步,我就被端木冥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很有趣的女人,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玩的人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变态恶劣的声音,让我想要一巴掌呼过去,不过此刻我浑身无力,要不然,我绝对会立刻呼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脱离了那群狼群,还有那个异常阴森诡异的森林之后,端木冥将我带回了别墅里面,他将我送到了房间里,里面已经有医生正在等着我了。

    端木冥将我放在床上,便让医生给我治疗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伤口伤的有些严重,血肉模糊的,骨头都露出来了,端木冥冷淡的扫了我的手臂一眼之后,便将目光落在了我的左手上。,

    “你的手指,怎么少了一根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原本恍惚的甚至渐渐的回过神,我无力的看了端木冥一眼,将目光落在我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为什么少了一根手指?因为……谁?

    我想不起来,我好像是要记得一个男人,可是……我却想不起来那个男人是谁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端木冥嗤笑一声,他迈着修长的步子,靠近我之后,对着我吐气道:“薛澜清,我好像看上你了,不如留下来,当我的女人?整个高海都是我的,当我的女人,自然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端木冥的话,要是我现在有力气的话,我绝对会一个巴掌重重的挥过去。

    奈何我现在身体没有什么力气,也没有办法朝着端木冥挥过去,只能无力的扫了端木冥一眼,慢慢的垂下头。

    见我这幅样子,端木冥的一双眼睛,透着些许淡淡的阴沉。

    他冷冰冰的扫了我一眼,没有继续说话了。

    包扎伤口的时候,很疼,为了避免我咬到自己的舌头,医生给我一块软布,我浑身湿透,只能张口咬住那块软布,可是,那块软布被端木冥拿走了,端木冥的举动,让我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他将手臂放在我的面前,邪肆道:“咬吧,尽情的咬。”

    当剧痛袭遍整个身体的时候,我什么都顾不上,只好张开嘴巴,重重的咬住端木冥的手臂。

    端木冥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,任由我咬着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,我才汗涔涔的松开了端木冥的手臂,整个人,都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回来啊……薛澜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,薛澜清……回答我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是谁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你不要我了,为什么要抛弃我,妈妈……我恨你……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是谁……你们是谁?究竟是谁?

    一片白雾茫茫中,我听到了一道稚嫩的声音还有一道悲痛欲绝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很熟悉,可是,我想不起来了,为什么听到那个声音,我会这么难过?那种深入骨髓的难过,仿佛在灵魂深处,引起共鸣一般?

    究竟是谁?我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说话的人,却怎么都看不清楚,那个人的影子,特别的朦胧和恍惚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我睁开眼睛,想要问你是谁,便听到了端木冥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转动了一下眼珠子,便看到了端木冥,他就坐在我床边的位置,见我睁开眼睛,那双潋滟的桃花眼,划过一抹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水。”我无力的看了端木冥一眼,难受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抓起桌上的水壶,给我倒了一杯水,我拿过端木冥手中的杯子,开始咕噜噜的喝水。

    一杯水之后,我原本感觉干涸难受的身体,才渐渐的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见我这幅样子,端木冥才嗤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?现在看来,你也是一个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端木少主你不是普通人?”我喝了水之后,整个人都感觉更好一点,精神好了,便忍不住和端木冥回嘴。

    端木冥见我精神不错,摸着下巴,懒洋洋的将一张俊脸贴近我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这个女人挺不错的,怎么样?要不要成为我的女人?嗯?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这么没有正经的话,我只能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,而这个时候,管家端着一锅粥过来。

    我已经饥肠辘辘了,也顾不上什么,激动的就要抓过那些粥喝,看到我这幅饿死鬼投胎的样子,端木冥一张脸,黑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端木家虐待了你,看看你这幅样子。”

    听了端木冥的话,我忍不住横了端木冥一眼,哼了一口气道:“可不是你虐待我了,要不然,我能这么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呦,有精神了?你就不怕我再次将你送到后山去?让那群狼将你撕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挑起眉头,懒洋洋的对着我嗤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狼这个字,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,我现在还记得,那些凶残成性的狼,朝着我扑过来的样子,那么的恐怖。

    我吞咽了一下口水,对着端木冥怒道:“端木冥,你能不能……不要这么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端木冥一听,一双凌厉的眉头,透着一股骇人而阴冷的寒气。

    他危险的靠近我,身上的寒气,快要将我生吞。

    我绷着脸,心下一阵惶恐。

    我……竟然忘记了……端木冥就是一个死变态,你说我好好的,干嘛要和一个变态计较。

    “端木少主,我知道错了,你大人有大量,原谅小人。”我眨巴一下眼睛,瞅着端木冥说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有些厌恶的扫了我一眼,哼出一口气道:“算你识趣,要是在敢惹怒我,我不介意将你送到我的甜心手中。”

    甜心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甜心,可是两只食人鳄,我相信他们,会非常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变态……变态的人,养的宠物都这么变态……

    死变态……种马……愿你那里烂掉,得病……

    我在心里咒骂了端木冥一下,面上却一副惶恐,像是被吓到一样。

    见我这幅样子,端木冥一脸得意洋洋道:“早知道这个样子,我就会温柔一点了,你也应该要长点记性了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好好养伤,伤好之后,给我侍寝。”

    侍寝……

    我曹……

    他还真的当自己是皇帝吗?

    我满头黑线的看着端木冥牛逼哄哄的起身离开,瞪着端木冥的背影,抓起一边的遥控器,真想要朝着端木冥的后背狠狠砸过去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理智占了上风,端木冥这个混蛋这个变态,要是我在挑衅他,只怕我自己也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,想到这里,我只能压下心中的那股怒火,现在的我,必须要好好沉淀一番,看看要怎么样,离开这里,回家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真的太大胆了,你怎么可以忤逆少主的意思,好在那些狼没有瞎狠手,要不然,只怕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小玲围着我,喋喋不休道。

    我原本脑袋就有些昏沉沉,被小玲喋喋不休的话,弄得更是整个人都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我无力的抬起头,看了小玲一眼,哑着嗓子,无奈道:“小玲……我头晕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是真的头晕,小玲的话,更是让我整个大脑都混沌的不行。

    小玲见我这幅样子,紧张兮兮的将一张苹果脸靠近我说道:“怎么了?怎么会头晕?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抬起眼皮,虚弱无力的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可能……伤口发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马上给小姐你叫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玲慌张的起身,冲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小玲的动作,我只能无奈了。

    两分钟之后,便有一群的医生走过来,我就像是躺在实验室里的小白鼠,被他们有事翻眼睛,有事检查舌苔。

    然后给我挂吊瓶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些吊瓶,眼前一黑,便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,很远很远……

    甚至还有驼铃声。

    他在叫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薛澜清……你在哪里?快点回来……

    薛澜清……

    是谁?这个声音,不是凌天的,我明明喜欢的男人,只有凌天一个人?

    如今这个叫着我名字的男人,究竟是谁?难不成,我背叛凌天,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?

    我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吓到了。

    我怎么可能……会背叛凌天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一定是我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我努力的想要走进看清楚那个男人长什么样样子。

    却只能够看到一片的朦胧,男人的五官,显得异常模糊,我看不清楚他的长相,只能够看到那双眼睛,深沉而悲哀,凝视着我,他的嘴巴,一动一动,像是在呼唤我一样。

    是谁……你是谁?

    “你是谁?告诉我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终于醒了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挥舞的手,被小玲一把抓住了。

    听到小玲欣喜若狂的声音,我不由得慢慢睁开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