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205章 他不是我们的孩子
    我回头,对着龙慕渊说道:“不能慢,我现在很担心雅雅,不知道她有没有吃饭,她很能吃,一天不吃东西,就会哭的,我真的……很怕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大步上前,一把抓住我的手,手指轻轻的捏着我的手心,目光沉沉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龙慕渊走进这个废弃的仓库的时候,一股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,像是铁锈?像是发霉的面包,也像是机油的味道,几种味道交织在一起,特别的难闻。

    “瑞瑞,我来了,雅雅在哪里?”我看了看四周,心脏咚咚咚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我看着四周,呼唤着龙瑞的名字。

    等了几分钟之后,我便听到脚步声,我看过去,便看到了龙瑞从对面那扇门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小号的黑衣黑裤,精致漂亮的脸蛋,看起来酷酷的。

    “瑞瑞。”看到龙瑞的一瞬间,我的眼泪就有些止不住,我几乎是朝着龙瑞扑过去,一把抱住了龙瑞的身体。

    龙瑞皱眉,推开我的身体,冷冰冰道:“薛澜清,谁允许你碰我的?”

    “瑞瑞,我知道你怨我,恨我,但是,请你不要伤害雅雅,她还是一个一岁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瑞的脸,有些心酸道。

    “雅雅在什么地方?”龙慕渊没有什么耐心,他一把将龙瑞拎起,那双凤眸,像是锐利的刀子一样,直接朝着龙瑞射过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激动不已的表情,有些慌张的抓住龙慕渊的手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你做什么?快点放下瑞瑞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这个样子,就像是要将龙瑞杀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没有想过要伤害龙瑞,龙瑞会做出这种事情,我很清楚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因为我欠了龙瑞,如果不是我的话,龙瑞不会失去龙慕宸。

    对于龙瑞来说,他就只剩下一个爸爸了,可是,他的爸爸,是因为我死掉的,龙瑞恨我,恨得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,你就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龙瑞对我的恳求视而不见,只是抬起下巴,对着龙慕渊发出一声嘲笑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一双眼睛,渐渐的变得异常阴冷甚至鬼魅。

    他阴冷可怕的看着龙瑞,冰冷的脸上,不带着丝毫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不敢杀了你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不敢杀了我?我等着你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龙瑞轻蔑的笑了笑,那张精致漂亮的脸,除了冷漠还是冷漠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的龙瑞,吓到我了。

    我将龙瑞抱在自己的怀里,对着浑身暴戾之气的龙慕渊摇头:“龙慕渊,你不可以伤害瑞瑞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都到了这个时候,你还要维护这个小鬼?他抓走我们的女儿,现在还敢这个样子威胁我?你认为,我还会放过这个小鬼?别忘了,他是龙慕宸的孩子,不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侄子,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,总之……我不会让你伤害瑞瑞的。”

    我固执的抱紧怀中的龙瑞,对着龙慕渊摇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这个样子,一张脸,泛着一层骇人而阴霾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将雅雅交出来,我或许会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最终,龙慕渊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他面色阴冷的看着龙瑞,对着龙瑞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龙瑞冷漠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脸上的表情,简直和龙慕渊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高傲的抬高自己的下巴,讥笑道:“饶了我?你以为,我会害怕你吗?龙慕渊,你似乎太看得起你自己了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小鬼,你简直就是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龙瑞的话,彻底激怒了龙慕渊,龙慕渊从腰间掏出手枪,竟然将枪口对准了龙瑞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看到龙慕渊的动作,我吓出一身冷汗,朝着龙慕渊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你做什么?马上放了龙瑞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刚才是没有听到这个小鬼在说什么吗?这个小鬼竟然这么嚣张,我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这个小鬼?”

    龙慕渊讥笑的看着毫不畏惧的龙瑞,手枪慢慢的扣下扳机,就想要要立刻要了龙瑞的命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和龙瑞两个人对峙的样子,心都要撕碎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一个念头,告诉我,龙瑞和龙慕渊不可以这个样子,绝对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不要伤害瑞瑞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,对着龙慕渊恳求的摇头。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为了龙瑞这个样子恳求,原本就不好看的面色,更是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他妈的给我再说一遍?你一次次的要帮这个小鬼求情,他是什么人?你不会不清楚,他不是我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,他是我的孩子,我答应过他,会当他的妈妈,我怎么可以让你上海龙瑞。”

    我拦在龙瑞的面前,对着龙慕渊怒吼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,原本就难看的脸色,此刻更是泛着一层森冷。

    龙瑞在听到我的话之后,眼底只是带着嘲笑,用力的推开龙慕渊的手之后,精致漂亮的脸上,弥漫着一层愤怒道:“薛澜清,谁说要你当我的妈妈?你给我听清楚,你休想当我龙瑞的妈妈,你有什么资格当我龙瑞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瑞瑞。”听到龙瑞带着尖锐甚至愤怒的话,我的心脏都像是被人掐住一样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龙慕渊彻底被龙瑞的话激怒了,他拎起龙瑞的身体,便要将龙瑞扔出去,我看到龙慕渊的动作,立刻上前抱住龙慕渊的手,对着龙慕渊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,龙慕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的门口传来了雅雅稚嫩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回头,便看到雅雅摇摇晃晃的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雅雅,整个人都僵住了,我冲到雅雅的面前,一把抱住雅雅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雅雅,妈妈的好孩子,雅雅。”

    雅雅带着奶香的身体,让我原本颤抖的心,渐渐的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我吻着雅雅柔嫩的脸蛋,一直叫着雅雅的名字。

    雅雅眨巴着眼睛,奶声奶气道:“麻麻……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薛澜清,在我父亲死的时候,我就说过,我会杀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龙瑞沉冷可怕的声音,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我抱着龙瑞,扭头便看到龙瑞拿着一把刀子,朝着龙慕渊刺过去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瑞瑞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场景,我的心脏一抖,发出一声尖叫,慌张的便要朝着龙瑞和龙慕渊扑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我还没有朝着龙瑞和龙慕渊靠近,龙慕渊却将龙瑞狠狠的推开,龙瑞的刀子,刺进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瑞瑞。”我看到龙瑞流血,身体一软,整个人都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几乎是朝着龙瑞爬过去的,抱着龙瑞的身体,尖叫道:“瑞瑞……瑞瑞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……埋了很多的炸弹,我想要……和你们同归于尽……薛澜清……你害死我父亲,让我成为一个孤儿,你还骗我……你说过,不会抛弃我,可是,你还是抛弃我了,我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瑞瑞,别怕,妈妈这就送你去医院,这就送你去医院。”我哭着叫着龙瑞的名字,回头对着龙慕渊低吼道:“龙慕渊,送瑞瑞去医院,求你了,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沉下脸,见我情绪这么失控,只好上前,抱着龙瑞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的时候,我一直抱着龙瑞的身体,不停地安慰着龙瑞,告诉龙瑞,别怕,会没事的,我会救他的。

    龙瑞只是微弱的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,一直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我不要你救我,我想要离开这里,我想要去找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瑞瑞,对不起,是我不好,我以后会照顾你的,你不要说话,我们很快就会到医院的,别怕。”我慌张的摸着龙瑞柔嫩的脸蛋,对着龙瑞颤抖道。

    龙瑞没有说话,闭上眼睛,苍白精致的脸,仿佛死了一样,让我惶恐甚至害怕。

    看到龙瑞闭上眼睛,我恐惧的尖叫:“瑞瑞,不要闭上眼睛,你和妈妈说话好不好?我是真的喜欢你,我想要你成为我的孩子,我没有骗你,真的……没有骗你。”

    我哭泣着叫龙瑞的名字,可是龙瑞只是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,一动不动,仿佛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我摸到了龙瑞的鼻翼下,他还有气息,龙瑞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雅雅躺在我的怀里,一直叫着哥哥。

    瑞瑞没有伤害雅雅,他和雅雅相处的很好,要不然,雅雅不会一直叫着哥哥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快一点,开快一点。”我对着前面开车的龙慕渊低吼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面色沉凝可怕,他将车子开到最大,很快,我们便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之后,医院那边已经提早安排,我们到了之后,便将龙瑞送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我坐在椅子上,手脚冰冷,雅雅一直很乖,也没有哭,只是偶尔会叫着哥哥。

    龙慕渊坐在我身边,搂住我的腰身道:“薛澜清,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伤害龙瑞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龙慕渊,咆哮道。

    龙瑞只是一个孩子……不管他是谁的孩子,终究也只是一个孩子罢了,为什么龙慕渊要伤害瑞瑞?为什么……要对一个孩子下手?

    我对这个样子的龙慕渊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龙慕渊绷着脸,一双泛着寒气的凤眸,盯着我,一字一顿道:“他是龙慕宸的孩子,他甚至想要伤害我们的女儿,你觉得我可以任由他伤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,你看到雅雅了没有?雅雅一直叫哥哥,他没有伤害雅雅,他只是故意这个样子做的,他就是想要看看我是不是很疼爱雅雅,他很难过,他觉得我抛弃了他,龙慕渊,你明明知道,我有多么喜欢龙瑞,我将龙瑞当成自己的孩子,你怎么可以伤害瑞瑞,怎么可以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,要是瑞瑞出什么事情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,龙慕渊,你给我听清楚了,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。”我用力的捶打着龙慕渊的身体,对着龙慕渊怒吼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失控的样子,一把抓住我的手,面色冰冷恐怖道:“薛澜清,你给我看清楚,龙瑞不是我们的儿子,他是龙慕宸的孩子,你这个样子,是不是喜欢上龙慕宸了?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喜欢龙慕宸了,他对我很好,比你更好,他会用生命保护我,可是你什么都不会,龙慕渊,我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的话激怒了,在龙慕渊质问我的时候,我也忍不住,对着龙慕渊怒吼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被我的怒吼刺激了,他阴着脸,脸色冰冷骇人道:“薛澜清,你他妈的给我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。”我红着眼睛,怒视着龙慕渊,这个时候,原本昏睡的雅雅,似乎被我们两人的吵架声吓到了,突然发出一声大哭声。

    听到雅雅的哭泣声,我的心脏一疼,狼狈的扭头,看着哭闹的雅雅,立刻上前,将坐在椅子上蹭着眼睛的雅雅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雅雅别哭,妈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绷着一张脸,坐在我身边的位置,一动不动,仿若已经死亡一样。

    “慕渊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索拉和田珍两个人走过来,田珍走进我,而索拉,则是朝着龙慕渊走去,抓住龙慕渊的手,一脸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只是抬头,看了索拉一眼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田珍一脸担忧的看着我:“澜清,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瑞瑞在抢救。”我抱住怀中已经不哭的雅雅,疲惫不堪道。

    今天一整天,我的精神都像是绷紧的弦一样,我现在很难受,脑子轰隆隆的,眼睛也疼,整个人都有些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个样子?”田珍吃惊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力气和田珍解释了,只能闭上眼睛,靠在身后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田珍见我这个样子,也识趣的没有继续问我,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约莫两个小时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,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,我看到从手术室走出来的医生,慌张的扑上前,抓住医生的手问道:“医生,瑞瑞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血库中的血不够,病人现在急需要输血。”

    “瑞瑞是什么血型?”

    “rh阴性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这种血型原本就很少,现在要怎么办?

    我看向龙慕渊,龙慕渊和龙慕宸是兄弟,他们的血型应该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拜托你。”

    刚才因为龙瑞的事情,我和龙慕渊还大吵了一架,我不确定,龙慕渊会不会帮我,但是,现在不管什么方法,我都要尝试。

    龙慕渊抬起头,冷冰冰道:“你想要我救那个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坚定不移的看着龙慕渊点头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,不怒反笑道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不会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有些脆弱的看着龙慕渊,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他不是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一直觉得我对龙瑞太好了,他以为,我喜欢上龙慕宸,因为龙慕宸救了我,所以我对龙慕宸有不一样的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