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211章 就这么恨我?
    我回过神,艰难的扯了扯嘴唇,对着田珍虚弱无力的摇头道:“我没事……田珍我想去一趟洗手间,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过去,你脸色很难看,我实在是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事的……”我摇摇晃晃的将碟子放下之后,便上了楼上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我用冷水泼了一下我的脸,感觉自己情绪还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人说的话,是真的吗?龙慕渊……要和索拉结婚了?就连日子都订好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不仅要和索拉订婚,现在还想要和索拉结婚?还送给索拉这么昂贵的钻石戒指?

    龙慕渊说只是和索拉假装订婚,为的是让埃菲尔那边不要为难索拉和索拉的爱人?

    可是……现在好像一切都脱离了掌控,我已经不知道,究竟应不应该相信龙慕渊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看着龙慕渊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,很难过吗?”

    就在我魔怔一般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的时候,杨然嗤笑的声音,在我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我回头,便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杨然。

    看到杨然,我的手猛地一颤,我扯了扯唇,对着杨然沉声道:“杨然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龙慕渊马上就要和索拉结婚了,你现在是不是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很难受?”我反问道,看着杨然。

    杨然今天原本就穿着一身黑色真丝的礼服,雪白的肌肤,在淡淡的灯光下,带着异常诱惑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胸,盯着我,轻笑道:“我当然希望你难受,我还希望你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恨我吗?”

    我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,苦涩的看着杨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恨你,恨不得你去死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杨然将身体靠近我,一张画着异常精致的脸,也贴在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被杨然用这种方式靠近,我的后背忍不住僵住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杨然,深呼吸一口气道:“杨然,恨我,真的让你这么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害死了秦泷,现在却还活的这么好,我很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杨然撩起我的头发,对着我满脸阴霾道。

    杨然的话,刺痛了我心脏的位置,我看着杨然,酸涩道:“是,我还是了秦泷,我应该……遭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今天索拉举办这个宴会的目的是什么吗?就是为了宣布她和龙慕渊结婚的日子,薛澜清,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拒绝索拉的,龙慕渊也不可以,你试问,你自己哪里逼得上千金小姐索拉?你的家庭背景有索拉雄厚?还是你长得比索拉漂亮?有气质?你没有一个地方能够比过索拉,如果我是男人,我也一定不会选择你,而是选择索拉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。”龙慕渊不会真的和索拉结婚,他答应过我。

    他和索拉在一起,只是为了帮助索拉,还索拉一个恩情罢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杨然看着我这幅样子,似乎觉得很可笑的样子,她弯起唇角,冷笑道:“既然你说不会,你现在马上就下去,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,在你看到索拉和龙慕渊宣布婚期的时候,我就不相信,你还会用这种斩钉截铁的语气和我说,龙慕渊不会。”

    什么?杨然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?是在说,龙慕渊也会参加这一次的晚会吗?

    杨然离开之后,我才回过神,楼下已经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听到那个掌声,我的身体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我立刻走下楼,却看到一身黑色西装,五官俊美的龙慕渊,正挽着索拉上台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一起,受到很多人的关注,大家都用羡慕和祝福的目光看着龙慕渊和索拉。

    龙慕渊说,他公司最近很忙,没有空陪我,却有空陪着索拉……

    我摇摇晃晃的扶着一边的扶手,慢慢走下楼梯,看着索拉甜蜜幸福的抱着龙慕渊的手臂,羞涩的宣布她和龙慕渊结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参加今晚的晚会,我和慕渊的婚礼,决定在下个月,到时候,希望大家可以过来参加我和慕渊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索拉说完,全场又响起一阵的掌声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,他没有反驳,只是和索拉一起接受所有人的祝福。

    我看到不远处的杨然,勾唇轻蔑冷笑的看着我,就像是在嘲笑我之前有多么的天真甚至愚蠢一样。

    杨然就是为了看到我这个样子失魂落魄吗?

    我艰难的扯着唇,抓住一边田珍的手。

    田珍扶着我,神情复杂道:“澜清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扭头,看向了不远处还在和那些宾客聊天的龙慕渊,狠心的回神,对着田珍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,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休想我会原谅你,休想……

    我和田珍悄悄的离开了云海国际,离开的时候,没有和索拉打招呼,我不清楚,索拉特意约我今晚过来,究竟是什么目的?是为了让我听到她和龙慕渊两人快要结婚的消息吗?:

    “澜清,你还好吧?”田珍关心的话语,打断了我的思路,我勉强的回神,看了田珍一眼,虚弱无力的摇头道;?“我……还好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田珍才轻轻的握住我的手,眼眸深沉道:“我不清楚你和二爷究竟发生什么事情,但是,我相信,二爷不会真的和索拉结婚的,他喜欢的人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田珍,你知道吗?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了?”

    我看着田珍,苦涩道。

    我分辨不出来,龙慕渊说的话,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,我真的不知道,他究竟是在帮索拉假订婚,还是真的想要和索拉结婚。

    “索拉的背景,的却很强大,能够和埃菲尔家族联姻,是很多商业巨子的梦想,可是,龙慕渊应该不会被这些利益诱惑的,澜清,你先不要着急,回去好好问一下二爷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勉强的笑了笑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窗外五光十色的灯光,落在玻璃上,带着些许淡淡斑驳的光芒,看着那些斑驳的光芒,我的心中,却充满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孤寂和落寞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疼痛和痛苦,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回答,我甚至……不知道我应该相信龙慕渊,还是……不应该相信龙慕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别墅已经很晚了,我洗完澡,便躺在床上,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的时候,我以为是龙慕渊给我打的电话,接听之后,才知道,是雅雅按的。

    “雅雅,怎么还没有睡觉。”听到雅雅脆生生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,我有些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睡不着。”雅雅可怜兮兮的对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顿觉有些好笑道:“怎么会睡不着?”

    “哥哥也睡不着,雅雅想妈妈。”我一听,立刻从床上起身。

    “瑞瑞也睡不着?是伤口疼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龙瑞有些别扭的声音,从电话那边传来,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。

    听到龙瑞隐隐有些别扭的声音,我有些好笑道:“瑞瑞感觉哪里不舒服?可以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没有,你烦不烦,我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龙瑞说着,便将电话按掉了,在电话被挂断的时候,我似乎还听到了雅雅委屈可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哥坏坏,哥哥不是要和妈妈聊天的吗?”

    瑞瑞是想要和我聊天?才会给我打电话的吗?想到龙瑞别扭可爱的性格,我顿时失笑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下时间,十一点半了,已经有些晚了,我担心病房里的龙瑞和雅雅,只好换上衣服,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,让司机送我去医院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管家刚忙完,见我穿着衣服,要出门的样子,担心道:“薛小姐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去去医院陪瑞瑞和雅雅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马上让人安排车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经和司机说了,他现在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好,那薛小姐你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院子,坐上车子,便让司机开车。

    车子刚出门,龙慕渊的车子便开过来,他降下车窗,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疑惑道:“薛澜清,你要去哪里?这么晚了?”

    我看到龙慕渊,一想到龙慕渊和索拉站在一起的画面,心口一阵沉闷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龙慕渊,只是将窗子升上去,让司机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”龙慕渊见我不回答他,叫着我的名字,我却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拿在手中的手机响了,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电话却还是不依不饶的响起,我有些烦了,便将电话关机了。

    前面的司机,看到我这个样子,忍不住问道:“小姐你和二爷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立刻反驳,司机便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烦躁,靠在身后的座椅上,一想到龙慕渊和索拉,我的心脏都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医院之后,我打开车门,便去了龙瑞的病房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龙瑞正在和雅雅在玩闹,两个人凑在一起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我看到两人的样子,忍不住笑道:“怎么还不睡觉?”

    “妈妈。”雅雅看到我之后,放下手中的玩具,朝着我扑过来。

    我抱起雅雅,走进龙瑞,龙瑞睁着一双凤眸,疑惑道:“你怎么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想你和雅雅,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地下头,在龙瑞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龙瑞那张精致漂亮的脸,一下子就红了一半。

    看着龙瑞红通通的脸,我有些稀奇道;“瑞瑞,你这是在害羞吗?”

    龙瑞一听,表情异常恼怒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胡说什么?谁害羞了,你才害羞。”

    “咦?难道是我看错了?其实你没有害羞?”

    我的话,让龙瑞脸上的红晕变得越发的红,他恼火的怒视着我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看着龙瑞这个样子,我轻笑了一声,一手抱着龙瑞,一只手抱着雅雅,三个人坐在铺着厚厚的地板上,轻轻道:“傻瓜瑞瑞,妈妈是因为想你们两个人,才会过来的,妈妈陪你们睡觉,给您们讲故事,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