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248章 和索拉的对决
    曾经的天之骄子,怎么可能会接受自己此刻的样子?

    索拉就是这个样子,一天一天摧残龙慕渊的理智的吗?

    “你好好给我想清楚,我没有什么耐心了,要是你再不敢和我配合,我就和妈说的那个样子,对你用强制的手段,以你现在这个样子,只要我对你下药,你没有办法抗拒我的。”

    索拉看着龙慕渊崩溃欲绝的样子,慢慢起身,居高临下的朝着龙慕渊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双眼,透着一层骇人的惨白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掐住手心,眼睛泛红的盯着索拉的方向看。

    索拉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妈?

    难不成,荣蓝也参与这件事情?

   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?索拉将龙慕渊变成这个样子,她竟然还和索拉合谋?

    索拉拿着鞭子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门口也没有人看守,毕竟龙慕渊现在这个样子,估计也逃不出索拉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但是,龙慕渊还是有两三次逃出索拉的掌心,遇到我,可是……我却……不知道,他是龙慕渊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等了十多分钟,都没有看到索拉再次回来,也没有见别的佣人过来,想了想之后,便想要去救龙慕渊。

    一边的莫卓,看到我的动作之后,一把抓住我的手臂,面色沉凝的朝着我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要去救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莫卓,深沉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样子救龙爷,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他带出去,我们还是先回去,想一个万全之策,在过来将龙爷带走。”

    莫卓想了想之后,对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莫卓,朝着他摇头道:“不……我必须要……将龙慕渊带走,我等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龙慕渊被索拉这个样子对待,我怎么可能,还能继续这个样子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我推开莫卓的手,不顾莫卓的反对,朝着龙慕渊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我打开门的时候,看到趴在地上,浑身鲜血淋淋的龙慕渊,眼泪立刻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我狼狈的掐住自己的手心,用尽全身的力气,克制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此刻的情绪过于激动。

    我跌跌撞撞的朝着龙慕渊走过去,一把抱住龙慕渊的身体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身体,突然僵硬了,然后开始挣扎起来,他以为我是索拉,所以才会这个样子挣扎。,

    我将头靠在龙慕渊的脖子上,哑着嗓子,叫着龙慕渊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是我,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听到我的话,原本奋力挣扎的龙慕渊,停止挣扎。

    他慢慢转身,烧伤的脸,那么的恐怖,我却没有被吓到。

    他在看清楚抱着他的人是我之后,发出一声异常嘶哑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听到龙慕渊发出这个声音,眼睛再次红了一半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,轻柔的摸着龙慕渊的头发,抚平龙慕渊躁动的情绪,深深道:“我都知道了,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龙慕渊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如果我可以早一点知道龙慕渊过的是这种生活,我会将龙慕渊带走的。

    龙慕渊每天都要遭受索拉的虐待,看着龙慕渊身上的伤痕,我整个心都揪成一团。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对不起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如果不是我的话,你是不是不会受到这些?都是我……害了你……

    “薛小姐,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。”莫卓跟着进来,见我一直抱着龙慕渊不放手,他的一张脸,瞬间沉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莫卓,眨了眨眼睛的泪水,朝着莫卓摇头:“莫卓,你想办法,我们将龙慕渊一起带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必须要将龙慕渊带走,不能让龙慕渊再次受到索拉的虐待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应该没有人会看守这里,我背着龙爷,我们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莫卓听了我的话之后,眼眸微微暗沉些许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一听,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只要可以将龙慕渊带走,怎样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索拉对龙慕渊还有田珍的这笔账,我后面……一定会和索拉算清楚的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对龙慕渊,我也绝对……不会让索拉好过。

    当我们就要带着龙慕渊离开这里的时候,门口传来一道拍着手掌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颤,扭头,便看到站在门口的索拉。

    她拍着手,对着我笑得意味深长道:“薛澜清,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?竟然敢半夜三更跑进我怕家?”

    “索拉,你这个变态女人,你凭什么这个样子对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既然索拉已经看到我了,我也顾不上什么,我抬起下巴,对着索拉冷嘲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为什么今天走廊这边都没有保镖看着龙慕渊吗?”

    索拉笑吟吟的朝着我走过来,语气透着浓浓的古怪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后背猛地一僵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掐住手心,盯着索拉,脸色泛冷的看着索拉。

    索拉见我这个样子,低笑一声,继续说道:“因为……我早就知道你和莫卓进来我的别墅了,之所以没有将你们立刻扔出去,就是为了看你能够为了龙慕渊做出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狠毒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抓住龙慕渊的手,朝着索拉怒道。

    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恶心的女人。

    以前的龚月还没有这么恶心,就算是龚子柔,也没有索拉恶心……

    这个索拉,果然是世界上最恶心的女人。

    索拉轻轻的抚摸着自己胸前的头发,听了我带着恶意的话之后,她冷冰冰的走到我的面前,狠狠甩了我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信不信,我现在就可以将你的舌头割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个话的时候,充满着浓郁恶毒的意味。

    听到索拉的话,我的后背,绷紧的异常厉害。

    我冷冰冰的看着索拉,瞪着她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的眼睛,用手指滑动着我的眼眶,冰冷的手指,像是盘踞在黑暗下的毒蛇,特别的恶心。

    我被索拉这个样子对待,浑身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我咬牙,朝着索拉怒道:“滚开,不要碰我……”

    索拉低笑一声,面上带着些许玩味道:“滚?薛澜清,你可知道,我有多么不喜欢你的这双眼睛,看到你的这双眼睛,我就想要将它挖出来,不如这个样子好了,我将你的眼睛,挖出来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我被索拉恶毒的话语,气的浑身颤抖,还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,一边的龙慕渊,却在这个时候,突然朝着索拉撞过去,将索拉重重的撞到在地上。

    索拉发出一声惊呼,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龇牙的怒视着索拉的样子,有些担心的扶着龙慕渊的身体。

    索拉这个女人,现在已经丧心病狂了。

    现在龙慕渊为了维护我,这个样子对索拉,我真的担心……索拉会要龙慕渊的命。

    索拉面色阴冷的从地上爬起来,脸上翻滚着一层骇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你现在是维护薛澜清这个贱人?你就不怕我杀了薛澜清?”

    索拉阴冷的话语,刺激了龙慕渊的神经,他怒视着索拉,紧紧的抓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还真是喜欢薛澜清……你以为,就凭你现在,可以保护薛澜清?我想要薛澜清的命,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索拉轻蔑的看着龙慕渊,拍了拍手,身后就有几个穿着黑衣的保镖,拿着狙击枪,对准我和莫卓还有龙慕渊。

    莫卓将手放在自己的口袋,似乎想要掏枪的样子,索拉危险的眯起眼睛,朝着莫卓冷冽道:“我劝你……最好不要乱动,否则……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,谁都没有办法预料。”

    “索拉,你想要如何?你将田珍害成那个样子,现在又将龙慕渊害成这个样子?你不是爱龙慕渊吗?为什么要对龙慕渊做出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朝着索拉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索拉低笑一声,面上带着些许张狂甚至恶毒道:“是……我是爱龙慕渊,我爱他爱到发狂的地步,可是……龙慕渊是怎么对我的?他的心里,只有你……一个人,你知道……我是什么感觉吗?薛澜清,你明白我的这种感受吗?”

    “为了得到龙慕渊,我机关算尽,好不容易想出这个计划,却被你破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生病了,原本还以为,你会病死在德国,没有想到,端木冥那个男人,竟然会牺牲自己救了你?薛澜清,你还真是好命,你的一辈子,都是别人在给你续命,你凭什么活着?你害了这么多人?最应该死掉的那个人,是你?”

    索拉说道很激动的时候,拿着手枪,指着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我看着放在我胸口的手枪,抬起眼眸,看着索拉,一动不动,就这个样子看着索拉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到索拉用枪指着我的时候,情绪非常激动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索拉,忍不住弯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索拉看到我突然笑起来,眼底浮起一层恶毒道:“薛澜清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我只是……突然想到一件事情。”我故作冷静,朝着索拉凉凉道。

    索拉眯起眼睛,将枪口往前一推,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在索拉不管不顾将枪口朝着我的身上推的时候,我一把抓住索拉的手腕,用力一拧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索拉没有防备,应该是对自己过于自信,没有料到我会突然反击。

    那几个保镖,看到我挟持索拉之后,将枪口都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我便将枪口对准了索拉的脑门,朝着那几个人冷冰冰道:“你们在敢动一下试试看?我枪法不好,很怕一个擦枪走火,会将索拉的脑门给打穿。”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