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19章 如倩的诡异
    如倩摇头,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:“你难道没有发现,瑞少对你很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我低笑一声,没有回答如倩的话,只是轻柔的摸着怀里的骨灰盒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发现,也不想要发现,我现在……只想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,言少和瑞少两人在这里的势力很大,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,他们要是不放人的话,你就没有办法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如倩,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强自镇定道。

    我怀疑龙慕渊已经来了这一片的区域了,林瑞和林言都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林瑞不会让龙慕渊找到我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帮你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看着如倩,恳求道:“我必须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要带着孩子回到京城去。

    我不能够让孩子待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如倩摇头,似乎很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看着如倩这个样子,鼻子微微有些酸涩道:“如倩,算是我求你了,可以吗?我真的很想要回去,我的瑞瑞受伤到现在都还在昏迷中,我很怕我的女儿会被坏人欺负,你可以让我回家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如倩见我这个样子恳求,最终答应帮我逃出林言和林瑞两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有了如倩的保证,我原本压抑的心情,才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孩子的死,对我的打击很大。

    但是我知道,我现在不能够沉浸在伤痛中,我一定要坚强起来,这样,我才可以……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在医院躺了近一个月,才被允许出院,这一个月来,孩子的骨灰一直被我抱着。

    任何人碰这个骨灰,我都会像是要杀人一样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那些人便不敢乱动孩子的骨灰。

    林瑞知道我因为孩子的死,心情不好,也没有为难我,就连我在住院的期间,都请佣人照顾我。

    我的身份,一点都不像是林瑞的保姆,倒像是林瑞的妻子。

    渐渐的,林家里面就有这些流言,说我和林瑞有一腿的流言。

    他们说什么,我一点都不在意,随便他们说,我现在只想要等一个机会,离开林家的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说你和我哥有一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出院一个星期之后,我的生活恢复正常,我又要开始照顾林瑞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晚上我刚服侍完林瑞吃饭,刚走出林瑞的卧室,就被林言拉到一边,他的眼神异常可怕的盯着我,像是要将我生吞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了林言一眼,扯了扯唇道:“我没有怎么看,林少你想要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怎么看?”林言走进我,脸上泛着一层阴暗和可怕。

    林言给我的感觉,就是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我看着朝着我靠近的林言,后背不由得僵了僵。

    我抿了抿唇,冷淡道:“我不想要怎么看,林少……要是没有什么事情,我先回房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知道林言对林瑞的感情之后,我除了恶寒之外,就随时处于一种戒备的状态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么不得了的事情,自然担心林言会突然对我出手了。

    林言见我要离开,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阻止我的动作。

    手腕突然被抓住了,我有些厌恶甚至烦躁的甩动着林言的手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的胆子倒是不小,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?你难道不知道,我想要弄死你,就和弄死一只小蚂蚁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言少自然是可以立刻弄死我。”我掀起眼皮,看着林言那张阴狠鬼魅的脸毫不畏惧道。

    我现在在这个地方,已经生不如死了,我真的很想要快一点解脱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听清楚,林瑞是我的,你要是敢对林瑞有别的心思,别怪我对你手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林言将我按在墙壁上,身体靠近我,我被林言身上的气息震慑到了,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对林瑞一点想法都没有,这一点,你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,若是让我看到你勾引林瑞,我的手段,你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林言厌恶的推开我,将我整个人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谁知道林言的动作会这么大,我的手蹭到地上,疼的我不由得皱眉抽气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怒火,忍不住抬起头,对着林言愤恨道:“林言,你对自己的哥哥抱着这种想法,你恶不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林言大概是从出生就没有被人这个样子说过,现在被我这么一说,脸色发冷,直接朝着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笔直的朝着我走进的林言,下巴高高的抬起,表情异常不屑的朝着林言哼笑道:“在说一遍又如何?我就在说一遍怎么样?你不觉得自己天理不容吗?同性恋也就算了,还肖想自己的亲生哥哥,难怪林瑞不接受你,我要是他,绝对要打死你这个不孝的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。”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脖子已经被林言凶狠的掐住了。

    我吃力的看着林言那张恐怖的脸,脸色不由得发僵。

    呼吸渐渐的变得凌乱和单薄,就在我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掉的时候,管家突然走进来,看到我被林言掐住脖子的时候,似乎有些被吓到。

    他走进林言的耳边,不知道和林言说了什么,林言的脸色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林言冷冰冰的推开我的身体,起身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我趴在地上,痛苦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管家见我这个样子,立刻上前将我扶起来,头疼道:“你干嘛一定要惹怒言少?难道你不知道,这个别墅,没有人敢惹怒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……不爽。”我摸着自己的脖子,皱眉道。

    谁让林言他们不肯放我离开,我现在孩子都没有了,自然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“对了,管家,你刚才和林言说什么?是林瑞出事了吗?”

    我放下手,侧头看着管家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林言一副要我命的样子,管家和林言说了一些话,林言就松开我的脖子了……我现在实在是有些好奇,究竟是什么事情,让林言脸上的表情变得那么古怪。

    管家微微的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,脸上闪过些许慌张:“不是瑞少,是别的事情,好了,你先去休息吧,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。”

    管家……也很奇怪?

    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为什么他们一个个好像是故意避开我一样?

    我从楼上下来,便要回自己的房间休息,便听到隔壁那栋楼传来婴儿的啼哭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微弱的啼哭,我的脚不由得顿住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我的孩子离开的太突然的关系,我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林言这边,怎么可能会有婴儿的啼哭?

    后面那一栋楼,我没有去过,听管家之前说,那里以前是林言的那些女人居住的地方,后面林言也没有乱搞了,那个楼便空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掐了掐手心,深呼吸一口气,甩甩头,继续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的时候,孩子的哭泣声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我的心,莫名的一阵跳动,就好像是有人在呼唤我一样。

    “澜清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在我像是被魔法定住一样,如倩不知道何时,走到我身边,神色忧虑的拍着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,看了如倩一眼,艰难的扯了扯唇,嘶哑道:“如倩,你有没有听到……孩子的啼哭?”

    如倩一听,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奇怪。

    “孩子的哭泣?没有啊?澜清,你是不是想多了?我知道,那个孩子离开之后,你的精神就有些不好,不要在想了,等机会到了之后,我就送你离开这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可能,真的是我想多了,我只是……太想念那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胯下双肩,对着如倩艰涩道。

    我真的疯了……竟然会听到孩子的哭泣?甚至以为孩子在叫我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,别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如倩深深的上前,拍着我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,径自的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我回到房间之后,看着放在床头的骨灰盒,想到那个还没有看我一眼的孩子,我悲从中来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宝宝,对不起,都是妈妈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紧紧的抱住骨灰盒,对着手中的骨灰盒哭泣道。

    窗外涌起一股的风,呜呜的风声,仿佛有人在哭泣一般,特别的渗人。

    半夜,我被一声微弱的哭泣吵醒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我之前听到的哭声一样,这个声音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是孩子……在哭泣吗?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打开灯,走到窗子边上,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孩子在哭的时候,我看到后面那栋楼,竟然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我有些迷茫的看着那栋楼,我仔细看过去,还看到有人在走动,究竟发生什么事情?

    我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,便从自己的房间走出,往后面的那栋楼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条走廊,可以直接穿过去。

    我走到一半的时候,看到如倩和另一个女佣从对面那栋楼走过来。

    如倩的脸色有些难看,身边的女佣则是抓住如倩的手臂,小声道:“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哭的这么厉害,肯定是想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少爷他们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澜清?明明是她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丽,你话太多了,想要找死吗?”

    小丽的话有些模糊不清,我没有听清楚,正打算靠近一点的时候,就听到如倩用一种冰冷的口吻,对着小丽呵斥道。

    小丽大概也是被如倩此刻冷冰冰的表情吓到了,震慑了一下之后,便不敢在开口了。

    我皱眉的看着如倩脸上的表情,心中充满着浓浓的担心。

    如倩…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为什么……我从她的眼中,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漠?是我……看错了?还是……

    我咬唇,深深的看了不远处被黑夜笼罩的大楼,想了想之后,只好放弃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