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26章 罂粟花
    “那你带唐麒去医院,公司还有事情我要回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起身,来到我身边,搂着我的腰身,深深的吻着我的唇说道。

    我推着龙慕渊的身体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唐麒,唐麒倒是没有说什么,只是目光沉沉而温柔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早点回来。”龙慕渊覆在我的耳边,浅浅低语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耳根不由一热,最近几天,龙慕渊的需求量很大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,已经是黄金期的关系……每次被龙慕渊这个样子对待,我……都忍不住脸红。

    虽然我和龙慕渊已经在一起很久了,但是,心还是忍不住会颤动。

    “澜清,我们走吧。”龙慕渊离开之后,我还没有从刚才的旖旎回过神,直到唐麒站在我身边叫我的名字,我才慌张的回过神。

    我看了唐麒一眼,干巴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唐麒一同离开,和唐麒一起上车,上车之后,我就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刚才我和龙慕渊两人当着唐麒的面,做出那么暧昧的事情,我的心,到现在还不停地跳,怎么都没有办法平复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和龙总这么恩爱,我就放心了。”打破这个僵硬的局面的人是唐麒,他目光幽幽的看着我,俊逸的眉眼间,闪烁着我看不清楚的光芒。

    我怔愣的看着唐麒眉眼间闪烁着的光芒,讷讷道:“唐麒,你是不是,喜欢陈柳。”

    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唐麒应该是喜欢陈柳?

    “是。”唐麒凝视着我,非常直接的承认自己对陈柳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其实,在大学的时候,我就喜欢上陈柳了,只是……那个时候……陈柳有自己的白马王子,我只能默默守护,后面我就强迫自己没有关注陈柳的消息了,我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经常住院,我也知道,自己没有办法给陈柳幸福。”

    唐麒的话,莫名的让我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唐麒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出身显赫,却不骄不躁。

    在当今社会来说,这种品行的男人,真的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陈柳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,我在这里,给她和你说一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唐麒知道陈柳对我还有雅雅他们做的事情,他目露愧疚的凝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帮陈柳和我说对不起,因为做出这些事情的人,是陈柳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不会因为唐麒的这句话,就原谅陈柳。

    因为陈柳做的事情,实在是罪无可赦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脸雅雅这么小的孩子都敢下手,实在是……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唐麒听我这个样子说,眉眼间带着淡淡的落寞:“我知道柳柳做错事,我不要求你原谅她,我只是……想要弥补……如果你有什么事情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唐麒,陈柳的事情,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我看唐麒想要将陈柳做的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,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唐麒听了我的话之后,目光温和道:“但是,我想照顾她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唐麒想要……照顾陈柳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就连陶子也死了,她之所以会做出这么偏激的事情,完全是因为失去阿阿赐,失去陶子,才会变成这个样子,我不忍心看着陈柳这个样子,所以,我决定照顾她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唐麒的决定,让我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我不太赞成唐麒和陈柳在一起。

    先不说陈柳这一次是不是装疯的,光是陈柳做出那么多恶毒的事情来,我就觉得陈柳配不上唐麒。

    “我想的很清楚,在过来找你们之前,我就已经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澜清,你想要治好你的脸吗?”

    唐麒指着我左脸上的烧伤,问我。

    我摸着自己的左脸,将左脸隐藏在黑纱下。

    我出门都会带着纱帽,将伤疤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龙慕渊特意制作的纱帽,都是搭配我的衣服,每次我出门,都会戴着纱帽,看起来贵气优雅又神秘,一点都不突兀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给我找了很多的医生,都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的看着唐麒,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我也很想要将自己的脸治好,我马上就要和龙慕渊结婚了……要是脸一直都好不了,就不能成为最漂亮的新娘了,一想到……这些,我的心情就会变得很烦躁也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大学同学,或许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唐麒目光深深的凝视着我。,

    我一听,欣喜不已的抓住唐麒的手:“唐麒,你说这些……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唐麒有办法将我脸上的伤疤治好。

    “嗯,虽然我不能够百分之一百肯定,但是他应该有办法,等我们看完陈柳,我就带你去他的研究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做梦都想要治好我的脸。

    我的脸之前受过伤,医生说我的皮肤已经很脆弱了,这一次又被烧伤这么严重,想要治愈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我几乎都要绝望了,但是唐麒却说他有办法帮我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柳柳,我是唐麒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我和唐麒来到陈柳的病房的时候,陈柳一个人蜷缩在床头的位置,身上穿着蓝色的病人服。

    因为身材纤细的关系,病人服显得空荡荡的,看起来异常的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唐麒看着陈柳这个样子,目光温柔的叫着陈柳。

    陈柳谁都不认识,听到唐麒叫自己,只是不停地对着唐麒傻笑,偶尔会叫着陶子和阿赐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她从醒来,就这个样子吗?”我看着陈柳这个样子,皱眉的对着身后的护士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陈小姐从醒来,就这个样子,我看她的精神很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柳被龙慕渊推下去,可能是撞到脑袋的时候,受到了刺激,变成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护士一眼,让她先出去。

    “陈柳,你还认识我吗?”我试探性的看着陈柳,目光沉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想要确定,陈柳究竟是假装的,还是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陈柳听到我说话,只是虚弱无力的转动着眼珠子,咧嘴朝着我傻兮兮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陈柳露出这种傻兮兮的微笑,我不由得拧眉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是谁吗?”我耐着性子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陈柳摇头,抱住自己的身体,神情呆滞道:“陶子,乖乖的,我们在这里等爸爸回家,阿赐……阿赐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陈柳做了很多错事,我说再多的话,都没有办法补偿你们受到的伤害,我……希望你可以看在我在埃塞俄比亚救了你的份上,放过陈柳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唐麒,不是我不想要帮你,但是……陈柳在我的心里,是一个很危险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为难的看着唐麒,深深道。

    我将唐麒当成朋友,他又是我的救命恩人,他的要求,我自然会答应。

    但是,对陈柳,我不能掉以轻心,她太会伪装,心机太深沉。

    我被卖到埃塞俄比亚这件事情,还没有找到凶手,我一直都怀疑是陈柳做的,只是苦于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已经疯了,对你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,她之前会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,完全是将龙慕渊当成阿赐,才会这么没有理智,请你看在她已经疯掉的份上,放过她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唐麒抱住陈柳的身体,目露恳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会找医生给她评估心理状态,如果证明陈柳真的疯了,我会让你你带着陈柳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听我已经妥协,唐麒不由得对着我道谢。

    我摇头,皱眉的看着被唐麒抱在怀里的陈柳。

    陈柳如果疯了,我也没什么好说,这就算是她的报应了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陈柳是假装的,我一定不会就这个样子轻易的放过陈柳。

    我和唐麒在医院呆了一些时间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唐麒随后便带着我去了他大学同学的研究所。

    他的大学同学,是一个医学痴迷者,每天沉浸在各种研究中,而最近他更是研究人类的皮肤组织,对于容貌恢复,有很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他帮我看了一下我脸上的烧伤之后,面色异常凝重。

    “刘元,怎么样?没有办法恢复吗?”唐麒站在刘元身后,见他拧眉沉思的样子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我见刘元面色凝重的样子,原本喜悦的心,渐渐的沉寂甚至失落。

    果然,我的脸……还是没有办法恢复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有办法,只是……要完全恢复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刘元将手套摘掉,对着我和唐麒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话,是什么意思?说的通俗易懂一点。”

    唐麒目光沉沉的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唐麒说出了我的心声,我也只能紧张的看着刘元。

    我现在将自己的希望,都寄托在刘元的身上了,我也希望,自己的脸,可以尽快的好起来。

    “通俗易懂一点就是,她的脸,想要恢复到以前的样子,不可能的,我只能帮她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画?”

    “将疤痕剃掉之后,我可以让她变得更加漂亮。”

    刘元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和唐麒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心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?”刘元似乎对我这种发问很不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,我相信你,请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看刘元这么自信满满的样子,他一定是想到什么办法,帮我掩盖住这些丑陋的伤疤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,你过来,我帮你将脸上的疤痕弄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画?怎么画?会不会很危险。”晚上,我将刘元说的话告诉龙慕渊之后,龙慕渊一脸紧张的握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紧张兮兮的样子,好笑道:“不会有危险,刘元说,会让我变得更加美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美艳?你现在就很漂亮。”龙慕渊听了之后,异常不满的握住我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觉得我现在很漂亮吗?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将身体靠近龙慕渊的唇,吻着龙慕渊的唇角道。

    “漂亮,不管你什么样子,都是最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将我压在身下,对着我温柔道。

    听到龙慕渊这个样子说,我的心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……我真的……有些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深深的吻着我的唇,将我的衣服解开。

    我抱住龙慕渊的脖子,发出一声娇弱的低吟声之后,双腿缠着龙慕渊精壮的腰身。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这个样子,眸子微微幽暗几分:“想要我吗?”

    “才……不想。”看着龙慕渊邪肆的脸,我心虚,立刻将双腿放下,谁知道,龙慕渊一把拉开我的双腿,没有和我打一声招呼,就这个样子闯进去,疼的我不由得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混蛋。”我捶打着龙慕渊的胸膛,近乎恼火的对着龙慕渊怒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听到我愤怒的声音,低柔的笑了笑,眼眸缱绻道:“很快就不疼了,乖,让我爽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龙慕渊不要脸的话,头顶都要冒烟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面对着龙慕渊的攻势,我只能渐渐的沉沦在其中。

    云雨过后,龙慕渊才抱着我去洗澡,被龙慕渊一阵强攻,我根本就没有力气,只能任由龙慕渊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龙慕渊搂着我,回到已经换好床单的床上,用手轻柔的摸着我的后背:“薛澜清……我感觉……好像是在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话,让我的脑子一阵激灵。

    我强撑着眼皮,看着龙慕渊那张俊美的脸,哑着嗓子道:“为什么这个样子说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们总是要在一起的时候,又出事,我很怕……你会突然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,我怎么会离开你?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摸着龙慕渊英俊的脸庞,浅浅的笑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听到我这个样子说,一把抓住我的手,将我的手,放在唇瓣上,亲吻道:“薛澜清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龙慕渊的话,我的鼻子,不由得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我将头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哑着嗓子道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离开我,好吗?”龙慕渊翻身,重重的咬住我的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看着龙慕渊,再次和龙慕渊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龙慕渊带着我去刘元的研究所,他要亲眼看着刘元画,才会放心。

    刘元帮我画好之后,揭掉我脸上的纱布,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整个人都蒙了。

    我烧伤的位置,已经恢复了,但是手上比较严重的伤口上,刘元帮我纹上一只很小的罂粟花,妖冶的绽放在我的脸上,看起来不突兀,异常美丽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我摸着自己的脸,讷讷的看着刘元一脸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。”刘元盯着我脸上的罂粟,眼底带着些许癫狂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配上这个罂粟花,会很漂亮,我想的一点都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谁允许你一直看着她的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在这个时候抱住我的腰身,声音有些冷硬和不满。

    我一听,失笑的摇头。

    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