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30章 你有没有别的孩子
    看着陈柳这幅样子,我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柳在怕什么?

    龙慕渊皱眉,推开陈柳的手,可是,陈柳却还是不死心的抱住龙慕渊,龙慕渊脸色发冷,对着陈柳呵斥,陈柳依旧没有被龙慕渊吓到,反而越发用力的抱着龙慕渊。

    我看着陈柳这个样子粘着龙慕渊,心情隐隐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找到陈柳的时候,陈柳被一群流氓欺负,后来就一直抓着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眉头都要打结了,看着唐麒命令道:“还不将你妻子拉开,烦。”

    唐麒上前,想要去抓陈柳的手,将陈柳的手从龙慕渊的手臂上拿开,陈柳却怎么都不肯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要……我要在这里,我怕。”

    “柳柳,我是唐麒,乖,我们先回家,回家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唐麒像是哄孩子一样,哄着陈柳。

    陈柳听到唐麒的话之后,不停地摇头:“我……不要,我要在这里……哪里不要去……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陈柳暂时住在这里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唐麒用尽了方法,都没有办法让陈柳松开龙慕渊的手,唐麒没法,只好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向龙慕渊,龙慕渊冷淡的狠狠扯开陈柳的手,起身来到我的身边,抱着我的腰身,对着唐麒冷冰冰道:“将陈柳带走,她之前做的事情,我已经放过她了,我现在不想要看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怕……不要……不要走。”陈柳听到龙慕渊用这么凌冽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之后,眼眶泛红,还想要缠着龙慕渊,我看着陈柳这个样子,沉沉的眯起眼睛道:“唐麒,将陈柳带走,既然陈柳已经没事,你就将陈柳带回去,以后好好看着陈柳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柳柳乖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唐麒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,拉着陈柳的手,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陈柳起先还不肯走,龙慕渊暴戾的一脚踢到椅子上,陈柳吓到了,紧紧的抓住唐麒的手臂,任由唐麒带着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婆,有没有奖励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从刚才龙慕渊那副暴戾的样子回过神,龙慕渊就像个要糖的孩子,邪气的抱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脸上的邪气,想到刚才龙慕渊那副样子,眼皮一抖,很不给面子的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……你刚才……演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嘛……女人的心机太可怕了,我可不敢让你生气。”龙慕渊暧昧的咬着我的耳垂,低笑道:“我这么乖,今晚有没有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奖励你个大头鬼,我……要去和瑞瑞和雅雅看视频了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的敲打着龙慕渊的脑壳,结结巴巴的说完,便推开龙慕渊的身体要离开。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这个样子,不满的一把拉着我的手,怎么都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为了你……我身边的秘书都是男的,你就没有一点奖励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看了龙慕渊一眼,脸颊微微泛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我要。”龙慕渊不理我,将我整个人抱起来,便直接上楼。

    我气恼的看着四周捂住偷笑的佣人,好在莫卓刚才已经离开了,要是让莫卓看到,我情何以堪?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,除非……你今晚……”龙慕渊靠近我的耳朵,对着我奸邪的提了一个要求,我一听,脑袋都要充血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……别一天到晚想着那种事情?你可以想公司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哪有人和龙慕渊这样,一点都不正经,每天尽想着做这种事情?一点正事都不做的。

    龙慕渊玩味的摸着我的下巴,意味深长道:“我……只要看到你,这里……就在充血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抓着我的手,将我的手,放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感受着龙慕渊身体的变化,我的手像是被烫伤一样,就要缩回来,却被龙慕渊死死的按住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生气的瞪着龙慕渊,咬牙切齿道:“龙慕渊……你……给我……松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感受到了吗?他一天看不见你,就非常想念你。”龙慕渊低笑一声,将我推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混蛋……龙慕渊……你可以在混蛋一点吗?

    我的所有的控诉,都被龙慕渊吞进肚子里,无奈之下,我……只能被迫承受着龙慕渊的攻势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,空气中都是麝香的味道,暧昧甚至危险。

    我拍着自己的脸颊,想着刚才龙慕渊强势的进攻,我的心到现在都还止不住的狂跳。

    明明……已经这么老了,却还是……和年轻时候一样,每次对龙慕渊,我都……没办法控制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酸痛的腰,苦逼的发现,自己……竟然……真的老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不得不服老了,以前被龙慕渊折腾,哪里会这么难受?现在整个身体都像是散架一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疼?”在我揉着腰难受的时候,龙慕渊端着一碗燕窝进来。

    他将燕窝放下之后,径自坐在我的身边,将我抱在怀里,低柔道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我抬起头,狠狠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伸出手,扯着龙慕渊的耳朵怒道::“龙慕渊,我都说不要……那个姿势了,你非要……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嘛,老婆……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,以后我会让你更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舒服你妹的,滚开。”看着龙慕渊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就生气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只顾着自己享受,全然不顾我……我都说了好疼,还是不肯放过我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亲手熬得燕窝粥,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舔着脸皮,将燕窝递到我的面前,一脸讨好道。

    我拍开龙慕渊的脸,冷淡道:“滚……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以后我不会让你不舒服。”龙慕渊见我这个样子,耸拉着头,像个可怜兮兮的巨型犬科动物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这个样子,不知道为何,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你在这个样子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拧着龙慕渊的耳朵,凶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龙慕渊抱着我,重重的咬了我一下,才喂我吃燕窝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我实在是不想要起床,便一个人躺在床上,龙慕渊则是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我这一觉,睡了很长,看了一下时间,瑞瑞他们应该是晚上,我立刻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们最近学习怎么样。

    瑞瑞说在这里已经很习惯了,他会照顾雅雅。

    “瑞瑞,要是有什么事情,一定要告诉妈妈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对着电话那端的龙瑞嘱咐道。

    龙瑞闷闷道:“妈妈……你……有没有别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别的……孩子?

    我的心口一窒。

    我在埃塞俄比亚生下的那个孩子,我没有和雅雅和瑞瑞说,他们也不知道,自己还有一个弟弟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,对我来说,是一个伤痛,一道疤痕,我不想要……提起。

    “妈妈?你还在吗?”或许是我长时间没有说话,龙瑞疑惑的继续叫着我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,强自镇定道:“瑞瑞为什么会突然这个样子问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梦到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梦到他什么?”我一听,手中的电话,差一点拿不稳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种梦,我……梦到一个孩子在哭,我走过去,问他是谁家的孩子,他叫我哥哥……还说妈妈不要他了……我醒来之后,觉得这种感觉很微妙,就……忍不住问你,你有没有别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你曾经是有一个弟弟的,在我失踪一年多的时候,在埃塞俄比亚那边生下了一个男孩,但是……他生下来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,弟弟……没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我原本悲伤欲绝的心,因为龙瑞的话,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瑞瑞……说什么?那个孩子……没有死?

    “我……能感觉到,弟弟在找我们……他很怕。”

    “瑞瑞……”我只当龙瑞是做梦,想多了。

    龙瑞却很认真的和我说,会找到弟弟,将弟弟带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听到龙瑞这个样子说,我的心情变得异常复杂。

    那个……孩子,是我欠了他。

    我将他带到这个世界,却没有办法让他看到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或许,我应该去看看他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半,我换上衣服,就去了墓地。

    我将花放在墓碑上,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墓碑,艰涩道:“玦玦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龙慕渊给这个孩子取名玦玦,他的名字叫龙玦。

    “你会怪妈妈吗?”我摸着没有照片的墓碑,心情异常复杂和痛苦。

    我倒是希望,他可以怪我,这样,我就不会这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。”原本晴朗的天,不知道为何,在这个时候,发出一声响雷,我看了墓碑一眼,匆忙的离开了墓园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下雨了,我必须要快点回去。

    我开车就要回龙家的时候,路边一个小孩子趴在大雨下,一直在哭。

    我立刻将车子停下来,朝着那个孩子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的父母呢?”

    “麻麻……呜呜呜……”那个孩子浑身湿透,漂亮的脸上满是雨水,一双大眼睛,哭的红肿不堪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他应该只有一岁的样子,走路不是很稳,说话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看着他可怜的样子,我立刻将他抱起来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抱起他的时候,我的心脏位置,莫名的划过一股异常奇怪的暖流。

    “乖,不哭了,我带你回去。”我在四周看了看什么人都没有看到,也不知道是谁将孩子丢在马路上,真是狠心。

    这么漂亮的孩子都舍得扔?究竟是不是人?

    “小少爷。”就在我抱着孩子要离开的时候,听到异常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……是如倩?

    我抱着孩子回头,就看到撑伞朝着我跑过来的如倩。

    “如倩?怎么是你?难不成,这个孩子……是?”

    如倩看到我也很惊讶,在看到我抱着小包子的时候,立刻将我怀中的小包子抢到了她的劾。

    “澜清……你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麻麻……不要……”包子被如倩抱在怀里之后,开始挣扎起来,伸出手,想要去抱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包子这个样子,心一软,很想要去抱小包子,可是……如倩抱着包子,对我异常戒备。

    如倩……好像也变了……以前那个随性开朗的如倩,变成这个样子……让我的心中,充满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和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碰巧路过这个地方,看到这个孩子在马路上,就下来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小少爷应该是跑到这个地方来了,我刚才一直在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林言的孩子?都这么大了?长得真漂亮。”我怔怔的看着如倩,伸出手就要去摸孩子的发顶却被如倩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言少还在酒店等着我带小少爷回去,澜清,我先带着小少爷离开了。”如倩看着我落空的手,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淡淡的复杂道。

    我怔愣的看着如倩那张脸,手不由的用力握紧成拳。

    “如倩……你是不是……对我有意见?”之前我可以顺利的从林家离开,是如倩帮我的忙。

    我和如倩是好朋友,很好的朋友,我也一直将如倩当成亲人,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算是很长,可是……我知道,她也将我当成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……如倩在我从林家离开之后,就像是变了一个人?

    我甚至不明白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就连林瑞突然对我产生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恨意,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而产生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对你有意见,澜清,对不起,我要带着小少爷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如倩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抱着怀中的孩子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我看着如倩这个样子,心中一阵落寞和复杂。

    “麻麻……呜呜呜……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被如倩抱在怀里的宝宝,突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伸出小小的手,朝着我的方向伸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孩子伸过来的手,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的撞击一样。

    我甚至想要去抓住孩子的手,但是如倩走的很快,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抓。

    那个……孩子……究竟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算是隔了很长的时间,我依旧可以听到孩子撕心裂肺的哭泣。

    那种哭泣,就像是当初龙慕渊带着我离开林家的时候一样,心被人硬生生的割开,很疼很疼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会有这种感觉?究竟是……为什么?

    我蹲下身体,捶打了一下胸膛,深呼吸一口气,不让自己在去想孩子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身湿漉漉?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接你?”我回到别墅,龙慕渊正在客厅等我,看到我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,龙慕渊俊美的脸上绷紧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的报纸,起身朝着我走进,目光沉沉的盯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去洗一个澡。”我恹恹的看了龙慕渊一眼,径自的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龙慕渊也没有阻止我,他皱了皱眉,便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龙慕渊便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给我喝。

    我将一整碗的鸡汤喝完之后,顿时觉得自己整个胃都暖暖的,特别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等下医生会过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,顺便打一针,预防感冒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将我手中的毛巾拿过来,目光灼灼的朝着我说道。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