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39章 龙慕渊疯了?
    毕竟当时我们对索拉的警告,还有手段,认为索拉不会在卷土重来,看来,我还是太小看女人仇恨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索拉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艾弗尔看着我,不赞同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顿时尴尬道:“其实在上一次的事情之后,我就没有索拉的消息了,也不知道索拉现在躲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埃菲尔家族之前一直被龙慕渊打压,虽然已经不成气候了,但是这个家族毕竟存在这么久了,还有势力残留,一点都不奇怪,在加上,索拉又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,搞不好,又弄出了什么阴谋诡计来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个消息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我现在怀疑,龙慕渊被关在一个小岛上,这个小岛,叫天堂岛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准确吗?”艾弗尔的话,让我心一颤。

    “应该准确,我今天过来,就是想要问薛小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去。”艾弗尔目光幽深道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救出龙慕渊,不管去哪里……我都愿意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过去救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会让人去安排,我们必须要快,毕竟我们不知道,龙慕渊有没有被他们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先回去和端木冥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,对着艾弗尔道谢道。

    “薛小姐,你和……端木少主的关系,似乎很不一般。”艾弗尔听我说要回去和端木冥说一下,突然看着我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艾弗尔的眼睛,轻声道:“是,我和端木冥是家人,最重要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艾弗尔没有说什么,只是让我好好准备,别的事情都不用担心,她会帮我将龙慕渊从岛上救回来的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我便将艾弗尔对我说的话都告诉了端木冥。

    端木冥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,脸色微微沉凝道:“艾弗尔可以确定龙慕渊在岛上吗?”

    “她说有人见过龙慕渊,,龙慕渊很有可能被人关在那座岛上,我想要和艾弗尔一起过去找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不管艾弗尔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我……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现在只想要确定龙慕渊是平安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样子,我陪你一起过去找龙慕渊,你一个人过去,我不放心。”端木冥握住我的手,对着我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一起过去,但是……林瑞和林言会让我们离开吗?”我看着端木冥的脸,突然想到对端木冥那么痴迷的林瑞,要是我和端木冥两个人离开京城,林瑞肯定第一个会知道,他会让我端木冥离开吗?

    “暂时他不会动我们,而且……玦玦还在他的手中,他知道,我们不会丢下玦玦离开的,林瑞一直是一个很会计算的人,就算是我们离开,他也不会放松对我们的监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人……我希望你到时候让莫卓给我盯紧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端木冥皱眉,目光幽暗道。

    “陈柳。”我吐出陈柳的名字之后,端木冥的眉头拧的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“她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不是说过,她将龙慕渊被人虐待的视频给我看,可是,你们都觉得我有幻想症,我……怀疑陈柳没有疯,不管你是不是觉得我对陈柳有芥蒂,甚至是说我有妄想症都没关系,我就是觉得陈柳和龙慕渊失踪的事情很有关系,你让莫卓盯着陈柳,绝对不能放过陈柳任何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端木冥轻轻的点头,我看着窗外的阳光,想着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龙慕渊,心脏的位置,不由得一疼。

    龙慕渊,你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?是不是正在受苦?

    龙慕渊曾经被索拉关起来,被折磨的这么惨,如果这一次还是索拉下的手,龙慕渊绝对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。

    越想我的心情便越发焦灼,恨不得现在马上就飞到天堂岛上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艾弗尔便带着我和端木冥离开京城,莫卓原本说要跟着过来的,但是莫卓毕竟有老婆和孩子需要照顾,端木冥便没有让莫卓跟着我们,而我则是让莫卓看着陈柳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天堂岛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我们到的时候,已经是第三天了,坐了两天的飞机,我整个人都累的要趴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艾弗尔已经提前预定了酒店,我们到了天堂岛之后,直接便去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一直都七上八下的,因为担心龙慕渊的情况,怎么都没有办法平复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我们好不容易恢复元气,我见艾弗尔还是没有什么动作,忍不住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艾弗尔,你不是说龙慕渊有可能在这里吗?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吗?”

    艾弗尔见我这么担心,淡笑道:“先不要着急,时间还没有到,我们要找龙慕渊,要有人带着我们去找才可以,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找,是没有办法找到龙慕渊的。”

    听艾弗尔这个样子说,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艾弗尔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,看她的样子,应该……很快就可以找到龙慕渊吧?

    十点钟的时候,艾弗尔带着我们去天堂岛一家最有名的酒吧去逛,我不明所以,刚想要问艾弗尔想要做什么的时候,端木冥握住我的手,示意我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见端木冥好像是也很信任艾弗尔的样子,我只能将自己焦灼的心,慢慢的放下。

    艾弗尔穿着性感,长得有漂亮,很快便吸引了很多男人的注意力,那些男人都围在艾弗尔身边转,艾弗尔一边喝酒,一边和他们聊天,她的动作慵懒中带着性感,就连身为女人的我,都忍不住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我和端木冥坐在另一桌,看着艾弗尔,我看时间越来越晚了,眼皮都在打架了,我扯着端木冥的衣服,嘀咕道:“端木冥……艾弗尔……究竟在做什么?我都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蹭着自己的眼睛,打了一个哈欠,对着端木冥嘀咕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握住我的手,眼底带着神秘道:“薛澜清,你还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吗?”

    端倪?

    被端木冥这个样子一说,我的脑子,才猛地回神。

    艾弗尔和那几个男人聊得很投机,那几个男人手背上手有纹身,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艾弗尔却像是在和他们周旋的样子?难不成这几个人……就是看押龙慕渊的人?

    “马上就可以找到龙慕渊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见艾弗尔带着那几个男人离开酒吧,抓着我的手跟在艾弗尔身后,朝着我幽幽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心中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艾弗尔果然有办法,这种办法都能够让她想到。

    我对艾弗尔的佩服又更上一层楼了。

    艾弗尔带着那几个男人上车,那几个男人便已经开始对艾弗尔动手动脚了。

    我见状,着急的就要去救艾弗尔,端木冥却一脸镇定的拉着我,让我不要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果然,就在我着急的不行的时候,原本在艾弗尔身上动手动脚的男人,都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艾弗尔抽过一边的面巾纸,厌恶的擦了擦自己的身体,打开车门,从车内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艾弗尔,情况如何?”我看到艾弗尔从车上下来,立刻朝着艾弗尔走进,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龙慕渊在什么位置了,没想到,龙慕渊真的被关在这个岛屿上,地点就在这个酒吧的地下室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马上过去。”我一听,心都揪住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被人关在地下室里……

    艾弗尔掌握了地下室的位置,带着我和端木冥又重新回到酒吧,然后领着我们去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地下室有人在看守,艾弗尔用自己准备好的麻醉枪,将他们弄晕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麻醉剂,可以让他们昏睡两天,现在他们是没有办法醒来的。”艾弗尔收回自己手枪,对着我和端木冥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艾弗尔做事这么干练的样子,心下一阵崇拜。

    艾弗尔果然好厉害。

    我们走过安静阴森的走廊,终于到了一个像是地牢一样的地方,在那里,我们看到了一个被锁在铁链上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男人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,身上还有很多痕迹,血迹斑斑,胡子拉渣的,落魄的就像是一个乞丐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看到龙慕渊之后,我再也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情绪,整个人都朝着龙慕渊扑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被链条锁住的男人,听到我的声音之后,慢慢的转身,那双猩红的眼睛,我那么的熟悉……这是龙慕渊,是我的……龙慕渊啊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薛澜清……”龙慕渊看到我之后,激动的想要朝着我扑过来,可是……因为被锁住了,他没有办法朝着我走进,我看着龙慕渊的样子,眼泪忍不住扑簌簌的落下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和端木冥过来救你了,你马上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,哽咽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安静下来,那双眼睛,却异常固执的凝视着我。

    艾弗尔将缩着龙慕渊的地牢打开之后,便带着我们走进地牢,我看着龙慕渊双腿上的鞭痕,还有被烫伤的痕迹,扑到龙慕渊的怀里,不管龙慕渊此刻的样子有多么的恶心,紧紧的抱住龙慕渊。

    :“龙慕渊,我来了,别怕,我过来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快点……走……离开……这里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,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深沉道。

    我抓住龙慕渊的手臂,怎么都不肯离开。

    我怎么可能……放任龙慕渊一个人不管?我们已经过来这里了,就算是最后会被人发现也没有关系,我们最终的目的,就是要将龙慕渊从这个地方带走,没有将龙慕渊带走,我们绝对不会善摆甘休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听话,马上离开这里,马上……”

    龙慕渊见我不肯离开,声音再次喑哑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这一次就是过来救你的,艾弗尔有办法将你带走的。”我看着龙慕渊,坚持道。

    艾弗尔既然带着我和端木冥过来救龙慕渊,已经想到办法将龙慕渊从这个鬼地方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……走,薛澜清,马上。”龙慕渊的情绪异常激动,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咳嗽,看到龙慕渊这个样子,我心下一阵惊骇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艾弗尔,有没有钥匙,将这个锁打开。”我抱着龙慕渊虚弱无力的身体,朝着艾弗尔恳求道。

    艾弗尔从刚才那两个男人的身上拿到了钥匙,她很轻松的将门给打开了,随后端木冥便和我一同扶着龙慕渊离开地牢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双腿因为长时间没有处理,已经没有办法正常走路,他在这里被关了很久,又被虐待了很久,一想到龙慕渊这么强大的男人,却被人用这种方式对待,我的心便像是被利刃狠狠刺穿一样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没事了,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。”我用手将龙慕渊嘴角上的鲜血擦干净,对着龙慕渊哽咽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,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将我狠狠推开。

    “滚……放开我……薛澜清……将薛澜清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怎么了?”我被龙慕渊突然的动作狠狠推开,差一点摔倒,好在端木冥在我身后,才没有让我摔倒。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那副疯狂可怕的样子,吓得浑身都在抖。

    我叫着龙慕渊的名字,希望可以唤回龙慕渊的理智,可是,龙慕渊突然像是失控的野兽一样,对着我们攻击。

    一边攻击,还一边叫着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们究竟对龙慕渊做了什么?为什么龙慕渊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给我停下来,龙慕渊,你看清楚了,薛澜清就在这里,你还在哪里找薛澜清?”端木冥将我拉到他的身后之后,便将龙慕渊强行的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端木冥用异常犀利的语气对着龙慕渊怒吼,可是,龙慕渊却疯狂挣扎起来,就算自己的手脚都受伤了,龙慕渊还像是暴怒的野兽,对着端木冥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“索拉……将薛澜清还给我……你敢伤害薛澜清,我杀了你……杀了你……将你们都杀光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。”我看着龙慕渊疯狂的样子,眼泪忍不住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端木冥,想办法将龙慕渊打晕,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,等下会被人发现。”艾弗尔扶着我,对着端木冥命令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绷着脸,抬起手,狠狠朝着龙慕渊一拳挥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龙慕渊竟然在这个时候避开了端木冥的攻击,反而用自己的脑袋,狠狠的撞击端木冥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端木冥……”端木冥被龙慕渊撞的身体一颤,整个人都倒退几步,艾弗尔立刻上前扶着端木冥,而龙慕渊却在这个时候失控了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将薛澜清还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这个样子,立刻扑到龙慕渊的怀里,抱住龙慕渊疯狂乱撞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我在这里,你感受到了吗?我就在这里,别怕,我没事,没有人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是假的……是假的……薛澜清死了……我的薛澜清……死了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我,刚安静下来又开始挣扎起来,看着龙慕渊这幅样子,我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死,龙慕渊,你看清楚,我没有死,我就在这里,你摸摸我,我是热的。”我将龙慕渊的手,放在我的脸颊上,让龙慕渊可以感受到我肌肤上传来的温度。

    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