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41章 别对我这么好
    我侧头,看了林言一眼,冷淡道:“你肯放了我儿子吗?”

    端木冥说,他们的人,已经研究出感应炸弹的破解方式了,我相信,很快就可以将玦玦救出来了,到时候,就算是倾尽所有的力量,端木冥都会和林瑞和林言斗到底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将那个孩子还给你。”林言双手异常优雅的交叠的放在腹部的位置,目光冷凝幽暗道。

    林言说什么?他肯将玦玦还给我?

    我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林言,绷着脸道:“你……说真的?你真的肯将玦玦还给我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帮我杀了端木冥,我就将玦玦还给你,这个交易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林言将整张脸都贴在我的身上,身上那股异常沉冷的气息,充盈在我整个身体四周,我被林言的话吓到了,后背莫名僵硬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肯?”林言见我不肯说话了,眼眸泛着一层淡淡的冷酷道。

    “林言,我不会为了……救自己的孩子,伤害端木冥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为了我,失去那么多,我怎么可能为了玦玦,要端木冥的命?

    “是吗?等下你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林言似乎早就料到,我一定会这个样子说,他冷酷的掀了掀唇,没有在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林言的身边,浑身僵硬,看着林言那副样子,心下却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该死的……我现在究竟要怎么办?龙慕渊……拜托你,一定要快点好起来,好不好……我求你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车子不像是去林家的位置,我看着四周的树木,看着车子像是往郊区的位置行驶,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林言没有回答我,脸上始终都带着一股莫名的冷酷。

    看着林言脸上的那些表情,我的心中越发的担心。

    就在我忐忑之际,车子终于停下来了,我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木屋,手不由自主的抓住身下的坐垫。

    “下车。”林言见我坐在车上一动不动,他率先下车之后,直接朝着我下命令。

    我看了林言一眼,皱了皱眉,只好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林言想要做什么?难不成是失去耐心,想要我的命?

    林瑞对端木冥的感情这么变态疯狂,而林言对林瑞又是言听计从的主,指不定是林瑞已经不耐烦我和端木冥一直在一起,所以想要偷偷的将我处理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必须要……冷静下来……

    林言带着我走进小木屋的时候,推开门进去的时候,我就听到里面传来玦玦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玦玦。”我慌张的看过去,就看到被人放在篮子里吊起来的玦玦。

    玦玦坐在篮子上,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满是泪痕,漂亮的大眼睛更是红肿不堪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一幕,吓得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林言竟然这个样子对玦玦?简直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“林言,你马上将他放下来。”看着坐在篮子上,不停哭的玦玦,我紧紧的抓住胸口的衣服,怒视着林言道。

    林言冷漠的看了我一眼,面无表情道:“想要我放他下来,也不是不可以,薛澜清,我说了我的要求,你可以办到,我就将孩子还给你,甚至可以带着林瑞撤离京城,不在对付你,但是……你要是不同意,我只能将这个孩子弄死,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的话,这个孩子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林言走到挂着玦玦篮子的木桩上,拉扯着那根绳子,对着我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林言的动作,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林言……住手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是……答应我……还是……不答应?”林言见我这个样子,侧头冷酷的盯着我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林言那双泛着冰冷的眼眸,心脏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要我……怎么做?”我闭上眼睛,沉闷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将这个给端木冥喝掉,然后……将端木冥带到这个地方来,剩下的事情,我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林言,你这个样子做,林瑞知道吗?”

    林瑞肯定没有想要端木冥的命,林言这个样子做,说不定是背着林瑞做的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不要给我耍什么小聪明,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话去做,你的孩子会有什么下场,不用我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冷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,林言便扭头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而篮子里的玦玦,也被人抱走了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的看着玦玦被人抱走,想要去抓,却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龙太太,这是言少让我交给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身材高大男人,将一个药瓶交给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中的药瓶,想着林言的话,面色微微沉了沉。

    端木冥,对不起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去哪里了?我找了你很久,管家说你不见了,我差一点就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从蜈蚣山那边回来,我便去了医院看龙慕渊,刚到龙慕渊的病房外面,就看到端木冥,端木冥大约是知道我从别墅离开的事情,担心的抓住我的肩膀,面色凌冽道。

    看着端木冥脸上的沉冷,我的心脏,隐隐有些疼。

    我扯了扯嘴唇,喑哑道:“我……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什么地方了?打你电话都没有接?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还是林瑞和林言乘我不在的时候,找你麻烦?”端木冥见我脸色难看,忍不住皱了皱眉,目光沉沉的朝着我问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端木冥这么关心我的样子,心就像是被人撕扯一样,很疼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突然想起要买一些莲子,也没有和管家打招呼,就去超市了,手机没电,才没有接到你的电话,你别担心我,他们现在不会对我怎么样,别忘了,林瑞是想要利用我牵制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,如果林瑞敢碰你一下,我要他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摸着我的头发,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温和道。

    看着端木冥这个样子,我的鼻子忍不住酸了酸。

    “端木冥,龙慕渊的情况有没有更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强迫自己回过神,看向不远处睡着的龙慕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情况已经好很多,你放心好了,医生说龙慕渊会越来越好的,你不需要这么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……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端木冥一眼,酸涩难当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怎么从刚才开始,就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?”端木冥发觉我此刻的情绪,忍不住伸出手,将手掌放在我的额头,以为我发烧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看到龙慕渊这个样子,我心里难过,端木冥……今晚我们去外面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想要去哪里吃都可以,我会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握住我的手,对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端木……你别对我这么好,行不行。”端木冥对我越好,我心中的愧疚,便越发的严重。

    端木冥眨了眨眼睛,扣着我的后脑勺,将额头紧紧的贴在我的额头上,柔声道:“我喜欢……对你好,薛澜清,我们约定好了的,会一直在一起,就算是当亲人都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……

    你不可以这么傻,为了我这么一个女人,根本就不值得……

    如果没有我,端木冥会遇到很好的女人,可是……因为我的存在,端木冥将自己的一颗心都给我了,但是,我什么都给不了端木冥……

    晚上,我和端木冥去了一家法国餐厅,我们很久没有这个样子用餐了。

    端木冥将整个餐厅都包下来了,餐厅内就只有我和端木冥两个人,端木冥还特意弄了很有浪漫气氛事情,看的我很感动。

    我和端木冥喝酒的时候,我将那些药粉,放进了端木冥喝的酒里,看着端木冥将那些药混合着酒喝酒肚子,我的手猛地一抖。

    端木冥,你别怪我……求你了!

    “端木冥,很晚了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我看着已经开始出现醉意的端木冥,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眯起眼睛,对着我沉声道:“好……薛澜清……我的头,有些晕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喝的太急了,没事,我现在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绷着脸,抓住端木冥的手臂,有些狼狈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嘟囔了一声,将整个身体都靠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看着端木冥的脸,泪水轻轻的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   我扶着端木冥离开餐厅,,门口已经有车子等在那里,那是林言的人,是过来接我和端木冥的。

    看来,林言是一直都派人跟踪我的。

    我收敛心思,扶着端木冥坐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司机开车带着我去蜈蚣山那间小木屋,玦玦和林言,正在里面等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窗外斑驳的树影静静的发呆。

    我为了自己的孩子,牺牲端木冥……很卑鄙吧?

    可是,除了这个选择,我实在是……想不出第二个方法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这么做,玦玦……会死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只能咬咬牙,将自己心中的愧疚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端木冥,等救了玦玦,就算是要我的命,我都愿意给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?”当我带着端木冥来到小木屋的时候,林言已经在里面等着我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一张黑色的椅子上,单手撑着下巴,目光冷凝的朝着我玩味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林言一眼,指着不远处的车子说道:“端木冥我已经带过来了,你将玦玦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林言看了我一眼,抬起手,便让自己的手下,将玦玦抱过来给我。

    我看到玦玦被那个男人抱着朝着我走过来的样子,心情无比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玦玦,妈妈在这里。”那个男人将玦玦交给我之后,我顾不上什么,将玦玦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玦玦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,小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玦玦会叫妈妈了?

    我的眼角带着淡淡的泪意,亲着玦玦的脸蛋,就要带着玦玦离开这里之际,林言已经将端木冥从车上带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林言,你打算怎么对付端木冥?”

    我看着林言,紧紧的握住拳头问道。

    林言扫了我一眼,面色冷酷道:“这是我的事情,你管不着,好了,你可以带着你的孩子离开这里,记住,不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林言说完,便有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直接朝着我走进。

    看着朝着我走进的男人,我看了看不远处被林言带进去的端木冥,咬咬牙,抱紧怀中的玦玦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我被赶出去之后,林言给我留了一辆车子。

    我将玦玦放进车子里面,摸着玦玦柔软的发丝道:“玦玦乖乖的待在这里,妈妈去救干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玦玦眨了眨眼睛,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我将车门关上,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手枪,便往院子的小门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手枪,是我拜托莫卓给我的,毕竟有这个东西在,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我不会真的将端木冥送给林言,让林言伤害端木冥的。

    当我进去的时候,林言的手枪,对准端木冥,就要开枪,我一看,顿时着急起来,顾不上什么,便拿着手枪对准端木冥的手,朝着端木冥开枪。

    其实我根本就不会用手枪,我也……只是赶鸭子上架,为了救端木冥,我只能咬咬牙开枪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子弹便打在了林言的手臂上,同时我的位置也暴露了。

    林言的手枪掉在地上,他身后的那些人,看到林言受伤之后,立刻将枪口对准我的方向。

    林言就算是中枪,脸上的表情,依旧异常凌冽甚至可怕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好大的胆子,我已经放你一马,你竟然自己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将端木冥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举着手枪,对着林言冷淡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你可真的是让我越来越刮目相看,可惜的是,就凭你,还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林言的动作很快,抬起脚,将我手中的手枪狠狠的踢飞在地上,看着被踢飞的手枪,咬唇想要在去捡起来的时候,脑门已经被林言的手枪给抵住了。

    “原本想要饶你一命,但是你实在是太不知死活,既然你这么想要死,我就成全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言的手慢慢的扣动扳机,我看着林言,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僵住了。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对不起,我不能陪着你继续走下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双眼紧闭,等待着死亡的一刻之际,我的耳边,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随后,我便听到端木冥阴沉可怕的低吼。

    “林言,你敢动薛澜清一下,我便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端木冥。”

    我睁大眼睛,就看到端木冥拿着手枪,将林言的手下都给打伤,手中拿着手枪对着林言。

    林言目光阴暗的看着端木冥,面带嘲笑道:“端木冥,你还真是厉害?连薛澜清都被你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斗,我自然要心思缜密一点。”

    端木冥移动着自己的身体,目光冷酷的朝着林言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我今晚一定要你的命。”林言说着,原本就恐怖的眸子,渐渐的变得异常冷酷。

    他将我抓在手中,将我推给端木冥之后,便朝着林言开枪。

    “端木冥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几声枪响之后,端木冥的手臂和胸口中了一枪,而林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他心脏的位置被端木冥打中,他似乎不敢相信的看着端木冥,身体缓缓的倒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小言。”

    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