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46章 真相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突然的动作吓到了,刚想要将龙慕渊推开,龙慕渊却将我身上的衣服给撕碎了,我看着龙慕渊像是野兽一般的动作,双腿不停的挣扎起来,抬起脚,给了龙慕渊一脚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给我松开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愿意离开我的身边吗?既然这个样子我就成全你。”龙慕渊面色阴鸷的盯着我,低下头,疯狂甚至粗暴的咬住我的嘴唇。

    我被龙慕渊用这种动作对待,想要推开龙慕渊却没有一点办法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我恨你。”在龙慕渊的手伸向我的身下的时候,我对着龙慕渊怒吼一声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的身体猛地一颤,他低下头,那双满是红色的凤眸,带着淡淡的轻蔑和冷酷道:“恨我?那就恨吧,薛澜清,你没有办法帮我讲事业更上一层楼,就应该识趣的离开我身边,我已经给你留足面子了,滚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说着,便将我从床上狠狠的扯下来,他的动作真的没有一点的怜惜,我整个手掌都蹭到地上,还被蹭破皮了,看着手掌上的鲜血,我红着眼睛,慢慢的抬起头,看着龙慕渊那张脸。

    龙慕渊冷冰冰的扫了我一眼,背对着我轻蔑道:“现在你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龙慕渊的样子,心口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我再给你一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滚。”龙慕渊冰冷的背影,就这个样子背对着我,周身那股寒气,像是要将我整个人都给吞噬掉一样。

    龙慕渊……这就是你的选择?是吗?

    我捂着嘴巴,从书房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管家正在楼下,看到我满脸泪痕,身上的衣服还异常凌乱,忍不住担心到:“小姐,你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什么事情都没有。”我看了管家一眼,深呼吸一口气,转身跑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黑夜下,我走在安静的马路上,周围什么人都没有,一阵雷鸣声响起的时候,我愣在原地,慢慢的抬起头,看向头顶的乌云,原来……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……要下雨了吗?

    “淅淅沥沥。”我站在原地,一阵冷风从我身边吹过的时候,大雨便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雨水淋湿的我,依旧一动不动,就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疯了吗?你是不是想要找死?”

    一辆车子朝着我的方向开过来停在我不远处的位置,车门打开之后,我变看到端木冥从车上下来,直接朝着我冲过来。

    我微微的眯了眯眼睛,看着走近我的端木冥,苦涩道:“端木……你怎么……会过来的?”

    他送我回来之后,就离开了,我还以为,端木冥已经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放心你一个人。”端木冥皱眉,目光冷凝的朝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要我了,端木冥。”我看着端木冥扑进端木冥的怀里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端木冥拍着我的肩膀,声音沉沉道:“别哭了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办?端木冥……你说……我要怎么办?我……现在真的……好难受……真的……好难受。”我紧紧的抓住端木冥胸前的衣服,对着端木冥痛苦不堪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抱着我,往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龙慕渊的选择,薛澜清,他既然做出自己的选择,你就成全他,没有龙慕渊你依旧可以活的很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端木冥的话,我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“端木冥……他有事情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,看着端木冥嘶哑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我和端木冥说完之后,整个人都开始昏沉沉起来,没多久,我便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我睡过的时候,我听到端木冥用一种无奈的声音,对着我说道:“薛澜清,这是他的选择,你就成全他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慕渊和我离婚的事情,骤然出现在媒体的各大板块,而我和端木冥两人暧昧的关系,也被报道出来,很快,整个京城都是关于我和端木冥两人之间的事情,而龙慕渊则是搂着丽萨娜出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我看着报纸和新闻上信息,整个脑子都像是被人狠狠的敲打一样,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澜清,究竟……怎么回事?你和端木冥还有龙慕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生日那天是不是发生了我不知道的事情?”艾弗尔大概也是看到新闻上的内容,立刻找上我,有些生气道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喜欢端木冥,现在我和端木冥两人的关系被这种方式曝光在大众面前,艾弗尔会生气,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我异常平静的看着艾弗尔,声音异常酸涩道:“艾弗尔,对不起,我到现在,都不知道这件事情,要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端木……是不是上床了?在你生日那天?”艾弗尔眯起眼睛,那张漂亮的脸上有些暗沉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摇头,苦涩道:“龙慕渊设计了我和端木冥,但是……我和端木冥……没有真正的上床。”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我也以为,我和端木冥上床了,毕竟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,我也没有办法细想,在我回龙家和龙慕渊摊牌的时候,和龙慕渊吵了一架被端木冥带回去之后,我就细想了整个事情,有没有发生关系,我是最清楚的,最起码,我的身体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舒服,所以……我可以非常确定,我和端木冥……没有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事后我逼问了端木冥,端木冥才将真相告诉我。

    当时他的确是中药了,我也喝醉了,但是……他听到我叫龙慕渊的名字,他的自尊心,不允许他在我昏迷不醒的时候对我做出那种事情,所以他没有真正的占有我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和龙慕渊又是怎么回事?”听到我说和端木冥没有上床,艾弗尔松了一口气,拉着我坐在一边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我看着艾弗尔,苦涩道:“我不值得……艾弗尔,我不知道龙慕渊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……打算怎么做?”艾弗尔听我这个样子说,目光忧虑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龙慕渊说出真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最近和丽萨娜真的……很亲密,全部人都说,龙慕渊马上就要和丽萨娜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艾弗尔一脸担忧的握住我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我垂下眼皮,涩然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找到真相,要不然……我怎么都不会甘心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心,不可能说变就变,我和龙慕渊经历这么多,我不会相信龙慕渊这么拙劣的借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丽萨娜,请问是薛澜清小姐吗?”

    下午三点的时候,我刚处理完文件,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,就接到了丽萨娜的电话,她会主动给我打电话,倒是让我有些稀奇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薛澜清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有时间,和我见一面吗?”丽萨娜的声音很好听,优雅又有礼貌,我原本对丽萨娜有些芥蒂的心,也因为丽萨娜的声音,渐渐的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我用力的掐住手,抿唇道:“好,可以。”

    和丽萨娜约好在什么地方见面之后,我便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四点钟,公司附近的茶餐厅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丽萨娜已经到了,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,看起来异常的漂亮。

    她见我过来,立刻起身,温柔道:“你好,我是丽萨娜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。”我坐在丽萨娜面前的位置,对着丽萨娜微微点头道。

    她见我这个样子,撑着下巴,一脸温柔道:“你很漂亮,尤其是脸上的罂粟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垂下头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不是还在想着我和龙慕渊的事情。”丽萨娜优雅的端起桌上的咖啡,抿了一口说道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丽萨娜道:“你特意找我,是有什么事情?还是想要在我的面前炫耀你和龙慕渊有多么的恩爱?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我早就见多了,我以为,丽萨娜找我,就是为了挑衅我,谁知道,丽萨娜没有因为我无礼的话气到,她浅浅的笑了笑,目光柔软道:“你想多了,我怎么会过来和你挑衅什么?”

    丽萨娜这个样子说,让我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相信龙慕渊吗?”

    丽萨娜在我出神的时候,放下手中的杯子,脸上的温柔瞬间被凝重覆盖。

    我看着丽萨娜脸上的凝重,扯了扯唇,冷淡到:“我……相信龙慕渊……又如何?不相信又如何?我和龙慕渊已经走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慕渊两个人的事情,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,我和他也有些交集,不瞒你说,早些年,我的确很喜欢龙慕渊的,甚至很想要成为龙慕渊的妻子,可是,后面我知道他有一个心爱的女人之后,这个念头便已经被我打消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丽萨娜这个样子说,我忍不住怔愣的看着丽萨娜。

    她今天特意找我出来,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情的吗?

    就在我出神的看着丽萨娜之际,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报告书,递到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我看着被递到我面前的报告书,皱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龙慕渊的报告书,看了之后,你应该就知道龙慕渊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要我帮他演戏,可是……我不忍心你们两个人经历这么多之后,又要分开,这种事情,我实在是做不到,所以我决定让你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,我希望,你对龙慕渊的感情,还是那么深。”

    我抖着手,将桌上的报告书拿起来,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,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“骗人的……吧?”看完手中的报告书之后,我放下报告书,勉强的看着丽萨娜说道。

    癌症……怎么会?龙慕渊有胃癌?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癌症,也不能说是癌症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是一种注射性的病毒,龙慕渊是被索拉下了病毒癌症,引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索拉。”我用力的抓住手中的报告书,对着丽萨娜怒道。

    除了索拉,我想不出第二个人了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,竟然对龙慕渊下黑手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索拉,我现在找不到索拉,所以没有办法拿到解药……或许,拿到解药,也没有办法救龙慕渊,他没有多少天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一定还有办法的,一定有办法可以救龙慕渊的。”我看着丽萨娜,不相信龙慕渊就这个样子离开我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走过那么多,龙慕渊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离开我?

    丽萨娜看着我,目露惆怅道:“我也正在想办法救龙慕渊,希望……我们可以救他,我不希望,在他痛苦的这个阶段,自己一个人承受,我作为他的朋友,实在是没有办法坐视不管,我希望……你可以在他最后的时光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故意要这个样子对你,他将你推给端木冥,只是觉得,在他死了之后,你起码,还有人可以照顾,端木冥对你很好,他虽然不喜欢端木冥,却也很敬佩端木冥,所以,他希望,端木冥可以代替他爱你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,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做,我就会感动吗?我不会……我只会……恨你……你想要将我撇下,怎么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请你告诉我,龙慕渊在哪里?”我深呼吸一口气之后,看着丽萨娜,声音嘶哑道。

    丽萨娜的表情异常认真道:“他现在正在你们的家里,他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,这几天,一直都在咳血,却一直不愿意接受治疗,如果是你的……话,可以劝说他,我的研究团队,一直在研究龙慕渊的病情,我相信,一定……可以救活龙慕渊的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,对着丽萨娜鞠躬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便扭头离开了咖啡厅。

    龙慕渊,你一定要等我,求你了……一定要等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走进龙家的时候,别墅内一个佣人都没有,丽萨娜说,在我离开这里的第二天,龙慕渊便将别墅内的佣人都给辞退了,自己一个人呆在别墅。

    我很清楚,龙慕渊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来。

    他想要……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的双手不由得用力的握紧成拳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我走上楼的时候,听到我和龙慕渊的卧室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咳嗽。

    我推开门,就看到龙慕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,佝偻着背,痛苦不堪的弯腰咳嗽。

    看着龙慕渊惨白的俊脸,我的心脏像是被人用锐利的刀子狠狠刺穿,疼的我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。”

    看到龙慕渊呕出那么多的鲜血,满地都是鲜血的样子,我的心脏狠狠一跳,我立刻上前,从龙慕渊的背后,抱住了龙慕渊的身体。

    龙慕渊原本颤抖的身体,瞬间僵硬。

    他回头,一双泛着红色血丝的眼睛,在看到我之后,哑着嗓子道:“薛澜清……你又回来……做什么?赶紧离开这里……我不想要……看到你。”他皱眉,眼眸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丽萨娜都将事情告诉我了,为什么……不将真相告诉我?”我看着龙慕渊惨白的俊脸,用力的捏住拳头,鼻子有些酸涩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皱眉,目光冷酷道:“告诉你什么?我没有什么要告诉你的,马上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