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63章 龙慕渊,你混蛋
    “说什么谢谢?我们科室青梅竹马,好了,我先去工作了,你自己好好计划一下,这一次你讲端木冥的孩子找到,他肯定会非常喜欢你,对你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刮目相看吗?在厉飒看到薛澜清的那一瞬间之后,厉飒已经清楚的知道,端木冥会让她成为他的女朋友,或许就是因为她的这张脸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厉飒绝对不允许自己变成这种存在,绝对……不会!

    明峰离开之后,厉飒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之后,捡起地上的石头,狠狠的朝着自己的手臂上划过去。

    要是救人没有受伤的话,真的会让人怀疑,所以厉飒必须要将自己弄伤才可以。

    厉飒拖着自己受伤的手臂,将思澜从地上抱起来,便带着思澜离开了猪栏。

    厉飒没有立刻将思澜带回去,而是带着思澜去了后山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抱着思澜,看着下坡的位置,那里很多树枝和石头,如果从这个地方跳下去的,应该不会要她的命?

    这个样子想着,厉飒咬咬牙,狠心的抱紧怀中的思澜从坡上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那些尖锐的石头,从厉飒的手臂上划过,疼的厉飒浑身都在颤抖,她咬紧牙关,吃力的抱着思澜不停的喘息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动静,将原本昏迷不醒的思澜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个坏人,我父亲要是知道你抓我,一定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思澜……是我。”厉飒抱紧怀中不停挣扎的思澜,声音嘶哑而颤抖的叫着思澜的名字。

    思澜在听到厉飒的声音之后,才茫然的抬起头,当看清楚抱着自己的人是厉飒之后,思澜的眼中带着一抹茫然道:“是你?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现在马上就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厉飒目光异常温柔的对着思澜说道。

    思澜这次啊发现,厉飒的身上有很多伤口,尤其是手臂上的伤似乎很眼中的样子,思澜见厉飒的手臂一直在流血,心猛地一颤,慌张道:“你……怎么了?是不是为了救我受伤了?”

    思澜一直都不喜欢厉飒,因为觉得厉飒的存在会将端木冥抢走,可是,现在厉飒却救了他,思澜对厉飒的感情突然变得很微妙。

    厉飒见思澜这么担心自己的伤口,嘴角微微掀了掀。

    果然,明峰的这个计谋,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思澜一定会以为,厉飒是因为拯救他所以才会受伤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厉飒强撑着身体,朝着思澜露出异常苍白和坚强的微笑道:“我没事的,思澜,只要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厉飒。”

    思澜漂亮的大眼睛,带着些许依赖的看着厉飒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现在处于一种危险的情况,思澜对厉飒才会有这么依赖的感情存在。

    厉飒伸出手,温柔的摸着思澜柔软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我会将你带回去的,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厉飒。”思澜这一次主动抱住厉飒的脖子,声音哽咽道。

    厉飒的眼眸划过一抹淡淡的光芒,她没有说什么,做戏自然要做全套,厉飒抱着思澜,慢慢的朝着前面走。

    晚上,端木冥和龙慕渊还有薛澜清,艾弗尔四个人,就这个样子坐在餐厅上,谁都没有动筷的意思。

    艾弗尔咬唇,看了端木冥一眼,垂下眼皮道:“还是……没有找到思澜的下落吗?”

    已经这么多天了,思澜要是真的出什么事情……她真的不知道……要怎么办?

    “思澜……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伸出手,握住了艾弗尔有些冰冷的手,一脸认真的对着艾弗尔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薛澜清这个样子说,艾弗尔忍不住轻轻的点头:“希望……是这个样子,要不然,我……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思澜会有什么危险,艾弗尔便没有办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少主……小少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的时候,管家突然一脸惊喜的从外面跑进来。

    管家一直都是训练有素的,基本上是不苟言笑,更不要说像是现在这个样子失控。

    “思澜回来了?”薛澜清和艾弗尔两个人都起身,看向管家。

    管家立刻点头,老泪纵横的擦拭着自己的眼睛说道:“是……回来了,小少爷被厉飒小姐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厉飒将思澜带回来的?

    薛澜清疑惑的看向了艾弗尔,艾弗尔也一脸不明所以的朝着薛澜清耸肩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厉飒抱着思澜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厉飒,你怎么了?”看到浑身伤痕的厉飒,薛澜清和艾弗尔两个人立刻朝着厉飒走去。

    厉飒抱紧怀中的思澜,抖唇道:“少主……我将小少爷……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厉飒虚弱无力的说完这些,整个人便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厉飒。”所有人看到昏迷过去的厉飒,慌张的叫着厉飒的名字,端木冥绷着脸,大步上前,将厉飒整个人都抱在怀里,朝着管家怒吼道:“还不快点叫医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漂亮阿姨,你……也过来了?是因为担心思澜吗?”思澜被艾弗尔抱起来的时候,才看到薛澜清的存在,看到薛澜清,思澜的眼睛带着一抹泪水的看着薛澜清。

    看着思澜那张精致漂亮的脸,薛澜清心中一痛,立刻上前,从艾弗尔的手中将思澜抱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是,我因为担心你,所以特意过来找思澜的,思澜没事,真的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思澜好怕……那个叔叔将思澜关起来了,思澜好想父亲,也想艾弗尔阿姨,想漂亮阿姨,然后……厉飒过来了,她救了思澜……”

    思澜抱住薛澜清的脖子,嘶哑的说完之后,便昏倒在薛澜清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思澜。”看到思澜昏过去,薛澜清吓坏了,慌张的抱紧怀中的思澜。

    龙慕渊见薛澜清一脸担心的样子,目光沉沉道:“可能是因为太累了,先将他带回房间去,等医生来了,让医生检查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话,让薛澜清重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抱着思澜往思澜的房间去。

    她让用人给思澜洗了一个澡之后,便一直守在思澜的床边。

    孩子的五官和端木冥几乎是一模一样,薛澜清傻傻的看着思澜的五官,看了许久,直到艾弗尔走过去,薛澜清才恍惚的回过神,看向艾弗尔,唇角隐隐带着淡淡的落寞道:“艾弗尔,思澜……真的是一个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真的是一个好孩子……澜清……你真的不和他相认吗?”艾弗尔其实也很矛盾,一方面,她希望薛澜清可以和思澜相认,一方面,又不想要薛澜清和思澜相认,可是一想到思澜么几天都在找自己的妈妈,艾弗尔觉得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“我不可以。”薛澜清将手放在思澜的脸颊上,听到艾弗尔说的话之后,薛澜清的手微微一抖,对着艾弗尔摇头道。

    艾弗尔知道薛澜清为什么不能够和思澜相认,也没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艾弗尔看着薛澜清,随后说道:“那个厉飒,你看到了吧?和你年轻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看到厉飒,我才发现,自己已经老了,要不是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妹妹,我几乎要怀疑厉飒是我的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故作轻松的对着艾弗尔说道。

    艾弗尔苦涩道:“端木冥对你……依旧还是有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艾弗尔,如果端木冥没有办法爱上你,给你纯粹的感情,忘记端木冥吧?”

    薛澜清认真的看着艾弗尔,作为朋友,薛澜清真的不希望艾弗尔一直这个样子爱着端木冥。

    如果端木冥可以爱上艾弗尔,她会祝福,但是端木冥的执念太深了,薛澜清……没有办法看到艾弗尔受伤而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自己知道在做什么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艾弗尔目光温柔的看着薛澜清,抬脚离开了思澜的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艾弗尔离开,薛澜清的眉眼间带着浓浓的愁绪。

    龙慕渊走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薛澜清一脸愁思的样子,看到薛澜清这个样子,龙慕渊的眼眸微微阴暗下来,他眯起眼睛,对着薛澜清冷淡道:“端木冥和艾弗尔的事情,我不是说了,让你不要去管吗?你怎么总是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。”薛澜清扭头,看到朝着自己走过了的龙慕渊之后,深深的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去担心端木冥和艾弗尔两人的事情了,他们的命运,并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有些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又不是你的错。”龙慕渊搂住薛澜清的腰肢,不满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将脸颊靠在龙慕渊的怀里,用力的蹭了蹭龙慕渊的胸口,自言自语道:“我知道……一切都不是我的错,可是……因为我事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,我的心里,多少还是会有些难过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要是在这个样子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危险的眯起寒眸,掐着薛澜清的下巴哼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不会让你担心,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薛澜清见龙慕渊一脸冷漠的样子,踮起脚尖,吻着龙慕渊的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心满意足的任由薛澜清吻着自己下巴,在薛澜清就要松开自己的下巴的时候,龙慕渊将薛澜清按在一边的墙壁上,张狂的狠狠咬住薛澜清的嘴唇,薛澜清吃痛的倒吸一口气,眨了眨眼睛,认真的看着龙慕渊俊美的脸。

    “薛澜清,你是我的妻子,不许你想着任何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龙慕渊异常霸道的扣住薛澜清的腰肢,对着薛澜清哼笑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听了龙慕渊的话之后,顿时有些好笑道:“是,我是你的……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子?”

    薛澜清的话让龙慕渊的一张俊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他捏着薛澜清的下巴,强迫薛澜清看着自己的眼睛,危险而凌厉的对着薛澜清哼笑道:“你说什么?谁是小孩子?嗯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是我……我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后背发冷的对着龙慕渊干巴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蔑笑的看着薛澜清,目光阴暗道:“薛澜清,你在敢说我是小孩子,看我不将你干的下不了床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混账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被男人口没遮拦的话,弄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脸颊红红的薛澜清,笑得像个偷腥的狐狸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少主,小少爷呢?”

    厉飒晕乎乎的睁开眼睛,手臂上轻微的刺痛,提醒着厉飒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忍不住呢喃的叫着端木冥的名字。

    端木冥看着厉飒苍白的脸,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淡淡的阴霾道:“思澜没事,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事的,只要思澜没事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是端木冥第一次对厉飒这么的温柔,看到男人那张温柔俊美的脸,厉飒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好紧张……怎么办?端木冥是不是……也对她刮目相看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厉飒看着端木冥的目光又带着些许期待的看着端木冥。

    端木冥目光幽深的看着厉飒那张发红的脸,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:“你是在哪里找到思澜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一个发小,看到思澜被人带走,然后通知我的,我……去找的时候,就发现思澜被人关在猪栏的位置,我过去找思澜的时候,被人不小心打伤了,我情急之下也将那个人打晕了,然后抱着思澜逃跑的,可是……我没有注意自己已经跑到了后山,整个人便从后山滚下来,好在思澜没受伤,要不然,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厉飒抓住身上的杯子,对着端木冥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可是,厉飒的手心,正在不停的冒汗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对端木冥说谎,真的很怕端木冥会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吗?这一次真的要谢谢你救了思澜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可以……让你开心,我什么都愿意。”厉飒一脸害羞的看着端木冥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那张脸,端木冥似乎有些恍惚的样子,见端木冥一直盯着自己发呆,厉飒的心脏狠狠一颤,她已经猜出为什么端木冥会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了,厉飒的心脏隐隐有些难受,她用力掐着自己的手心,干巴巴道:“少主……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她假装疑惑的摸着自己的脸,朝着端木冥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端木冥回过神,冷淡到:“没什么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我……还可以继续呆在你身边吗?”厉飒看着端木冥冷酷的背影,忍不住哽咽道。

    她喜欢端木冥,从端木冥将她带回来开始,就爱上了端木冥。

    端木冥扭头,看向厉飒,眼底涌动着一股淡漠和冷漠:“厉飒,你其实早就知道思澜在什么地方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在厉飒带着思澜回来的时候,端木冥就已经让人去调查了一下,结果让端木冥觉得失望。

    他会让厉飒呆在自己的身边,是因为觉得厉飒和薛澜清很像,可惜的是,是他想的多了,厉飒和薛澜清根本就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厉飒和人合伙将思澜抓走,又以救命恩人的形象出现救了思澜,他们真的将他当成白痴?真是可笑之极。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厉飒没有料到端木冥会对自己说出这些话,她的脸色微微一白,整个身体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端木冥目光阴暗的盯着厉飒看了许久,男人那种锐利的目光,看的厉飒浑身都很不自在,就在厉飒整个人都很不安的时候,端木冥抬起手,门口走进来一个保镖,将一份资料扔到厉飒的面前。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