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70章 是他害了7你
    龙瑞裸着身体去衣橱那边拿衣服出来,换上衣服之后,龙瑞便直接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他下楼,原本以为莫茵茵会在楼下的,可是,楼下根本就没有莫茵茵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管家见龙瑞六点没有就起床了,不由惊讶道。

    龙瑞一般都要睡到七点半才会起来,毕竟每天工作很忙,睡眠时间一定要保证。

    “茵茵呢?”龙瑞扫了一眼厨房,却没有看到莫茵茵的影子,不由得蹙眉道。

    昨晚上的莫茵茵就有些奇怪了,那种莫名的感觉,让龙瑞的心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他总感觉,莫茵茵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。

    “莫小姐一大早就离开了,问她她也不回答我,我觉得莫小姐有些奇怪。”管家看了龙瑞一眼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没有说去什么地方了?”龙瑞听了之后,一双眼睛倏然幽暗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的,我问了莫小姐要去什么地方,她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,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,就这个样子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……下去吧。”听到管家这个样子说,龙瑞心中的疑惑越发的浓重,茵茵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他?

    从昨晚上开始,龙瑞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莫茵茵一直是一个不善于撒谎的女人,可是……昨晚上莫茵茵那种表现,像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要让他知道一样,这种感觉,让龙瑞的心情有些烦躁甚至焦虑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莫茵茵很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,龙瑞整个人都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拿起自己的手机,给莫茵茵打电话,奇怪的是,莫茵茵的手机,一直都打不通。

    龙瑞的一双眼睛倏然阴暗下来。

    “临漠,是我,我要你马上查一下茵茵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茵茵,你究竟在哪里?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大海,总是那么的神秘,让人不由自主的被这片蓝色的大海吸引。

    莫茵茵安静的站在海滩上,闭上眼睛,任由那些风从自己的脸上吹过,她喜欢这种感觉……也喜欢……和龙瑞一起在海滩上玩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是十八岁的那天,她第一次成为龙瑞的女人,那一天,是她最幸福的时光……可是……现在……她已经脏了,在也没有资格……成为龙瑞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瑞哥哥……对不起,请原谅我……我这种女人……根本……就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妻子。

    莫茵茵用力的握紧自己的拳头,深深的看着面前的大海之后,像是下定某种决心一样,一步步的朝着深沉的大海走过去。

    不停翻滚着的海水,将莫茵茵整个身体都漫灌了,女人依旧坚定不移的朝着海里走过去,一步步,直到那些海水将她整个人都漫灌了。

    “莫茵茵。”

    林澜接到消息之后,第一时间走到这片海域。

    知道莫茵茵要自杀之后,林澜的一双眼睛倏然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会让莫茵茵就这个样子死掉?莫茵茵……是他最重要的棋子,他绝对……不可能让莫茵茵就这个样子死掉。

    林澜的声音,划过莫茵茵的耳膜,莫茵茵微微的眯起眼睛,很快整个身体就被人从海水中被捞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莫茵茵在看清楚,将自己从海水中拽出来的人是林澜之后,不由得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想要做什么?”林澜强行将莫茵茵从海里捞上来,反手给了莫茵茵一巴掌。

    莫茵茵的脸顿时肿了一半。

    她躺在沙滩上,身上的衣服早就浸湿了,红肿的脸蛋,看起来异常凄楚可怜。

    林澜看到莫茵茵这个样子,眼底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,反而双眼暴戾的弯腰,一把掐住莫茵茵的脖子,对着莫茵茵冷酷的笑道:“怎么?被我上了之后,就想要自杀?可惜了……就算是你想要自杀,也没有办法改变你和我睡过的事实,莫茵茵,你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要这个样子对我……为什么。”莫茵茵痛苦不堪的看着头顶这张像是恶魔一般的脸,对着林澜低吼了一声之后,便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昏过去的莫茵茵,林澜皱眉的松开莫茵茵的脖子,他冷笑一声,对着自己身后的手下冷冰冰的命令道:“将这个女人带回别墅去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利用莫茵茵这个女人,狠狠的打压龙瑞和龙慕渊他们,怎么可以让这么珍贵的棋子就这个样子死掉?

    龙家。

    龙瑞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去上班,原因就是他一直在给莫茵茵打电话,可是……莫茵茵的电话,却一直都没有办法打通。

    龙瑞的情绪突然变得异常暴躁起来,他在客厅走来走去,原本就阴鸷甚至可怕的五官更是弥漫着一层骇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瑞瑞,茵茵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做,你先不要这么担心。”薛澜清见龙瑞这么着急,忍不住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她从来就不会这个样子……妈,我有些怕。”龙瑞看着薛澜清,有些惶恐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见龙瑞这个样子,一想到自己这个从小就很骄傲的孩子,会露出这种表情,薛澜清的心脏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温柔的抱住龙瑞的身体道:“傻瓜,茵茵这么爱你,不会出什么事情的,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莫叔叔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龙瑞看着薛澜清慈祥的面容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去那边确定一下,也是……比较好的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也没有拒绝,看着龙瑞轻轻的点头道。

    龙瑞离开之后,薛澜清便累了,她将身体靠在身后的沙发上,气息有些微弱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又难受了?”

    龙慕渊从楼上下来,看到薛澜清痛苦的表情之后,龙慕渊的目光不由得一阵凌冽。

    “没,只是困了。”薛澜清看了龙慕渊一眼,无力道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上楼去休息,都和你说了,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女孩了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摸着薛澜清的头发,有些无奈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有些不满的瞪了龙慕渊一眼,气鼓鼓道:“谁说……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,你现在是不是嫌弃我老了?”

    薛澜清的话,让龙慕渊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对着薛澜清讨好道:“怎么会老?我的老婆一直都是这个世界最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别以为,你这个样子说,我就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的耳根带着淡淡的热气,却还是不满的对着龙慕渊哼笑一声。

    见薛澜清露出这种表情,龙慕渊忍不住低笑一声,表情近乎玩味道:“是,我知道了,老婆,我们现在可以上楼睡觉了吗?”

    龙慕渊将睡觉两个字咬的特别的用力,像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一样,薛澜清和龙慕渊在一起这么久了,怎么会不明白龙慕渊心里在想什么?她的双颊一阵红红的,近乎羞恼的瞪了龙慕渊一眼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你多少岁了,可不可以给我正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想要带你去睡觉,有什么不正经?难不成现在睡觉都变成不正经的事情了?”龙慕渊异常无辜的摊手,薛澜清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……误会了什么,可是……一想到这事龙慕渊故意让自己误会的,薛澜清顿时尴尬的不行,有些恼火道:“龙慕渊,你……最讨厌了。”

    对着龙慕渊丢下这些话,薛澜清便一个人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薛澜清好像是生气的样子,龙慕渊无奈,只好追上薛澜清的身体,对着薛澜清讨好道:“老婆,我错了还不行?你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滚开,我现在不想要看到你这张脸,从今天开始,你给我睡书房去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一听,顿时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你不可以这个样子对我啦……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,薛澜清压根就不理会龙慕渊的叫声,可怜的龙慕渊,就这个样子自掘坟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莫茵茵醒来的时候,是在一间异常陌生的房间,她正有些迷茫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的时候,就听到了林澜有些邪肆甚至冷漠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茵茵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一样,她转动着那双眼睛,吃力的看向了林澜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……为什么你要这么阴魂不散的缠着我?究竟是为什么?“

    “怎么?难不成,你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在我身下呻吟的场景吗?”林澜笑得异常诡异,将整个身体都靠近莫茵茵的脸说道。

    莫茵茵的脸色倏然一白。

    她看着林澜,痛苦不堪的抓住身下的床单,对着林澜怒吼道:“你究竟是谁?为什么要这个样子缠着我?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怪,你就怪龙瑞,是他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林澜冷酷的看着莫茵茵,起身解开自己的领带。

    他就是要在莫茵茵清醒的状态下和自己上床,看到莫茵茵痛苦不堪的样子,林澜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莫茵茵看着林澜的动作,已经知道林澜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莫茵茵就这个样子看着林澜,一动不动,也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女人的乖巧,让林澜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他看着莫茵茵,冷嘲道:“怎么?之前不是一直在反抗我?现在怎么不反抗了?不会是被我上了之后,突然发现,喜欢上我的技术了吧?”

    男人带着讥诮的话,让莫茵茵的身体狠狠一颤,她看着林澜,脸色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林澜恶劣的掀起唇瓣,对莫茵茵苍白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当他将莫茵茵身上的扣子解开的时候,莫茵茵的双眼划过一抹的决绝。

    林澜的身体就要覆在莫茵茵的身体上的时候,才发现,莫茵茵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林澜的手要解开莫茵茵身上的衣服的时候,莫茵茵竟然狠狠的咬住自己的舌尖,这个表情……明显是……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林澜察觉到莫茵茵想要做什么的时候,立刻将自己的手指伸到莫茵茵的嘴巴,莫茵茵原本就想要咬舌自尽的,谁知道,林澜会突然用手放进自己的嘴巴,莫茵茵便重重的咬住了林澜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自杀?”

    林澜没有料到莫茵茵会这么刚烈,竟然想要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你要碰我,就碰我的尸体吧。”

    莫茵茵低笑一声,对着林澜嘲弄道。

    林澜的脸色带着一层骇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狠狠的掐住莫茵茵的下颚,对着莫茵茵嘲笑道:“莫茵茵嘲笑道:“莫茵茵,你就这么想要死吗?你自己死了没有关系,你舍得你的龙瑞哥哥吗?嗯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要做什么?不许你伤害瑞哥哥。”

    莫茵茵听到林澜的话,有些生气的对着林澜怒吼道。

    林澜嗤笑一声,异常轻佻的摸着莫茵茵的下颚,笑得意味深长道:“我就是想要……龙瑞的命,如何?我还会让龙瑞好好看看,自己的妻子在我的身下,是如何的放荡不堪。”

    林澜的话,刺激了莫茵茵的心脏。

    莫茵茵的身体狠狠一颤,她睁大眼睛,看着林澜,就像是看一个魔鬼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,要不然,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林澜冷冰冰的朝着莫茵茵说完,便将莫茵茵狠狠的推开,起身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一个会自杀的女人,林澜没有兴趣碰。

    莫茵茵看着林澜离开的背影,近乎狼狈和害怕的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身体,表情格外的痛苦。

    瑞哥哥……我现在究竟要……怎么办?究竟……要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莫茵茵起身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,在走出自己房间的时候,隔壁的房间突然在这个时候传来一阵阵异常奇怪又娇媚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莫茵茵的脚步微微一顿,她的双颊一阵火辣辣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……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莫茵茵好奇的看过去,果然,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跨坐在林澜的身上,刚才那个亢奋的声音,就是从这个女人的嘴巴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林澜抓住那个女人的腰身,不停的撞击着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那副娇媚入骨的样子,莫茵茵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她抓紧自己的手,慌张的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林澜这个男人,外表看起来好像是禁欲冷酷的样子,实则非常的勇猛。

    林澜早就知道莫茵茵在门口,他有些漫不经心的抓着身上女人的头发,狠狠的顶了几下之后,便将身上妖媚的想要吻自己的女人狠狠推开。

    被林澜推开的女人双腿大张,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林少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林澜有些厌恶的看着玉体横陈的女人冷酷道。

    女人很清楚林澜那种阴晴不定的个性,也不敢再放肆了,捡起地上的衣服之后,便慌张的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见女人离开之后,林澜才裸着身体,靠在墙壁上抽烟。

    还有几天就是龙瑞和,莫茵茵结婚的日子,还真是……期待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林澜将手中的烟蒂掐灭之后,男人那双原本阴冷甚至可怕的眼睛,更是闪烁着丝丝阴沉和鬼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莫茵茵没有想到,林澜竟然会让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她得到自由之后,便拒绝了林澜别墅司机的要求,一个人离开了别墅,走路往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带手机,身上也没有钱,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要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她就在街上乱逛,看着身边路过的人,脸上带着淡淡的悲伤和落寞。

    瑞哥哥……我要怎么办?

    她原本想要自杀的,却被林澜扼杀了,林澜说,要是她敢自杀的话,就会杀了龙瑞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要怎么办。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