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我78章 我爱他
    她走进龙瑞,将这个很早之前就比自己高大的儿子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瑞瑞……你这个傻瓜……真的……太傻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很想念莫茵茵,可是,人死了……活着的人,总是要……走下去,不是吗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薛澜清的眼泪忍不住落下。

    “自己做的事情,自己解决,就算是你在怎么喜欢莫茵茵都好,她已经死了,而你对瓯浅,有责任,是男人的,就要承担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将自己的妻子搂在怀里,目光阴暗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瑞哑着嗓子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咔擦。”就在此刻,原本紧闭的手术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打开。

    龙瑞回头,便看到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。

    “我妻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龙瑞走到医生的面前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轻微的脑震荡,还需要在观察一段时间,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医生看了龙瑞一眼之后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医生这个样子说,龙瑞不由得慢慢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皮,便看到瓯浅被护士从手术室被推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晚你在这里陪着浅浅吧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和龙瑞一同来到瓯浅的病房之后,薛澜清朝着龙瑞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龙瑞没有拒绝,或许是因为瓯浅身上的伤是因为自己的关系,所以龙瑞的心中难免有些愧疚的关系。

    薛澜清皱了皱眉,深深的看了龙瑞一眼之后,才和龙慕渊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在离开的时候,薛澜清对着龙瑞用异常深沉又悲伤的语气说道:“瑞瑞,茵茵要是活着,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,你爱茵茵,我很欣慰,可是……你要放下以前的事情了,浅浅是一个好姑娘,真的……很好!”

    薛澜清和龙慕渊都离开了,龙瑞一个人靠在墙壁上,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床上的瓯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龙瑞其实没有什么印象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印象,就是他被瓯浅算计,和她有了那么一夜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一夜,对龙瑞来说是耻辱,他碰了茵茵以外的女人,是对茵茵的不忠,这就是龙瑞为什么会这么讨厌瓯浅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有人碰自己,因为……茵茵会哭的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……醋味这么大,肯定……会哭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瑞。”龙瑞迷迷糊糊的听到瓯浅的声音,他立刻睁开眼睛,就看到已经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瓯浅。

    看到瓯浅苍白的肤色,龙瑞的脸微微绷紧道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事的。”瓯浅听到龙瑞问自己怎么样,她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绯红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自己睁开眼睛的第一眼,竟然……会看到龙瑞?想到这里,瓯浅整个人都兴奋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就好。”龙瑞见瓯浅脸色绯红,有些疑惑道:“是不是发烧了?你的脸很红。”

    瓯浅有些激动,这是龙瑞第一次和自己说这么多话,她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没有,我……只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瓯浅情不自禁的伸出手,一把抓住龙瑞的手臂,讷讷道。

    龙瑞的眉头狠狠一颤,似看穿瓯浅心中所想一般,他的脸色微微阴暗下来。

    “瓯浅,害你受伤,是我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怪你,你也是不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瓯浅慌张的摇头,表明自己真的一点都没有介意龙瑞对自己做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龙瑞看着瓯浅这幅样子,眉头皱的越发的严重。

    他……不喜欢……瓯浅这幅样子,痴痴的爱着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不想要增加一个包袱。

    “瓯浅,我是认真的,昨晚上说的话,我是非常认真的,虽然可能会伤害你,可是……我还是想要说,我的心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龙瑞淡淡的看着瓯浅,声音嘶哑而带着沉沉的阴郁道。

    瓯浅的心,像是被人狠狠的抓住一样,特别的疼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滚落下来,落在下巴的位置。

    龙瑞还是想要和她离婚吗?可是……她不要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……一个机会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瓯浅恳求的看着龙瑞,她只想要一个机会,一个……可以让龙瑞爱上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颊边的泪水,龙瑞的神情有些恍惚,他抬起手,将瓯浅脸上的泪水擦掉,表情有些无奈和单薄道:“瓯浅,你为什么会爱上我?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你为什么会爱上莫茵茵?”瓯浅固执的看着龙瑞的眼睛,哑着嗓子反问。

    龙瑞的脸被一寸寸的寒冰包裹,他起身,眼神阴沉道: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瑞,给我……一个机会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瓯浅见龙瑞要离开,慌张的一把抓住龙瑞的手臂,声音哽咽道。

    龙瑞低下头,看着瓯浅的手,冷漠道:“好,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龙瑞丢下这句话之后,便推开了瓯浅的手。

    瓯浅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,龙瑞……答应了?她答应给她一个机会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瓯浅整个人都激动起来,甚至忘记自己的脑袋到现在都还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兴吗?”

    在瓯浅抓着被子兴奋的难以自已的时候,一道幽幽的声音在瓯浅病房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瓯浅扭头,就看到莫子安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男人依旧穿着千篇一律的白衣大褂,冷峻的五官弥漫着一层淡淡的冷漠。

    龙瑞只是对瓯浅说了这么一句话,瓯浅便兴奋成这个样子?瓯浅的爱,太卑微了。

    “莫哥哥,你……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瓯浅看到莫子安之后,表情有些尴尬的挠着自己的后脑勺道。

    莫子安扫了瓯浅一眼,冷笑道:“出了这种事情,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?还是你想要隐瞒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不是没事吗?瑞不是故意的,是我自己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瓯浅。”

    瓯浅帮龙瑞说话的样子,让莫子安非常生气,他的情绪,也只有在面前瓯浅这个人的时候,才会变得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瓯浅看着生气的莫子安,有些被吓到,后背不由得僵了僵,小声道:“莫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还要坚持?你嫁给他多久了,他收敛了吗?已经三年多了……瓯浅,你还要作践自己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莫子安上前,扣住瓯浅的下巴,目光冰冷的对着瓯浅嘲讽道。

    瓯浅的脸色微微泛着淡淡的浅白,她的手指,因为过于僵硬的关系,抓在手中的被子都开始皱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爱他,莫哥哥。”

    瓯浅那双漂亮的杏眸,异常认真的看着莫子安。

    莫子安的脸色微微变了变,他眯起眼睛,高大的身体,直接贴近瓯浅。

    “你爱龙瑞?那么……我呢?瓯浅,不要告诉我,这么多年,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思?你要嫁给龙瑞,我也随了你,只要你过的幸福开心,我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,可是……事实上,你过的并不快乐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莫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莫子安的话,让瓯浅原本就苍白的脸色,更是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青灰色。

    “和龙瑞离婚吧。”莫子安深深的看了瓯浅许久之后,绷着脸,朝着瓯浅命令道。

    瓯浅闻言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她不要和龙瑞离婚,不管谁和她说,瓯浅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莫子安听到瓯浅这个样子说之后,原本就冰冷的眉眼,更是涌动着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“不?为什么不?瓯浅,你很清楚,龙瑞在外面,养了一个小明星,那个女人叫林岚儿,而且,她长得和以前的龙少夫人很像,龙瑞为什么会包养那个女人,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那个女人,可是……那又如何?”瓯浅抓住身上的被子,目光异常坚定的看着莫子安。

    莫子安看着瓯浅的样子,原本就带着凌冽的目光,更是蒙上一层难以言喻的阴霾。

    “浅浅,不要……在傻了。”莫子安爱瓯浅,爱了很多年,可是,瓯浅一直将莫子安当成哥哥,没有一点男女感情,直到瓯浅和龙瑞两人发生那种事情,莫子安渐渐的放下自己的感情,他想,如果瓯浅觉得幸福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但是瓯浅一点都不幸福,自从嫁给龙瑞,瓯浅……怎么可能会幸福?

    想到这些,莫子安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住一样,特别的疼,也特别的难受。

    每次只要想到这些,莫子安整个人都像沉浸在黑暗中,怎么都挣扎不出来,他想要保护的人,也只有瓯浅罢了。

    “莫哥哥,我爱他。”

    瓯浅吐出一口浊气之后,那双漂亮的杏眸,异常认真的凝视着莫子安,声音有些哽咽道。

    莫子安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瓯浅那双坚定不移的眼眸,扯着僵硬的唇角继续问道:“哪怕被龙瑞这个样子对待?你也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不后悔,今天做的所有决定,我都……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瓯浅用自己坚定的目光告诉莫子安,未来不管会如何,她爱龙瑞的这件事情,却怎么都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个样子说了,后面会发生什么后果,你应该……也可以承担,是吧?”

    莫子安嘲笑的看着瓯浅,丢下这句话,便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欣长又带着悲伤的背影,瓯浅的心脏像是被尖刀狠狠的刺穿,特别的南搜狐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皮,看着自己的手掌,肤色惨白而单薄的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对不起……莫哥哥……真的对不起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又让莫子安失望了……她总是这个样子……总是让莫子安失望,真的……太差劲了。

    莫子安离开一个多小时,瓯浅原本躺在床上休息的,却来了一个意外之人。

    看到拎着一个精致水果篮的林岚儿,瓯浅的脸色微微有些惨白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抓住身上的被子,抿唇看着朝着自己走进的林岚儿。

    “听说龙少夫人你手上了,我今天是特意过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岚儿举止异常端庄大方的对着瓯浅说道。

    林岚儿虽然并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但是毕竟是长期浸淫在娱乐圈中,也养成了八面玲珑的个性。

    瓯浅垂下眼皮,淡淡道:“没想到林小姐会过来看我,倒真的让我有些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林岚儿的五官原本就和莫茵茵很像,尤其是微笑的时候,更是有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没有过来拜访龙少夫人,今天……抽空过来看一下龙少夫人,你……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林岚儿说这些话的时候,莫名的带着些许试探性味道。

    瓯浅微微的抬起眼皮,浅笑道:“怎么会介意?”

    林岚儿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瓯浅,心下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瓯浅的五官虽然精致,但是有些木讷,难怪龙瑞不喜欢瓯浅……

    她在娱乐圈呆的很久,很清楚男人的劣根性,要不是龙瑞一直不碰她,她很有机会会将瓯浅从龙家少奶奶的位置赶下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岚儿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只要可以成为龙家的少奶奶,娱乐圈的好资源,都会是她的,她也可以得到龙瑞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我和龙少的事情……你知道吗?”林岚儿按下心中的喜悦,佯装歉疚的看着瓯浅。

    瓯浅的眼底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阴霾,她冷酷的抬起眼皮,扫了林岚儿一眼,面无表情道:“我知道,你是瑞在外面包养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知道……这个样子做有些过分,可是,我是真心爱瑞的,他答应过我……会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岚儿说什么?龙瑞给了林岚儿承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瓯浅的身体不由得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林岚儿将瓯浅的表情看在眼里,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其实,你和瑞两个人的事情,我都知道……瑞一点都不爱你,你嫁给他这么多年了,也没有怀上孩子,少奶奶你是千金小姐,就算是和瑞离婚,你也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,没有必要非要吊死在这颗树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瓯浅虽然个性比较懦弱,却也不是外面的女人肆意欺负的对象。

    她绷着脸,盯着林岚儿的眼睛,笑得异常冷漠的问道。

    林岚儿的脸色微微白了几分,她一直都知道,瓯浅的个性很懦弱,而且很好欺负,谁知道,瓯浅竟然会有这种气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为了你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林小姐,容我说一句,你就算是很受瑞的宠爱,终究只是上不了台面,你真的以为,龙家会接受你?”

    瓯浅毫不客气的话,戳中了林岚儿的心脏。

    她有些生气的看着瓯浅,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薛澜清在这个时候过来了。

    薛澜清和龙慕渊两个人的事情,当年的京城无人不知,就算是过去这么多年了,还是有人提起龙慕渊和薛澜清两人的豪门虐恋。

    而薛澜清原本也是千金小姐,只是……后面发生很多事情,流落在外罢了。138tx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