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85章 依依旧爱你
    龙瑞的目光透着一层淡淡的复杂,他推开瓯浅的身体,面色冷酷道:“瓯浅,昨晚上的事情,你情我愿,我们当做没有发生吧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听起来非常的冷酷,可是,瓯浅却没有反驳龙瑞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皮,扯了扯绷紧的嘴唇,对着龙瑞轻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龙瑞说的话,她都可以接受……龙瑞说昨晚上的事情,假装没有发生,那就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被女人用这种悲伤莫名的目光看着,龙瑞的心情莫名的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推开瓯浅的身体,面无表情的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禁锢了一整个晚上的门,在这个时候,终于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瓯浅看着龙瑞的背影,垂下眼皮,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瑞,不管……如何,我……依旧这么爱你……真的很爱你。

    “瑞瑞,你……和浅浅昨晚……开心吗?”

    薛澜清正在大厅等着龙瑞和瓯浅下来,她想着,干柴烈火,只有尝到了里面的滋味,龙瑞和瓯浅两个人冷漠的一面,才会被打破。

    所以薛澜清用这种方式,将龙瑞和瓯浅两个人都关在房间里,为的就是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龙瑞黑着脸,看着薛澜清,却没有办法发火,因为薛澜清的身体太虚弱了,他怕自己发火,会让薛澜清伤心,加重薛澜清的病情,所以,尽管心里非常不爽,龙瑞也只能够隐忍着心中的愤怒,扯了扯唇,对着薛澜清冷哼道:“下一次,你要是再敢做这种事情,就算你是我母亲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龙瑞便怒气冲冲的离开别墅。

    薛澜清看着龙瑞离开的背影,表情异常无辜的将目光转向了龙慕渊。

    “龙慕渊,我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龙慕渊昨晚将薛澜清狠狠折腾了一番,心情好的不行,他舔着嘴唇,将薛澜清拉到自己的怀里,认真道:“怎么会?你怎么会做错事情?我的女人总来不会做错事情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看着龙慕渊的奸邪的样子,抖了抖唇,掐着龙慕渊的脸说道:“龙慕渊,你真的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你喜欢听吗?”龙慕渊捧着薛澜清的脸,在薛澜清的嘴唇重重的亲了一口问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的脸微微一红,她眨了眨眼睛,认真的点头道:“喜欢……当然喜欢,你年轻时候,都不对我说这些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说着,掰着自己的手指,对着龙慕渊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,我错了还不行?”

    龙慕渊抱着薛澜清在沙发上腻歪,瓯浅抱着小咖从楼上下来,看到感情这么好的薛澜清和龙慕渊,欧浅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道:“妈,爸,我去给你们做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管家已经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听到瓯浅的声音,立刻将缠着自己的龙慕渊狠狠推开。

    被推开的龙慕渊,心情自然变得很不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扁着嘴巴,似乎有些生气的看着薛澜清。

    “快点吃饭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看了龙慕渊一眼,不悦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越来越凶的薛澜清,只好拉着薛澜清的手去吃饭。

    坐在餐厅上吃饭的时候,瓯浅一脸精神恍惚的样子,见瓯浅这幅样子,薛澜清有些担忧道:“浅浅,你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事。”瓯浅回过神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对着薛澜清慌张的摇头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意味深长的看着瓯浅道:“真的没事吗?我看你的脸色,很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瓯浅回过神,扯了扯唇道:“我真的没事,妈,等下我送小咖去学校吧,你身体不好,就在别墅好好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待在别墅,我都有些烦了,等下我们去逛一下商场吧,我好久……没有买新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样子的衣服,我让人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听到薛澜清要出门,眉头紧皱,放下手中的筷子,目光幽暗的盯着薛澜清说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见龙慕渊这么不放心自己,她也很清楚,自己的身体,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的危险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轻轻的捏住龙慕渊的手,表情近乎惆怅的对着龙慕渊嘶哑道:“龙慕渊,我……知道你很担心我,但是……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,叫做没事?”

    龙慕渊阴着脸,看着薛澜清苍白薄弱的脸,眉眼间涌动着一层淡淡的阴沉。

    薛澜清的身体状况原本就很不好,现在……薛澜清还说自己没事?

    “不是有浅浅照顾我吗?我和浅浅一起出门,有浅浅照顾我,你应该放心不是吗?”

    薛澜清知道龙慕渊生气了,紧张的抓住龙慕渊的手臂,一脸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总之……我不能让你出门,如果你要出门,我必须要跟着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将碗放下,冷冰冰的盯着薛澜清的眼睛道。

    小咖看了看薛澜清,又看了看龙慕渊,扁了扁嘴巴,又不知道龙慕渊和薛澜清在争吵什么。

    在小咖的记忆中,薛澜清和龙慕渊两人的感情非常好,两人基本上很少会这个样子吵架。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,不要吵架。”

    小咖从椅子上跳下来,抓住龙慕渊和薛澜清的手臂,对着薛澜清和龙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和薛澜清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许不好看,尤其是薛澜清。

    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之后,在龙慕渊的脸上亲了一口道:“龙慕渊,我如果要离开,会……和你说的,别……担心我,好吗?”

    “薛澜清……如果你出什么事情,我……会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的手指狠狠一抖,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,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不知道过了多久,龙慕渊压下心中的疼痛,看着薛澜清的脸,声音颤抖而悲伤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,我不会这么快离开,因为我不舍得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一脸认真的看着龙慕渊,目光带着一层淡淡的忧伤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最终还是同意薛澜清和瓯浅出去,但是龙慕渊有一个要求,就是瓯浅必须要好好的看着薛澜清,绝对不能让薛澜清出事。

    瓯浅战战兢兢的点头,她也很怕薛澜清的身体会出现什么问题,要是这个样子,她绝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送走了小咖之后,薛澜清的兴致很高,拉着瓯浅去商场光衣服。

    薛澜清的衣服,都是设计师量身定制的,而且都是独一无二的,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薛澜清想要给自己买一条红色的裙子。

    逛了许久,终于看到一条漂亮的红色裙子,薛澜清换上之后,瓯浅不由得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年轻时候的薛澜清,也很漂亮,可是,老了之后的薛澜清身上多了成熟的韵味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比较消瘦,一点都看不出生了很多个孩子的妈妈。

    岁月并未在薛澜清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,反而保持着优雅和静谧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薛澜清拎着裙角,在瓯浅的面前转了一圈问道。

    瓯浅有些害羞的点头。

    薛澜清这条裙子有些暴露,但是却非常的漂亮,光是这个样子看着,连身为女人的瓯浅都觉得害羞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一条吧,我就穿这个去逛街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累不累?要不然,我们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瓯浅见薛澜清的兴致这么好,精神也不错,自然是开心的,可是一想到薛澜清的身体状况,瓯浅的脸不由得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看我的样子,像是有事情吗?我精神不知道多好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挑眉,对着瓯浅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看到薛澜清脸上带着的调皮,瓯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身体不舒服,你……和我说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别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哭笑不得的对着瓯浅点头道。

    瓯浅见薛澜清这个样子,不由得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她和薛澜清逛了这一边的商场,就要出去吃点东西,却在路上遇到了林岚儿。

    自从林岚儿救了龙瑞之后,瓯浅就再也没有见过林岚儿,听说林岚儿在娱乐圈混的越来越好了。、

    应该是龙瑞和经纪公司那边打过招呼的关系吧。

    林岚儿也看到了瓯浅和薛澜清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闪了闪,端起异常优雅温婉的面容,朝着薛澜清走去。

    “龙夫人,真的好巧,前些日子听说你身体不舒服,请问好了吗?”

    薛澜清不怎么喜欢林岚儿,大概是一眼看穿林岚儿的心思不怎么单纯的关系,所以,不管如何,都没有办法喜欢林岚儿。

    在听到林岚儿这个样子问自己的时候,薛澜清只是轻佻眉梢,面无表情道:“嗯,已经好了,谢谢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原本想要过去看你的,可是……我这种身份的人,不敢……过去,你……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林岚儿知道薛澜清不喜欢自己,她垂下眼皮,像个脆弱的小白兔,对着薛澜清嘶哑解释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的目光闪烁着淡淡的冷漠,她拉着瓯浅,便要离开的时候,有一大群人朝着自己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林岚儿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我好喜欢你的新剧,你在那部电视剧中的样子,真的好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给我签名吗?”

    那些人都是林岚儿的粉丝。

    薛澜清看着那些围着林岚儿要签名的粉丝,嘴角猛抽。

    不管过了多少年,薛澜清都不理解,这些人……为什么要签名?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薛澜清看向身侧的瓯浅,对着瓯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瓯浅点头,就要拉着薛澜清离开的时候,谁曾想,竟然会出现一群带着面具的暴徒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手中拿着手枪,在四周不停地扫射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那些原本围着林岚儿要签名的粉丝都被吓到了,发出一声尖叫,瑟瑟发抖的蹲在那里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将她们三个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匪徒指着薛澜清和瓯浅还有林岚儿,朝着身后的小弟命令道。

    薛澜清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人打晕带走了。

    而瓯浅也没有料到,在这种地方,竟然会遇到劫匪,看到薛澜清被人打晕,瓯浅大叫了一声,想要去救薛澜清的时候,自己也被打晕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被劫匪打晕了,扔到车子,在那些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劫匪便带着薛澜清他们离开了马路上。

    直到那些劫匪都离开之后,之前缠着林岚儿要签名的粉丝,才傻傻的回过神,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要报警,所有人便离开打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龙慕渊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,薛澜清已经被劫匪带走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龙慕渊知道薛澜清在大街上被人带走之后,怒急攻心,整个人便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管家立刻给龙瑞打电话,将薛澜清被人带走的事情告诉了龙瑞。

    龙瑞火急火燎的回到别墅之后,龙慕渊正在发火,他将所有的东西都砸掉了,一双眼睛,红的像是野兽。

    “爸,你身体不好,先休息一下,我会将妈平安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妈妈身体……不好,要是出什么事情,怎么办?”龙慕渊看着龙瑞,哑着嗓子,痛苦不堪的抱住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一想到薛澜清很有可能在这场灾难中受伤,龙慕渊便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薛澜清要是出什么事情怎么办?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个,龙慕渊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妈吉人自有天相,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情,我已经让人在整个京城展开搜索,一定会将妈找到,你身体也不好,这些事情,你就不要担心了,交给我……我会找到妈妈。”

    龙瑞握住龙慕渊的手,一脸认真的对着龙慕渊哑着嗓子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抿着薄唇,目光沉冷道:“立刻发出通缉令,一定要在全程范围内找到你妈妈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龙慕渊,澜清出事了,是真的吗?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被人带走?究竟怎么回事?你不是一直陪着薛澜清的吗?为什么薛澜清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艾弗尔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便已经朝着龙家赶,走进龙家之后,一把抓住龙慕渊的手,急切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抿着薄唇,看着艾弗尔,嘶哑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,我现在……很烦,薛澜清……要是出什么事情……我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龙慕渊看着艾弗尔,像个茫然无措的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龙慕渊这幅样子,艾弗尔的心情也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她深深的看着龙慕渊,哑着嗓子,目光近乎悲伤道:“会没事的,我已经通知思澜,他一定会帮忙找到薛澜清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通知那个男人,我妈妈我会救。”

    听到端木思澜四个字,龙瑞一贯都不怎么好看的脸,更是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端木思澜和龙瑞两人的关系糟糕的要命,这些艾弗尔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看着龙瑞冷冰冰的样子,艾弗尔的喉咙,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一样,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瑞瑞,他毕竟是你弟弟。”(m.138txt.com)138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