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87章 仇恨
    莫子安看着面色吓人的龙瑞,才回头看着坐在床上,浑身发抖的瓯浅。

    “浅浅,你怎么样了?”莫子安上前将瓯浅整个人都抱起来,见瓯浅脸色惨白,嘴唇还不停的颤抖,担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瓯浅转动着那双眼睛,手无力的抓住莫子安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莫哥哥……瑞,说什么?妈怎么会死了?怎么会死了?”

    薛澜清死了……瓯浅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发现你的时候,你已经跑到马路边上了,而林岚儿和薛澜清还在仓库里面,那些匪徒,就要对林岚儿和薛澜清下手,林岚儿保护薛澜清受伤,薛澜清之前已经病发,又没有及时送到医院抢救,送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……不行了,医生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,可是,龙慕渊不相信,到现在还在让医生抢救,但是,所有人都知道,薛澜清已经没救了,她死了……心跳都停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瓯浅抱着自己的头,对着莫子安发狂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…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……薛澜清怎么会死了?明明之前他们还在说话……怎么突然就死了?一定是做梦……她一定是在做梦……一定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背着妈妈离开的,林岚儿说她去引开劫匪,可是,我被人打晕了,醒来已经在医院了,我没有丢下妈妈一个人独自离开,我没有,莫哥哥,你相信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瓯浅自言自语的话,让莫子安的眉头瞬间一沉。

    莫子安抓住瓯浅的手臂,绷着脸,目光暗沉道:“浅浅,你刚才说什么?你说你背着薛澜清离开,林岚儿将劫匪引开,可是,你呗人打晕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三个人从窗子跳下去之后,那些人发现了我们,就追过来了,妈妈的鼻子开始流血,我看她的情况不对劲,就背着她跑,她一直让我一个人走,我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?林岚儿说她引开那些人,然后我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,背后一疼,整个人就昏死了过去,醒来已经在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真的没有丢下妈妈一个人,莫哥哥,我……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我没有丢下妈妈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莫子安看着瓯浅脸上的泪痕,那双眼睛倏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么这件事情,就不对劲,林岚儿说你离开的时候,说自己会回来救他们的,可是你自己离开了,却没有回来救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……明明是三个人一起离开的,我……没有。”瓯浅听到莫子安的话之后,嘴唇抖了抖,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,看着莫子安。

    “可是,林岚儿当时是这个样子说的,龙瑞听了之后很生气,不仅是龙瑞,龙慕渊也很生气,薛澜清死了……你应该知道,意味着什么……龙家会对付瓯家,因为他们要你偿还。”

    “林岚儿为什么要这个样子陷害我?”

    瓯浅紧紧的抓住被子,对着莫子安低吼道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林岚儿竟然会撒下这种弥天大谎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明明是一起逃跑的,林岚儿说要去引开那些人,可是……为什么后面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?究竟是……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我和你去找林岚儿。”

    莫子安也不相信瓯浅竟然会这么自私丢下薛澜清他们一个人离开。

    瓯浅点头,她将脸上的泪水擦掉之后,便和莫子安一起去了林岚儿的病房。

    护士刚给林岚儿打针,莫子安说,林岚儿为了救薛澜清,胸口中了一枪,她现在已经是龙家的救命恩人,虽然薛澜清死了,可是,在危险的时候林岚儿救了薛澜清,她就是龙家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“龙少夫人……你……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林岚儿虚弱无力的看着和莫子安一起过来的瓯浅,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瓯浅上前,眼睛泛红道:“林岚儿,你为什么要撒谎?”

    “撒谎?少夫人,你在说什么?”林岚儿那张苍白的脸上,带着茫然甚至不理解的看着瓯浅。

    瓯浅看到林岚儿这幅样子,想到龙瑞误会自己,所有人都误会自己,而薛澜清竟然因为这次的事情死掉,她的心中涌起一股的憎恨,上前抓住林岚儿的身体用力摇晃道:“不要在装了……你为什么要和龙瑞说我一个人逃跑,我们当时明明就是三个人一起逃跑的,我背着妈,你说要去引开那些劫匪的,最后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妈妈会死?你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撒谎……我们将你弄出窗子让你逃走去找救兵,你却丢下我和龙夫人,龙夫人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会没有办法及时到医院抢救死亡的……少夫人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,我当时真的相信你会带着人过来救我们,可是……你为什么没有回来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林岚儿按住伤口的位置,看着情绪激动的瓯浅,眼底带着一层泪水道。

    瓯浅睁大眼睛,看着林岚儿,突然发出一声尖叫:“你撒谎,林岚儿,你为什么要撒谎,事情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,你为什么要陷害我?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,为什么只是醒来,所有的事情都不对了……林岚儿竟然用这种方式陷害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说的都是事实,你为什么要……这个样子对我?我一直这么尊重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撒谎,你在这里撒谎,你究竟有什么目的,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,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瓯浅一直都非常优雅端庄的,因为她接受的教育就是这个样子,可是,此刻她却像是疯婆子一样,抓住林岚儿的衣服,用力的摇晃,眼睛通红的怒视着林岚儿。

    林岚儿被瓯浅这个样子对待,脸色惨白道:“我……没有撒谎,是你在撒谎,龙少夫人,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浅浅,冷静下来。”莫子安看了林岚儿一眼之后,上前握住瓯浅的手,面色沉凝的对着瓯浅说道。

    瓯浅看着莫子安,哑着嗓子道:“莫哥哥,这个女人在撒谎,她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林岚儿竟然是这种人,瓯浅没有想到,她真的很生气,她太傻了,那个时候,竟然会相信林岚儿的话?薛澜清是不是就是被林岚儿害死的?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莫子安看着瓯浅疯癫的样子,正打算强行将瓯浅带走,却不想,龙瑞会过来,龙瑞的声音异常冰冷甚至无情的叫了瓯浅一声。

    瓯浅的嘴唇狠狠一抖,她睁大眼睛,看着站在门口,面色阴冷甚至可怕的龙瑞。

    “瑞,你别相信林岚儿说的话,我没有抛下妈妈一个人离开,你相信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瓯浅跌跌撞撞的朝着龙瑞走过去,委屈可怜的抓住龙瑞的衣服说道。

    龙瑞面无表情的看了瓯浅一眼,狠狠的推开瓯浅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瑞。”林岚儿按住自己的伤口,脸色惨白的叫着龙瑞。

    龙瑞上前,将林岚儿抱在怀里,见林岚儿胸口的伤撕裂了,龙瑞那双阴暗的眸子,直接看向瓯浅,男人眼底滚动着的犀利,快要将瓯浅整个人吞噬掉了。

    瓯浅的脸色白的异常吓人,她看着龙瑞,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瑞……我……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莫子安,你最好将瓯浅带走,否则,我可不敢保证,今天会不会杀了瓯浅。”

    龙瑞面色阴狠甚至可怕的看向莫子安,阴戾骇人的嗓音,充满着难以言喻的阴沉和可怕。

    莫子安皱眉的看了龙瑞一眼,上前抓住瓯浅的手臂强行带着瓯浅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瓯浅不肯离开,可是,龙瑞眼底的冰冷越发的严重,哪怕瓯浅不肯离开都没有办法,最终,瓯浅只能含着眼泪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她真的……不想龙瑞恨自己,真的……不想要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总是做出让龙瑞生气的事情……她真的……太笨了。

    “浅浅,这件事情,我后面会慢慢调查,最近时间,你不要乱跑,就在医院待着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莫子安带着瓯浅走出林岚儿的病房之后,男人抓住瓯浅的手臂,看着瓯浅的眼睛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莫哥哥,我想要……去看看妈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瓯浅强自镇定的看着莫子安,声音近乎哽咽道。

    莫子安看着瓯浅脸上的表情,皱眉道:“不要胡闹了,龙家现在对你是什么态度,你比任何人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去看看妈。”

    瓯浅打断莫子安的话,深呼吸一口气之后,哑着嗓子,朝着莫子安哽咽道。

    莫子安看着瓯浅脸上的固执,他无奈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好……如果你想要去看薛澜清,我就带你去看薛澜清。”

    瓯浅想要做的事情,莫子安很少回去阻止瓯浅。

    瓯浅和莫子安前往薛澜清的病房的时候,门口的保镖看到瓯浅之后,脸色微微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……见妈一面。”

    瓯浅看着面色冷峻的保镖哽咽道。

    这里的保镖瓯浅都是认识的,而这些人,自然也是认识瓯浅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瓯浅害死了薛澜清,这里所有人都不欢迎瓯浅,可是瓯浅现在竟然想要见薛澜清,他们自然不会让瓯浅进去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不可以放你进去,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最终还是一个面目看起来比较温和的保镖看了瓯浅一眼,对着瓯浅目光深沉道。

    瓯浅的脸色微微一白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皮,双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想要见她一面,求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真的只想要见薛澜清一面。

    “浅浅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保镖固执的守在门口,愣是不让瓯浅进入,瓯浅的心脏像是被利剑刺穿一样,很疼……

    她红着眼睛,打算站在这里,等他们放自己进来,知道艾弗尔的声音在瓯浅的耳边响起,瓯浅慌张的抬起头,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艾弗尔。

    艾弗尔深深的看着瓯浅,面色冷漠道:“你走吧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龙慕渊过来,看到瓯浅的话,只怕会情绪失控的将瓯浅杀了。

    “艾弗尔阿姨……我……想要见妈一面,我……真的很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走,这里没有人会欢迎你,你还嫌这次的事情闹得不够大,是不是要瑞瑞和龙慕渊将你杀了你才会甘心?”

    艾弗尔沉下脸,对着瓯浅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瓯浅的瞳孔倏然睁大,嘴唇和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艾弗尔见瓯浅这幅样子,再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让你进来,如果龙慕渊看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过来。”艾弗尔的话还未说完,龙慕渊阴冷可怕的声音已经在瓯浅的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艾弗尔的脸色不由得一白。

    她扭头,就看到朝着他们走过来的龙慕渊。

    龙慕渊目光冰冷的看着瓯浅,眼底的杀气特别的浓重。

    “你很有胆量,竟然敢过来?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?”

    龙慕渊说着,一把掐住瓯浅的脖子,动作迅速又冷酷。

    “爸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瓯浅纤长浓密的睫毛带着一层泪意,她看着龙慕渊,哽咽又痛苦的对着龙慕渊嘶哑道。

    龙慕渊冷酷无情的看着瓯浅,嗤笑道:“对不起?你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?瓯浅,薛澜清对你有多好?你竟然在关键时候,留下她一个人,你这个贱人。”

    “龙总,请你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莫子安对龙慕渊还是有些敬畏的,毕竟龙慕渊年轻时候就不是一个很好惹的人。

    “滚……滚出我们龙家,以后不要让我们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龙慕渊眼底的暗红,渐渐的消失,他狠狠推开瓯浅的身体之后,便朝着薛澜清的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瓯浅被龙慕渊狠狠推开,整个人都撞到身后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艾弗尔看着瓯浅被龙慕渊用这种方式对待,却没有上前帮瓯浅。

    薛澜清发生这种事情,艾弗尔也很生气,也觉得瓯浅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薛澜清将瓯浅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爱护,可是……瓯浅却这个样子对薛澜清,艾弗尔觉得心有些冷,因此对待瓯浅也异常冷淡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如果不想要被人打出去,立刻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艾弗尔深呼吸一口气,冷冰冰道。

    瓯浅的脸色惨白一片,她看着艾弗尔,眼泪,止不住的落下。

    可是,瓯浅这幅样子,却没有让艾弗尔觉得心疼,反而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艾弗尔丢下这些话,便萧瑟的离开走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肯原谅瓯浅,整个龙家的人都认为是瓯浅丢下薛澜清,才会让薛澜清遭受这一切,他们没有办法原谅瓯浅,也不可能会原谅瓯浅。

    瓯浅看着艾弗尔的背影,身上的力气,在顷刻间,被抽干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,痛苦不堪的呜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真的……对不起……我错了,真的……错了。”

    瓯浅慢慢的坐在地上,痛苦不堪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莫子安的神情异常复杂的看着瓯浅,他伸出手,轻轻的拍着瓯浅的肩膀,对着瓯浅无奈道:“浅浅,别哭了,就算哭,也没有办法改变事实。”(m.138txt.com)138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