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格党 > 都市小说 > 我在暗夜,等风亦等你 > 正文 第398章 幸福第就好
    龙瑞的双手,紧紧的握住瓯浅的手,男人掌心的温度,快要将欧浅整个人吞噬掉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最终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在努力一回,重新和龙瑞在一起……真的……很想。

    莫哥哥,你也会……支持我的,对不对?

    你会生气吗?我……又让你不高兴了……对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,真的太好了,我就说,让你不要在扭扭捏捏,你看这样不是最好吗?你终于……可以和龙总在一起了,真的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知道欧浅答应了龙瑞的求婚之后,比欧浅还要开心,晚上的时候,围着欧浅转圈。

    欧浅满脸通红,现在想起,当时龙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那些话,她到现在都还觉得有些羞耻。

    欧浅咳嗽一声,干巴巴道:“林,等下瑞会过来接我去吃饭,我……不知道穿什么衣服,你说我应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好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姐你有一件黑色的晚礼服,很漂亮,不如就穿那件,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件礼服,会不会太隆重了一点?”欧浅想起林说的那件晚礼服,那是薛澜清帮她定做的,她一直都保存的很好,因为是薛澜清给她的东西,她要珍惜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隆重?我觉得不错,你就穿那件衣服去,龙总看到了,一定会很惊艳的,伺从此便没有办法离开你的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林靠近瓯浅,对着瓯浅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听着林令人羞耻不已的话,瓯浅的脸上弥漫着一层尴尬。

    “林,你……胡说八道什么,什么……离不开我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开玩笑的,龙总是什么身份,你比我更加清楚,身边美女无数,你必须要靠自己自身的本事,将龙总拽在自己的手中,绝对不能让龙总被任何女人抢走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林拍着瓯浅的肩膀,便去瓯浅的房间帮瓯浅将衣服找出来,然后拿着化妆的道具,开始给瓯浅化妆。

    林的动作很快,瓯浅的眼皮狠狠一抽,对着林说道:“林,你画的有些浓,不要这么浓。”

    “不浓,挺好的,我给你画的是韩式的淡妆,很自然,也很漂亮,再将你的头发弄得卷一点,气质瞬间提升。”

    林笑嘻嘻的对着瓯浅说道。

    林在闲暇的时候,会去化妆,瓯浅见林这个样子,也没有办法,只好任由林胡闹。

    直到龙瑞过来了,林才放过瓯浅。

    瓯浅看着镜子中不像是自己的影子,呼吸不由得微微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是不是被镜子中的自己惊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笑的看着欧浅惊艳的目光说道。

    欧浅看了林一眼,淡笑道:“的却是有一点,你的化妆技术又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漂亮,可是和我化妆没有什么关系,虽然化妆会让人看起来更加漂亮,但是如果五官不好看的话,就算是画的再好看,给人的感觉都会有有些假,但是你本身的底子就很好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林想了想,摸着下巴,瞅着瓯浅,笑得一脸暧昧。

    “瓯浅。”

    龙瑞有瓯浅家里的钥匙,他走进来,看到背对着自己,穿着黑色单肩礼服的欧浅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龙总等很久了吗?瓯姐也是一直在等龙总你呢。”

    林走出去,朝着龙瑞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龙瑞很少会对人这么和颜悦色,最起码,对待外面的人,龙瑞一直都是一副硬邦邦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是对林,龙瑞是真心将林当成妹妹一样爱护。

    毕竟是瓯浅当成家人一样的女孩,而且林也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龙总以后要好好对她,姐她其实不像是外表那么的坚强。”

    林从龙瑞身边走过的时候,目光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瑞来到瓯浅的身边,握住瓯浅的手,看着瓯浅漂亮的脸的时候,龙瑞的心脏,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一样,有些涩,也有些温柔。

    林离开之后,龙瑞抱住瓯浅的身体,轻柔的吻着瓯浅的嘴唇。

    瓯浅被龙瑞这个样子吻着,有些害羞,推着龙瑞的身体,尴尬的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瑞,你……先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龙瑞轻佻眉梢,邪肆道:“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,不就是想要我亲你?”

    “才……没有。”瓯浅被龙瑞不要脸的话弄得满脸绯红,尴尬不已道。

    龙瑞低笑一声,手指轻轻的摩挲着瓯浅的脸颊,意味深长道:“明明就很希望我亲你,还说没有?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吗?”

    “龙瑞。”

    瓯浅被龙瑞的话气到了,她鼓起腮帮子,生气的怒瞪着龙瑞。

    龙瑞奸邪不已的看着欧浅,低下头,再次含住瓯浅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瓯浅,今晚想要吃什么?不如吃完饭,我们去酒店吧?”

    去……酒店?

    瓯浅的心脏狠狠一颤,心跳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混蛋,为什么每次都要将话说的这么暧昧不明?

    “看来,你也非常期待,我已经预定好了酒店,今晚我们一定要尽兴。”

    龙瑞意味深长的看着欧浅说完,抱起欧浅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龙瑞和欧浅离开之后,林才从自己的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她靠在门框上,微笑的看着瓯浅和龙瑞离开,然后关上门,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醒了?难受吗?”

    龙瑞一早就神清气爽的穿衣服,打领带。

    昨晚上由于瓯浅的配合,龙瑞可是体会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打好领带,瓯浅就醒了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上还带着一层红晕,看起来异常的好看,龙瑞将脸靠近瓯浅的脸颊,在瓯浅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,亲昵的叫着瓯浅的名字。

    瓯浅眨了眨眼睛,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龙瑞的脸之后,她像是想到什么,突然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龙瑞,你这个混蛋。”

    她抓起一边的枕头,朝着龙瑞的脑门狠狠砸过去。

    龙瑞吃痛的倒吸一口气,他揉着自己的脑袋,有些无语道:“瓯浅,你做什么?精神这么好?昨晚我没有喂饱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你……这个混球,我……都说不要了……你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瓯浅想到昨晚上的事情,脸颊更是红的不可思议起来,越想越生气,瓯浅克制不住心中的暴脾气,抓起枕头,再次狠狠的砸到龙瑞的头上。

    龙瑞疼的一直在抽气,被瓯浅这个样子对待,他无奈的抓住瓯浅的手臂,无辜道:“老婆,你在这个样子……我真的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你这个混蛋,我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第676章

    瓯浅气鼓鼓的怒视着龙瑞,忍着身体的疼痛,一脚踹到龙瑞的腰腹位置。

    龙瑞没料到瓯浅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,一下子被瓯浅踹到,更是疼的他不停地抽气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老婆,你要是将我踢坏了,以后谁给你幸福?你一辈子的幸福,可是都在我的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瓯浅没有料到龙瑞会这么无耻,踢得越来越起劲。

    龙瑞没有办法,只好将瓯浅整个人都压在床上,男人强而有力的双手,桎梏住了瓯浅的行动,让瓯浅没有办法在动一下。

    瓯浅怒视着龙瑞,气鼓鼓的瞪着龙瑞。

    “不生气了?”龙瑞伸出舌头,舔着瓯浅的唇瓣,恣肆的样子,让瓯浅整个心跳都变了。

    她涨红着脸,干巴巴道:“龙瑞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够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够?那怎么可能?老婆,我……这么喜欢你,怎么可能,够了?嗯?”

    “龙瑞,你欺负我。”瓯浅在龙瑞的面前,根本就没有任何招架能力,被龙瑞这个样子欺负,瓯浅扁了扁嘴巴,突然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瓯浅突然哭泣,龙瑞着急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还不行,我就是逗逗你,你说你怎么这么不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带着泪水的瓯浅,突然异常得意的朝着龙瑞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龙瑞的眼皮狠狠一抽,看着得意洋洋的欧浅道:“瓯浅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调皮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有你坏,快点起来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瓯浅推着龙瑞的身体,有些不悦道。

    龙瑞抱紧瓯浅的身体,低笑道:“不过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和茵茵的感觉……很像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瑞和瓯浅两个人在一起之后,两人腻歪的样子,真的让林快要抓狂。

    在龙瑞和瓯浅两人热恋的时候,林也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。

    男人叫林子癸,是一个律师,个性非常严谨,看似冷漠,却是一个非常闷骚又别扭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关注林很久了,和林的缘分,是在林经常会去的咖啡厅开始的。

    林经常一个人去咖啡厅画画,而林子癸就是在那个时候,喜欢上林的。

    林穿着白色的裙子,黑发柔顺的样子,让林子癸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不过,生性内敛的人,也不知道怎么表白,最终被他的好兄弟推上去表白,和林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林可以找到林子癸这种男人,瓯浅也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她将林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照顾,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作为姐姐,瓯浅当然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都叫林。”

    林靠在林子癸的怀里,扯着林子癸的耳朵道。

    林子癸挑眉,淡笑道:“以后我们的儿子就叫林双林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,这个名字……”瓯浅听到林子癸的话之后,忍不住噗嗤一声,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林看着瓯浅,脸上带着一抹害羞道。

    瓯浅听到林这个样子说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既然林觉得好听,就好听吧。

    “欧浅妈妈,小咖要吃鸡翅。”

    今天正式阳光灿烂,四个人加上小咖在龙慕渊的别墅架起烧烤架开始烧烤。

    瓯浅听到小咖的话之后,立刻起身,朝着小咖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帮你烤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过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林看到瓯浅去烧烤架那边,也要跟着过去,却被林子癸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扭头,看着林子癸说道。

    “陪我。”林子癸抓着林的手,往楼上的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林的脸不由得一红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最近怎么回事?听说……这方面特别强的男人……会老的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林隐晦的看了林子癸一眼,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的身体会出问题?”林子癸听出林的话,没有生气,只是看着林的目光,变得异常古怪。

    林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,生气道:“难道不会出问题吗?林子癸,你……脑子里除了这些东西,还有别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那个个性冷漠傲娇的林子癸去哪里了?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眼前的林子癸,好像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新的姿势,让你开心的姿势。”林子癸嘴角含着一抹坏笑,朝着林靠近道。

    林听了之后,脸颊再次红了一半,她伸出手,狠狠给了林子癸一拳,生气道:“林子癸,你……在这个样子,我真的生气了。:”

    “宝贝,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林子癸抱住林的身体,不给林任何辩解的余地,已经将林给吞进自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房间里弥漫着一阵又一阵异常有人的娇喘,楼下的瓯浅,见林不在这里,忍不住摇头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林现在和林子癸这么幸福,她也觉得……非常开心……真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在这里傻笑什么?”

    瓯浅的背后传来龙瑞的声音,瓯浅回头,在看到朝着自己走过来的龙瑞之后,脸上带着淡淡的羞涩道:“没什么……只是一想到林和林子癸可以这么幸福的在一起,我……就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瓯浅的话,让龙瑞不由得挑眉。

    “是吗?她现在很幸福,我们也很幸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龙瑞说着,伸出手,将欧浅紧紧都被奥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以前……我对你那么坏,辛亏,我可以将你重新追到手,瓯浅,谢谢你还愿意爱我。”

    龙瑞捧着瓯浅的脸,轻柔的吻着瓯浅的眉眼,低声道。

    瓯浅怔愣的看着龙瑞俊美的脸,轻声道: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她能够重新爱上龙瑞,真的……很好。

    “龙瑞,以后我们会幸福吧?就和爸爸妈妈一样,幸福的在一起,对吗?”

    瓯浅将身体靠在龙瑞的怀里,声音嘶哑的呢喃道。

    龙瑞伸出手,轻柔的摸着瓯浅的头发,目光温和浅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,会很幸福,我会……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茵茵,谢谢你。

    窗外的风,从两人的身体四周划过,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柔,就像是有人用手,轻轻的摸着龙瑞的脸颊一样。

    龙瑞仰起头,看着头顶的蓝天,蓝天上,竟然出现了莫茵茵带着温柔的笑脸。

    莫茵茵在祝福他吗?

    “瓯浅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龙瑞释然的微笑起来,低下头,吻着瓯浅的眉眼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不管被伤害多少次,她依旧记得,爱着龙瑞的那种感觉,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对龙瑞的爱……深沉又执着的爱!

    全文终

    番外帝少的女人

    ps:暗夜正文完结了,喜欢淡狸的,记得关注淡狸的新浪微博:淡浅淡狸,我会给大家联系方式,欢迎随时敲我,另外,我的书基本都在365好书网,大家多多支持,新书《越爱你,越孤独》火热连载中

    番外和正文无关,喜欢就看看,不喜欢可以看新书了

    11

    如同岩浆一般滚烫的身体,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,男性灼热的呼吸,从她的脖子周围萦绕着,她张开嘴巴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就像是躺在岸上的鱼儿一般,不断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你真甜,乖女孩。”撩人的声线,划过了叶小叶的耳边,她的身体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,只能够随着男人的动作,渐渐的沉沦着。

    不要……醒过来,快点醒过来……

    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却怎么都没有办法醒过来,噩梦般的喘息和体温,快要将她逼疯,叶小叶恐惧的看着头顶那张模糊的脸,却怎么都看不真切,男人真正的五官。

    你是谁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我。

    “会有点疼,不要怕。”黑暗中,再度响起男人的声音,叶小叶还没有反应,身下一阵撕裂的疼痛,让叶小叶浑身僵硬……

    “叶小姐,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?”一道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叶小叶的沉思,叶小叶瞪大眼睛,浑身冷汗的看着面前的医生。

    她舔着干燥的唇瓣,清丽漂亮的脸上浮起一层尴尬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在产检的时候想到那天的事情,她真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很健康,不必担心,预产期还有两个月,这两个月叶小姐定期过来找我检查就可以。”医生看着面前身材清瘦的女人温和道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叶小叶捏住手中的病历,起身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刚走出去,就撞到了同样过来产检的叶万柔和北城寒,在看到他们两个人之后,叶小叶的脸色倏然一白。

    “姐,你也是过来产检的啊?”叶万柔看了叶小叶手中的病历一眼,笑得风情万种道。

    “小叶。”扶着叶万柔的北城寒,一双俊逸的眼眸在看着叶小叶的时候带着些许的复杂。

    叶小叶心中微微一痛,面对着未婚夫和妹妹的双重背叛,叶小叶经历人生最大的波折。

    在七个月之前,是她和北城寒的订婚典礼,可是,在订婚前一夜,她被陌生人侵犯,随后北城家便毅然取消了两人的婚约,随后下聘叶万柔,而这还不是开始,一个月后,叶万柔便和北城寒在叶家宣布,两人在之前就在一起,叶万柔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有一个月了,而她因为遭受了那些事情,被叶家赶出去,不仅怀着不知名男人的孩子,还要时刻看着叶万柔和北城寒恩爱。

    “北城先生请不要这么亲密的叫我的名字,我们不熟。”叶小叶抬起下巴,对着北城寒冷冷道。

    北城寒看着叶小叶倔强的小脸,满脸歉意道:“我应该早点告诉你,其实我爱的人一直都是叶万柔,小叶,不管怎么样,还是将这个孩子打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姐,你肚子里的野种,你还留着干什么?还不如乘早打掉的好。”一边的叶万柔,立刻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不需要你们操心,我祝你们两个人,婊子配狗,九九天长。”叶小叶护住自己的肚子,对着叶万柔和北城寒冷嘲道。

    北城寒的脸色一僵,而叶万柔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,叶小叶甩都不甩两个人,便离开了医院,叶万柔目光阴毒的看着叶小叶的背影,眼底闪过一抹狠光。

    “北城哥哥,该动手了。”叶万柔看了北城寒一眼,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怀上孩子,一切都是她和北城寒的计谋罢了,只是,她千算万算,没有想到,叶老爷子竟然还是惦记着将叶氏集团的股份要给叶小念,既然孩子没有办法让叶老爷子将股份给她,他们只能够做掉叶小叶了。

    北城寒眸色一深,便和叶万柔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小叶苦笑的看着自己的肚子,想着北城寒这个渣男,骗了自己这么久,其实早就和叶万柔勾搭的样子,心脏的部位,一阵剧烈的刺痛,都是她蠢,她以为北城寒是自己的良人,却不想,北城寒却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。

    “叶小叶。”就在叶小叶就要过马路的时候,她听到北城寒的声音,叶小叶反射性的回头,一个推力朝着她猛地推过去,叶小叶便被人推进了马路上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“撕拉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撞到了一个孕妇,快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,一片沸腾,而叶小叶安静的躺在地上,浑身抽搐,身下一片鲜血,异常骇人。

    “boss,我们撞到人了。”肇事的车子没有离开,车内的司机,满头冷汗的回头,对着后座上的男人,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男人抬起头,五官竟然出奇的俊美。

    凌乱的黑色发丝带着一股颓然矜贵的美,饱满的额头下,是一双凌厉的眉峰,邪肆冷峻的丹凤眼此刻微微眯起,挺直的鼻梁下面,是寡淡无情的薄唇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昂贵奢华的纯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,双手优雅的交叠在腹部的位置,手腕上是一只简单却昂贵的手表,让男人看起来矜贵而充满着禁欲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下去看看。”良久,在司机满头冷汗下,帝君寒沉声道。

    司机忙不失迭的点点头,下车查看了一下叶小叶的伤势,发现叶小叶是孕妇之后,立刻打电话将人送到医院,办好所有的一切之后,司机重新回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我的车子撞到人的,剩下的事情,你去办。”帝君寒抬起手,看了一眼手表,漠然吩咐道。

    司机点头,就要开车送帝君寒去飞机场,这时候帝君寒的专属手机响了起来,司机接听了之后,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,司机脸色微变,立刻将手机交给了帝君寒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出来了?将孩子送到机场,至于孩子的母亲,给她一笔辛苦费。”帝君寒冷漠的看向窗外,冷峻的脸上透着些许斑驳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帝君寒便将手机扔给了司机,阖上眼眸,双手微微交叠着。

    他的孩子……出生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年后,京州市东方好莱坞影视公司。

    “叶小叶小姐是吧?麻烦你到一楼最里面那边的会议室等一下,叫了你的名字之后,在上来。”叶小叶拿着自己的简历交给了审核的人人员之后,审核人员看了叶小叶的名字之后,随意的指着走廊的位置对着叶小叶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叶小叶点点头,也没有说什么,拿着包包便往审核人员说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谁曾想,她在会议室从上午等到下午,都没有人过来,快到下午四点钟之后,叶小叶走出来,忍不住问工作人员,才知道,自己被人算计了,试镜早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叶小叶面如死灰的离开了好莱坞公司,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自己的霉运,竟然在好莱坞公司旁边的珠宝店,遇到抢劫珠宝的抢劫犯,叶小叶不明所以的被暴怒的歹徒抓住,当成了人质。

    “给我安分一点,要不然,我要你好看。”歹徒拿着手枪,抵在叶小叶的脑门上,冲着叶小叶威胁道。

    叶小叶长这么,第一次看到真枪,吓得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而劫匪看到还有警察追着自己,便朝天开了一枪,叶小叶直接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。

    叶小叶刚扭动了一下身体,却发现屋子里不止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身体,特别有触感。

    叶小叶揉了揉胀痛的额头,才看清楚,缩在自己背后,紧紧的贴在墙壁上的竟然是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男孩的脸上有些脏兮兮的灰尘,却难掩脸上漂亮的五官,他穿着一身小版的西装,料子看起来是极好的,叶小叶抖了抖嘴唇,对着小男孩哑着嗓子道:“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吗?”

    叶小叶还有一点印象,她倒霉的被人绑架当成人质了。

    只是叶小叶没有想到,除了自己,竟然还有一个孩子也被他们绑架了。

    男孩睁着一双恐惧的眼睛,不敢看叶小叶,只是将自己的身体,尽力的缩成一团,像个受惊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叶小叶想了想,猜想眼前的孩子,应该是在那个歹徒开枪的时候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在这里,不会让人保护你的。”叶小叶尝试靠近这个孩子,可是,孩子却像是发怒的豹子,突然对着叶小叶龇牙,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朝着叶小叶扑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叶小叶看着孩子这个样子,心中莫名的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不靠近你,我给你讲故事吧,讲喜羊羊和灰太狼?天线宝宝?阿童木?你喜欢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,那我直接选一个了,从前有一个羊村,那里住着一群羊……”

    叶小叶絮絮叨叨的讲着喜羊羊和灰太狼,没有发现,原本还警惕不安的男孩,那双泛着恐惧的眼眸,微微松动了些许。

    叶小叶讲的口干舌燥的,她停息了一下,发现男孩一直盯着自己看,也没有刚才的恐惧,露出一抹自认为非常温柔的表情道:“我们现在必须要自救,知道吗?我刚才看了一下,这里的窗子有些腐蚀掉了,我们从窗子逃出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男孩只是看着叶小叶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见孩子不说话,叶小叶也没有在意,她从地上爬起来,将一边废弃的椅子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想,或许因为那些歹徒不觉得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会翻出什么浪,所以没有绑住叶小叶他们,这也就给了叶小叶机会逃跑了。

    叶小叶伸出手,小心翼翼的将窗子拿掉,测试了一下窗子口,发现这个口可以通过,便朝着缩在角落的男孩说道:“快点,我抱着你,我们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男孩犹豫的看了叶小叶一眼,最后朝着叶小叶爬过去,一把抱住了叶小叶的脖子,叶小叶咬牙,抱着怀里的包子,一鼓作气的从窗子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人跑了,快点追,他们看到我们的样子,不能够让他们逃走。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那些劫匪的声音,叶小叶抱着怀中的孩子不断往前跑,好不容易看到马路,昏黄的路灯,让叶小叶的精神有些恍惚,她不知道跑了多少千里,只觉得自己的力气都被抽干了,此刻的她就像是脱水的咸鱼一般,痛苦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撕拉。”

    叶小叶跪在水泥地上,不断的喘息着,身后的人已经快追上她了,就在她绝望的时候,一道轮胎打磨地面的声音,划过了叶小叶的耳膜,叶小叶被车灯刺的睁不开眼睛,只能够将手放在眼睛前面遮挡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,将小少爷送到医院去。”

    什么小少爷?

    叶小叶被黑暗吞噬着,在倒在马路上的时候,她看到几个虚晃的人影朝着她走过来,叶小叶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孩子,坠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……(m.138txt.com)138TXT